業界飽受打擊瀕倒閉 抗疫基金資助少之又少

東方日報
·1 分鐘文章
有補習社生意難做,紛紛倒閉。
有補習社生意難做,紛紛倒閉。

【本報訊】2020年,香港學生經歷停課、網課、復課,再停課。無論是學生還是家長,都無所適從,補習社就成為其中一個解決方案。有業界人士指出,教育中心飽受疫情打擊,又缺乏政府支援,不少已經瀕臨倒閉。就託管學生問題,有小學校長坦言,開放校舍屬強制性,惟家長因地點便利等原因,較傾向送子女去補習社。

就有註冊補習社開放校舍期間提供面授課程,教育中心聯盟發言人任偉豪認為屬個別個案,大部分都遵守停課令,「但無辦法,不少業界瀕臨倒閉,而且家長的確有此需要。」

疫下營業 牌照問題掀爭議

任偉豪續稱,因為疫情,大部分學生已不去補習,導致生意大跌,估計已有約20%教育中心結業。不過,他們過去一年合共只得到10萬元防疫抗疫基金資助,比麻雀館、遊戲機中心等勒令停業的處所更少,非註冊者更分毫不獲,但當局只是以技術問題推搪,「派對房間都沒有正式牌照,也有資助,卻無技術問題?」

新界校長會副主席、鳳溪第一小學校長朱偉林說,停止面授後,不少雙職家庭難以抽身陪讀,部分學生由長者照顧,但他們不熟悉網課操作、能力有限。於是,有家長會讓子女到補習社,由導師陪同上日校課程、提供功課輔導。該校一直有依照教育局規定開放校舍,但因學校附近不多民居,家長或許也不願打擾老師,所以沒有家長會送子女回校託管,只是間中回校學用電子教學軟件。



朱偉林表示,校方會提供技術支援,紓緩家長負擔。
朱偉林表示,校方會提供技術支援,紓緩家長負擔。
任偉豪指不少業界瀕臨倒閉,而且家長有需要送子女去補習。
任偉豪指不少業界瀕臨倒閉,而且家長有需要送子女去補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