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疫中心職員 守護市民 共享榮耀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梁麗娟(左三)認為,參與檢疫中心運作是一種榮耀。(李華輝攝)
梁麗娟(左三)認為,參與檢疫中心運作是一種榮耀。(李華輝攝)

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初期,港府已擬定使用圍堵策略防疫,即每次出現個案,便立即將病人與密切接觸者安排入住醫院或檢疫中心隔離,阻止社區傳播,今年一月底至上周四,已有逾九千人曾在檢疫中心接受隔離觀察,當中有二百一十六人其後確診。突然被安排入住檢疫中心,被隔離者難免出現迷茫、憤怒等負面情緒,檢疫中心職員在面對感染風險的同時,亦要安撫被隔離者的情緒,工作面對巨大壓力,有檢疫中心醫生坦言這段日子縱然艱辛,「能成為香港抗疫的一分子,係一種榮耀」。

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冒着感染風險治療確診者,獲得大眾尊敬及讚賞。但經常接觸高風險人士的檢疫中心職員,在守護香港市民安全上亦功不可沒。衞生署主任顧問醫生(家庭醫學)范婉雯指,每個檢疫中心均會有醫療站,每個站會有約十三人的小隊,包括三名醫生、六名護士及四名支援人員,故在五個檢疫中心同時運作的高峰期,每日均有五十至六十名職員同時值勤。除醫護外,醫療輔助隊與民安隊亦有參與檢疫中心運作,多方合作才令檢疫中心成為一個令檢疫人士安居至少十四天的「小社區」。

遭隔離人士辱罵高空擲物

不過,這個小社區卻從來不安寧,衞生署醫生梁麗娟表示,面對本港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疫症,除了醫護感不安外,其實檢疫人士亦很難適應,不少人因強制「被入營」,怒火無處發洩,竟將中心人員視為「出氣筒」,她試過在電話中被罵得體無完膚,有人試圖透過高空擲物傷害她們,亦有人曾與伴侶互擁而泣,近乎想要尋死,須醫生及民安隊輔導情緒。

抗疫疲勞匿埋喊 咬緊牙關

面對檢疫人士負面情緒、憂慮自己感染風險、加上高峰期時五個檢疫中心同時運作,有些醫護已有一段長時間未有放假,結果情緒還是壓垮了理智,范婉雯笑言:「邊個未鬧過人、未喊過嘅,就係唔正常!」署方註冊護士陳玉端亦指,偶爾會發現同事不在工作崗位,結果發現原來她在辦公室的角落啜泣,有時候亦要向衞生署醫生請求協助處理同事的情緒問題。

抗疫日子久了,不止市民,連醫護亦出現「抗疫疲勞」。衞生署高級醫生何金惠指,不時有同事問:「要做到幾時」,他形容自己感到矛盾,雖明白同事工作辛苦,但檢疫中心繼續運作,正正代表香港的疫情仍守得住,情況未算太糟,仍要咬緊牙關撐下去。疫情未見終點,不過梁麗娟相信,一直到她退休以後,回頭望仍會覺得當初經歷的辛酸是值得,畢竟能夠成為香港抗疫的一分子,「係一種榮耀」。記者姚秀儀



柴灣鯉魚門公園度假村是現用的檢疫中心之一。
柴灣鯉魚門公園度假村是現用的檢疫中心之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