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月色》(111) 女學生的安排|吳家強

·3 分鐘文章
吳家強 正午月色
吳家強 正午月色


費洛嘆一口氣,深長得彷如把肺內的空氣悉數吐出。

「為甚麼要這樣?」

Jaya的淚滑落臉龐。

「我不知道…… 那天…… 在漢堡包店上最後一天的班,我已打算讓一切過去,劃上句號,但那兩個人竟然來了…… 我其實根本不認得他們,倒是他們認得我,進店後一直賊兮兮的瞅着我,硬着頭皮坐下來。

我一直沒認出他們,只是奇怪,怎麼這兩個人好像直衝着我不懷好意的笑?到最後結帳一刻,我才看到其中一個男生,胸口掛着一隻銀造的狼圖騰。我腦海裏馬上「轟」的一聲:那晚在草地上,雙手被人按着之際,這吊飾就在我眼前晃……

我在心裏尖叫,指甲都插進皮肉裏。難道就這樣目送他們安然離去?

我跟着他們,發現他們進了夜店。看着他們沒事人一樣,我就恨到極點,心裏像火燒一樣…… 為甚麼受苦受辱的人是我,而不是他們……

我把那些東西混入漢堡包裏,用一張無識別的餐紙包着,送到夜店…… 別問我哪弄來那些東西,那在宿舍根本不是甚麼…… 我只是想警察來到時,吃了藥的他們會被逮個正着…… 我不知他們會墮海,更不知你會在店裏……」

Jaya把臉埋在費洛胸膛痛哭。

「他們昨天找我…… 這次問的不是關於你,而是很詳細地問我當晚的事……我不想……不想坐監……」

費洛抱着Jaya,腦裏填補案情的空白:

在自己引出馮里爾和Alex前,Jaya早已落藥。兩男既然沒有打鬥痕跡,即是沒有第三人把他們推下海。很大可能在收到字條後,馮里爾和Alex知道來者不善,誰都不願當「爛頭卒」來見自己,反先自內訌起來,神志不清下不知誰把誰拉下海。然後Jaya匿名報案指場內有毒品,把警方引來。

雖然Jaya只是在食物中下手腳,但警方循着餐紙上的食物殘渣調查,經已懷疑到她的頭上了。再查下去,縱然不是謀殺,誤殺之名恐亦難以洗脫。

在法理上無計可施,一心想為自己取回公道的人,最後倒賠上代價。

Jaya在費洛懷裏抽泣,雙手死命地抓住他的手臂,如溺水者抓住浮木。

就那麼一瞬間,費洛回到初中某個放學後的黃昏。

四野無人的草叢裏,女同學含淚投射的眼神,那力度,直如此刻雙臂被鐵抓抓住一樣。

費洛看着天花,內心漸漸由洶湧歸於平靜。

「走吧。甚麼都不要認。我會說是我的意思。」

Jaya睜大淚眼,難以置信地抬頭瞪着費洛 —— 真的?

驚詫、矛盾、罪疚、懷疑一股腦兒襲上心頭。

她一時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費洛站起來,逕自走進浴室。

當他裹着浴巾出來時,宿舍僅剩他一人而已。剛剛在小空間裏有過的激情與温柔,水過無痕。

他坐在沙發上,伸手從座墊夾縫摸索下去。

不出所料,有一包東西被塞在其中。

他當然知道是甚麼。

對於這樣的安排,他沒有異議。

回顧:

《正午月色》1-110集

吳家強

IG:writerbychristopher

FB: www.facebook.com/ngkakeungc

更多相關文章:

她以前是一個對人很好的女人丨周靈山

技術文:情色資本不能獲利的理由|柏原太賀

有意識的愛!-覆家晉|夏火占卦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