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氣瑜伽球殺妻女囚終身 許金山上訴押後判決

·2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涉以一氧化碳注入瑜伽球毒殺妻女,被裁定兩項謀殺罪成判囚終身。上訴庭今日(17日)繼續處理其上訴申請。對於他認為未能排除涉案瑜伽球是兩死者帶上車的可能性,律政司直言其論據流於理論層面,亦涉及許多未知因素及假設,重申原審法官給陪審團的指引公允。雙方已完成陳詞,法庭押後裁決。

許金山的律師早前指,兩名死者在短短6分鐘的車程內便昏迷斃命,證明當時車廂內的一氧化碳濃度相當高,因此瑜伽球必然是在許妻上車前的極短時間內才放上車,而許在個多小時前已離家,故放瑜伽球上車的人不可能是他。

不過律政司質疑許的說法包含了理論和假設,例如兩名死者是否確是在6分鐘車程內斃命、瑜伽球何時被人拔去氣塞等等,這些問題就連控方都不知道答案。若許的理論和假設不成立,其說法便站不住腳。

此外,對於許金山被指在案發後,未有提及是他將瑜伽球帶回家一事,至翌年被捕才向警方承認他有所隱瞞。上訴方就認為,許有保持緘默的權利,更何況他在案發後初時未被拘捕或起訴,但原審法官未有就相關議題給予陪審團特定指引,令陪審團對許產生負面印象。

而律政司重申,原審法官給予陪審團的指引公允且準確;又指許在原審時全程有律師代表,律師若發現有任何對他不利的地方,理應已為他發聲。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