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月色》(110) 最後一次|吳家強

·2 分鐘文章
吳家強《正午月色》(110) 最後一次
吳家強《正午月色》(110) 最後一次


Jaya握着雄壯的陽器,用温軟的唇片包覆、吞吐;另一邊廂,費洛用濕潤的舌頭,一記一記悠長舔啜。

戰場已從沙發滾落到地毯上。一對哲學師生以「69式」體位,陶醉地為對方服務。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摧毀一切防線的温柔衝擊。Jaya完全不能自已。如果是一種運動,那叫做「弱點」;如果是讀小說,那叫做「罩門」或「死穴」。不管那到底叫甚麼,Jaya只知那教她欲仙欲死,又如騰雲駕霧的一點甚麼,此刻正操控在費洛 —— 他的嘴裏。

她無法強行壓抑身體的反應,只能張口閉目頻頻歎息,不絕吟歎。費洛温暖的舌頭反覆滋潤滑行,生理上的酥、麻、癢,心理上的羞、怯、愧,都教她方寸大亂。

她握着陽器,卻無法穩住自己,吞吐一會便又喘息。

沒料到自己被反制,身體卻是歡愉至此。

她兩頰燒紅,猶如醉酒。經此一番淋漓的前戲,再怎樣端莊賢淑的女生也只得乖乖聽任擺佈。

「坐上來。」

Jaya爬到費洛身上,讓那粗壯的,充滿力量的陽器插入洞穴。這緩慢的進入,教她驚訝自己是如此誇張地濕潤。

她閉目享受,任身體由深處的渴望驅動。

費洛欣賞浪蕩的乳房。性愛之神彷彿就在此間噴灑歡愉的香水,地上男女臣服領受。

女學生氣力不繼,費洛將之擁到全身鏡前,二人一前一後共震共鳴。

這是最後一次了。

二人心下了然。

一陣橫蠻嘶叫後,二人倒在地毯上調息。

良久,寂靜在空氣中擴散,各懷心事的二人始終無人發話。

費洛先開口。

「對我,你其實不必如此。」

Jaya依然一動不動,毫無反應。或許連她自己也不知,就在一瞬間,她的瞳孔驟變為一口陰冷的,寒氣攝人的井。

她終於轉過身,面向費洛。

「他們找過我……我好怕……」

費洛凝視她。一雙平眉眉頭糾結着,大眼含着淚水,蒼白的臉。

多麼無辜可憐的一張臉。

縱然近在咫尺,但,誰能真正看清楚誰?

(待續)

回顧:

《正午月色》1-109集

吳家強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

更多相關文章:

懂得享受獨活是一個人越活越好的證明|隼人

周靈山:你會把誰放在WhatsApp置頂的位置?

不要被騙:自愛跟被愛,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柏原太賀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