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署 地署 環署 懶理槍會山廢彈 鉛毒橫流 水塘有難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泥土中鉛粒若隨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後果堪虞。
泥土中鉛粒若隨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後果堪虞。

有毒鉛粒混入泥土恐爆生態危機!香港槍會後山早前被揭發遍布大量子彈膠塞、鉛粒、飛靶碎片形成「垃圾山」,涉嫌破壞大欖郊野公園環境。本報曾頭版報道後,槍會已開始清理射擊垃圾,並暫停飛靶射擊。不過,泥土中鉛粒污染仍未被合理清除,有機會影響生態,甚至流入城門水塘,危害食水安全。環保團體綠惜地球認為,鉛粒含有重金屬污染泥土,僅靠清理無法治本,狠批地政總署沒主動協調,做好監管工作,並要求槍會評估污染範圍及程度,設定預防及定期清理措施。有議員狠評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互相卸責,促請盡快展開除污行動。

後山忽圍網 疑怕再被揭發

香港槍會附近山坡被揭發遍布射擊垃圾後,受到輿論的壓力,一直迴避責任的槍會態度開始軟化,由最初拒絕承認產生射擊垃圾,到終於願意負責清理山坡上的射擊垃圾。綠惜地球曾於本月廿二日及廿三日重返槍會附近山坡,目睹逾十名工人清除雜草,清走大部分膠塞,數量龐大到可堆出超過八十袋約四十公升的黑色垃圾袋。

然而,即使有工人清理,但現場的泥土裏仍遺下數以十萬粒計的鉛粒,有部分更深陷泥土中,至於通往城門水塘的引水道中亦見飛靶碎片。而槍會更在後山範圍加設鐵絲圍網,防止外人進入範圍內,疑似擔心再被人揭發垃圾問題。

環團驗土 重金屬超標嚴重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出,該會早前在槍會附近山坡抽取的樣本化驗,發現泥土中的重金屬鉛、砷(砒霜)及銻超標嚴重,會對生態帶來嚴重影響,雖然槍會現時有作清理,但情況明顯反映單靠清理,無法治本。他要求地政總署與環保署必須主動協調,界定污染範圍及程度,同時要求香港槍會制訂預防及定期清理的措施,不然反對飛靶射擊,部門亦應按地契予以處罰。

荃灣區議會環委會主席譚凱邦及荃灣區議員趙恩來亦要求香港槍會交代完整的清理計劃,並促請槍會關閉向南山谷射擊的飛靶場,或設置大型護欄網,杜絕射擊垃圾污染事件再次發生。

「做啲唔做啲」 議員促除污

議員葛珮帆直斥槍會現時的清理工作「做啲唔做啲」,非常不理想,認為槍會要認真、徹底清理,不能在環境留下半點污染。她又指,槍會一直想逃避責任,即使現時清理仍然是「慢吞吞」,跟政府監管不力有莫大關係,狠批政府應盡快研究槍會造成環境污染的問題,並盡快行動,若然現時法例有不足、無具阻嚇性的刑罰,政府更應盡快修補。

地政總署回覆本報時表示,香港槍會獲批的私人遊樂場土地契約獲續期運作至二○二七年中,因槍會用地位處集水區及部分在大欖郊野公園範圍內,地契亦規定土地使用須符合相關法例及部門的要求。但就現時情況,該署需依賴相關部門的搜證及判斷,如證實有違反地契條款,會採取執行契約條款行動。而環境保護署指,會繼續與地政部門就地契跟進工作保持溝通,有需要會提供土壤取樣及檢測的技術意見。

水務署回覆則提到,曾以《水務設施條例》檢控槍會,惟並未成功,現正尋求法律意見,若有證據,會向違反條例的人士採取法律行動。該署現時定期巡查城門引水道及附近集水區,以及城門水塘附近,如發現有射擊殘餘物會安排承辦商清理。



有毒鉛粒(箭嘴示)跌入渠中。
有毒鉛粒(箭嘴示)跌入渠中。
成千上萬的鉛粒散落山野,隨手可拾。
成千上萬的鉛粒散落山野,隨手可拾。
大批子彈膠塞堆積大欖郊野公園。
大批子彈膠塞堆積大欖郊野公園。
槍會在後山範圍加設鐵絲圍網。(綠惜地球提供)
槍會在後山範圍加設鐵絲圍網。(綠惜地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