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身上無甚反抗痕迹 張祺忠否認趁妻子睡着落手

·2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褀忠殺妻案,張今(17日)繼續作供,控方直指張當日是趁死者睡着時拿兩條電線去勒她,並不斷將電線尾扭緊,甚至用鉗鉗實電線尾再將之扭斷,因此她身上並無甚反抗痕迹。但張否認曾這樣做,並堅稱死者當時是坐在床上跟他吵架,惟他表示不知道她當時有否反抗。

控方指,死者被勒頸時應是正背向房門躺在床上,故電線的結才會在她左頸背,但張則強調死者當時確坐在床上。控方又指張當時曾行出房間拿鉗去扭電線,所以電線尾段才有鋸齒痕迹,但張回應指當他發現死者已死後已不敢出房門,怕吵醒死者的胞妹,他亦不知道為何電線尾有鋸齒痕迹。

根據死者胞妹的口供,她曾見到被告壓在躺在床上的死者身上,控方認為他當時是壓在她身上檢查她是否已死。張亦否認此說法,強調與死者吵架前已把房門關上,正常人殺人後亦不會先去開門,之後才確認死者生死。

張又供稱,翌日早上見到死者胞妹後,還主動向她說:「你家姐好似出咗街喎」,還要帶對方進房間看。他坦言當時在家人面前「扮到好正常」,但其實非常害怕,擔心有人會去打開行李篋,故那段時間他盡量留家,不讓人接近。

他憶述直至8月20日報警之前,他保持生活如常,有繼續見學生、出席中學同學聚會及放狗等,而且他當時已製作了木箱藏着裝有死者的行李篋,不會發出臭味,故亦鬆一口氣。

但到20日下午,死者胞妹總打算報警,他知道後就請纓:「要報警就我去」,但就拖延至晚上才去。張又指,警方翻閉路電視片段要找尋死者的身影令他很心急,故當見到類似的人便硬指那是死者,希望就此打發警方。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