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交出地皮的真實原因,竟是被政府抓了把柄?

端傳媒記者 朴春蘭 發自首爾
2017年3月1日,韓國警察在樂天擁有的高爾夫球場守衛,這地皮將部署薩德系統。
2017年3月1日,韓國警察在樂天擁有的高爾夫球場守衛,這地皮將部署薩德系統。

中國大陸開啟了新一輪抵制活動,這次的目標是南韓樂天集團,因為樂天在星州的高爾夫球場被定為薩德系統的最終部署地。有意思的是,中國網民在抵制的同時,還不忘稱樂天為「愛國企業」,並「因為(中國人)愛國,所以要抵制(南韓的)愛國企業樂天」。

可是,樂天將自己的地皮交給政府用來部署薩德,真的是出於愛國嗎?

薩德系統最初選址,並非樂天集團的這塊高爾夫球場,而是距離此處約20公里的星州郡星山炮台。去年七月,南韓政府宣布,經過評估認為星山砲台為部署薩德的最佳選址,引來周邊居民強烈抵抗。大規模示威、絕食靜坐、血書抗議,國務總理、目前的代總統黃教安前往星州時,甚至被雞蛋和水瓶攻擊,連西裝外套都被扯掉。

不久後,政府表示將對另外三處候選地點進行評估,重新選址。2016年9月30日,南韓國防部證實了星州高爾夫球場為最終部署地,並表示對戰略運用性、飛行安全、警戒安保、工程費用等因素進行分析,認為比之前的「最佳選址」星州炮台還要合適。星州高爾夫球場海拔680米,面積約為178萬平方米,是星州炮台的15倍左右,附近居民稀少,基礎設施比較完善。

巧合的是,就在前一天,9月29日,首爾中央地方法院以搜查內容和結果存疑,主要犯罪嫌疑引起眾多法理爭論為由,駁回檢方對樂天集團會長辛東彬的逮捕申請。辛東彬事後對媒體說,「我對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社會影響深表歉意,目前集團有許多不足,我將全面負責加以改正」。 

此後,便有說法稱,政府與樂天暗地裏做了交易。在野黨國民之黨議員李容洙(音譯)在去年十月的一場國政監察會前表示,去年六月開始,檢方就對樂天集團進行大規模的調查,但卻在薩德選址確定後就駁回了對樂天會長的逮捕令,調查似乎也不了了之,值得懷疑。上月28日,「蔚山市民朴槿惠政權退進行動」舉行記者會,稱政府在朴槿惠彈劾案臨近結案時,逼迫樂天交出高爾夫球場,試圖想做實這一並未通過國會討論的決定,樂天當時接受這一協議,極可能是從政府處得到了免稅店牌照等好處,稱這又是一齣大企業與政府互相勾結的交易。

樂天集團總部、樂天總會長辛格浩的兒子辛東彬先生於2016年9月20日抵達中央地方檢察廳。
樂天集團總部、樂天總會長辛格浩的兒子辛東彬先生於2016年9月20日抵達中央地方檢察廳。

去年六月以來,樂天集團頻遭南韓檢察機關調查,檢方對樂天集團總部、樂天總會長辛格浩(辛東彬的父親)的辦公室以及辛東彬的私宅都進行了搜查,扣押的物品大概有十輛一噸貨車。檢方的調查內容包括樂天高層涉嫌非法隱匿資金、挪用公款、瀆職及逃稅等。調查過程中,在樂天被稱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策本部長李仁源,竟然在計劃接受檢方調查的當天早上死於郊外,被推測為自殺。除此之外,由於樂天集團是李明博執政期間受惠最大的企業,檢方針對樂天從政府處取得南韓第一高樓「第二樂天世界」建築許可過程中是否有舞弊行為,同樣展開調查。有爆料稱,時任會長辛格浩為獲得「第二樂天世界」許可權,對政界人士進行巨額賄賂。

對辛東彬的逮捕申請,卻在樂天願意交出土地後一天被駁回,此後對於樂天的調查便沒有太多大動作。

國防部與樂天還在去年十一月達成協議,國防部將用京畿道南洋州的軍事用地,換取樂天在星州的高爾夫球場。

不過,此後樂天的態度曾發生轉變。今年1月16日,國防部發言人稱,與樂天方面的協議書原本計劃在一月內簽署完畢,樂天高爾夫球場以及南洋州軍事用地的估價工作已經完成,只需樂天方面召開理事會受理即可,但樂天遲遲未召開理事會,因此協議簽署預計會推遲。樂天消極以待,南韓政府著急。國防部長韓民求曾要求與辛東彬會面討論此事,但樂天繼續推託。

樂天轉態,相信與中國方面的相關措施有很大關聯。美韓宣布部署薩德之後,中國被指通過各種方式向韓方施壓。中國是樂天極其重要的市場。

樂天在中國的業務投資達10萬億韓元(約合86億美元),超市百貨店等覆蓋中國24個省份,免稅店業務總銷售額的70%來自中國遊客。

經南韓駐華大使館及樂天集團等來源查證,中國稅務和消防當局從去年11月29日開始,對樂天中國總部以及北京、天津等地的150多家樂天店鋪進行突擊調查。這是自2012年,樂天集團中國本部設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稅務調查。

所持有的地盤被選為薩德部署地,對於樂天來說無疑是一個困局。樂天在最近幾個月一直被認為對換地一事有所遲疑,今年2月才召開第一次理事會討論這個問題,且未得出結論。有分析認為樂天在打「拖到大選」的算盤。部分在野黨候選人在部署薩德上一直存在不同的聲音,目前民調領跑的在野黨共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文在寅,雖然在薩德問題上搖擺不定,但三大在野黨大致上可以看作是反對部署薩德。因此,如果樂天真的可以拖到大選之後,或許到時便能夠擺脫困局。樂天對「拖到大選」的傳言一再否認。

但無論如何,樂天最終頂著巨大的經濟損失,跟南韓國防部簽署了協議。有分析人士認為,這與去年朴槿惠「親信干政門」有較大關係。朴槿惠事件爆發後,南韓檢方再次突擊搜查包括樂天在內的其他大集團以及一些政府機關。樂天被指向崔順實控制的兩家基金會提供資金,換取免稅店牌照的特別待遇。辛東彬也與三星、現代、SK等大財團的代表人一起出席國會聽證會,其中三星副會長李在鎔已遭起訴。

文在寅競選陣營總管部長宋永吉也在3月3日表示:「即使是在朴槿惠停職後,樂天仍然受到來自總理黃教安、青瓦台安保室室長的壓力,這是已經得到證實的消息。」面對內外交困的現狀,樂天應該很難招架來自南韓政府的壓力,極有可能需要面對「不與政府合作就將面臨制裁」的後果,這與在中國大陸的經濟損失無法相提並論。於是,為求自保,樂天冒著失去中國市場的風險,而選擇交出地皮,也成了理所當然。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304-international-lott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