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仔修理員

·3 分鐘文章

「叮噹可否不要老,伴我長高……」在我們忙著成長的同時,一直默默陪伴我們的玩具已在不知不覺間變舊、變壞。面對百孔千瘡的「他/她/牠」,有人選擇隨手拋棄,有人卻想方設法修補昔日夥伴,延續回憶和情份。從事毛絨公仔樣版製作 33 年的寶姐,三年前加入公仔修復公司 TEDFIX,多虧她一雙巧手,上百隻玩偶才擁有了二次「人」生。

完成修補後,寶姐會為公仔們拍照。

見盡奇難雜症,寶姐比誰都清楚棉花裡頭能蘊藏多少重量:有準媽媽想把心愛的兔公仔留給即將出生的寶寶,有孫子想把嫲嫲的遺物好好保存,有新娘希望兒時熊仔陪伴出嫁……而近年最多的個案,是主人移民前把公仔拿來急救,希望它能陪伴自己出國。她直言一針一線修補的,是主人心裡的缺失,「這些公仔有如感情託付,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


不少主人會為公仔改名,例如這隻公仔便叫「大兔兔」。

在觀塘工廈一角,小小的工作室內五臟俱全。角落一部衣車,刷子剪刀鉗子、各樣工具和配件整齊安放,待修的毛公仔則乖乖的在櫃裡靜候。寶姐說常見的處理包括深層清潔消毒、換棉花、更換五官,甚至重建「皮膚」等。而這天她則要為一隻小兔進行植毛:一條毛冷搓開成一絲絲、再逐條用鈎固定在掉毛位置、然後是修剪長度及梳理;工序精細得宛如外科手術。


寶姐示範如何為公仔植毛,圖中她正在把已經拆成幼絲的毛冷固定在相關位置。


把新的毛修剪成合適長度,並進行梳理。


需要植毛的部分。


用來做熊啤啤鼻子的配件。

手作功夫急不來,寶姐就曾試過為了一隻年過 60 歲的熊啤啤花上三個月。它八吋大小,頭和手已經斷掉,布料亦十分脆弱。把公仔送來的外國女生表示,年老的爸爸身體大不如前,所以希望透過父親兒時的最佳戰友為他打氣。脆弱的結構讓修補變得複雜,但作為公仔和主人的最後希望,寶姐還是努力地完成了這個艱鉅的任務。


對主人來說,殘舊的公仔之所以無可取替,正正是因為它身上每道痕跡都藏著動人的回憶。

然而任憑她手藝再好,也不可能將事物 100% 還原。現實世界沒有時光機,叮噹和毛公仔終究還是不能逃過歲月的洗禮,可幸的是,憑著「縫了再破穿了再補」的點點堅持,讓它們離場慢些,至少還可以。

撰文:Janet Wu
攝影:Chris @poi.son.chris404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