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主角潘焯鴻:中科生意去年跌逾七成 手握資料或再「吹哨」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經擴大調查範圍的港鐵沙中線調查委員會,本月27日正式重啟聆訊,估計將會用1個月時間,調查紅磡站南、北面連接隧道和列車停放處,缺失的「RISC」form(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問題。去年聆訊期間,在庭上一直與港鐵、禮頓抗衡的分判商中科興業,不再是其中一個涉事方。

記者到達中科興業位於尖沙咀的寫字樓,應門者是過去一年的新聞人物、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潘焯鴻的房間只有約100呎,他身後的牆上,貼滿了昔日跑馬拉松的號碼牌。記者剛坐下,他先問:「我想知你點睇成件事。」潘焯鴻笑說,他剛參觀兩艘訪港的解放軍軍艦,他昔日有份參與興建昂船洲海軍基地的工程,近日他忙於處理上水濾水廠的工程。「我哋公司喺內地同澳門都有生意,之前放低咗,無乜點理。」

去年10月,中科興業的Facebook專頁,上載一張潘焯鴻和中科員工、代表律師的合照,寫上:「許多大衛,愉快地與一群傲慢的哥(歌)利亞作戰!有人認為這正影響香港建築界的榮與辱,我們認為如果繼續讓毒瘤擴散及惡化,就真的要讓每一個身在建築界的人蒙羞!」

看似「退下火線」的潘焯鴻,如何繼續阻止「毒瘤擴散」?他講述過去一年「大衛們」負隅頑抗的故事,以及未來路向。

相關報道:【沙中線爛攤子之一】關鍵人物、「吹哨者」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

潘焯鴻的房間只有約100呎,他身後的牆上,貼滿了跑馬拉松的號碼牌。周滿鏗攝
潘焯鴻的房間只有約100呎,他身後的牆上,貼滿了跑馬拉松的號碼牌。周滿鏗攝

這是一場「大衛」與「歌利亞」之戰

回到去年5月底,傳媒報道沙中線紅磡站剪鋼筋醜聞,引爆一連串工程問題,潘焯鴻以「吹哨者」角色亮相受訪,批評港鐵禮頓兩大企業,雖然獲得不少市民掌聲,卻觸動了工程圈中人的神經,「有人唔敢用我哋,因為如果我哋被人報復,佢哋驚受罪。」

潘焯鴻透露,中科的生意額由前年的3.8億元,下跌至去年約8700萬元,跌幅逾77%。他歸納了兩個原因:去年的工程量大減,標價大跌,公司不敢輕易投標做蝕本生意;另外則是港鐵的影響。

他聲稱遭港鐵打壓,可有證據?

潘焯鴻所指的,是去年聆訊第28天提及,中科在2017年1月初曾向禮頓發出指控剪鋼筋的電郵,港鐵前沙中線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在電郵形容潘的做法是「要錢的策略」。胡宏利曾在庭上被問到,是否已經受夠了中科以及想終止其合約,胡宏利當時回答:「我覺得中科在商業上已經沒有價值,論安全、質量、補救工程以及資源問題,我跟港鐵團隊以及禮頓一些人都有同樣的想法。」(I didn't feel that China Technology were adding any value commercially, but there were also lots of other background issues related to China Technology's performance at that time, both in terms of safety, in terms of quality and undertaking remedial works, and  also resources. ;They weren't in my opinion, and in the opinion of the MTR team and I think it was also supported by quite a number of members of the Leighton team)

中科興業Facebook去年10月上載一張潘焯鴻(左一)和中科員工、代表律師的合照,自喻為「大衛與哥利亞作戰」。中科興業Facebook截圖
中科興業Facebook去年10月上載一張潘焯鴻(左一)和中科員工、代表律師的合照,自喻為「大衛與哥利亞作戰」。中科興業Facebook截圖

潘焯鴻稱,港鐵在2017年中主動「打壓」中科,導致在沙中線會展站工程一度未能落標,「我哋公司原本一直都在分判商清單上,之後在2017年6月至9月之間,就取消咗我哋公司,我出過聲嘈過一輪,之後恢復俾我哋落咗一次標,之後就停番。」過去一年間,潘焯鴻說見盡人情冷暖,曾經合作過的公司(他沒有透露是哪間),有些與中科日漸疏離,但同時也有公司更加信任他,讓他明白一個道理:「係應該咁做,成個建築界如果繼續沉淪落去,就大家受罪,做正常生意嘅人就會被旁門左道影響。」

雖然生意額大跌至8700萬元,但潘焯鴻指,中科仍然有盈利(未有透過金額),並打算發展內地業務,「我哋絕對唔會執笠,我哋國內有投資,亦都開始承接工程,國內市場好大,相對毛利都好高。」、「港鐵無辦法殺晒我哋,相信今年年尾香港基建復蘇的話,都分到一杯羹。」

生意額首當其衝,潘焯鴻回想當初,事情的發展不是他預期之內,亦不由他控制。「發展到今日嘅地步,其實係來自港鐵、禮頓的傲慢,其實可以做得好好多。」他認為,傳媒報道醜聞之後,港鐵沒有主動承認錯誤、開誠佈公,反而是「惡人先告狀」,是導致港鐵聲譽受損的主因。

去年5月30日,《蘋果日報》報道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與月台接駁的鋼筋螺絲帽,有人剪短鋼筋偽裝接駁,以及承建商擅改設計。但同日,港鐵發表聲明,表示《蘋果日報》無視公司已就事實提供的資料,以誤導的標題及內容,引起公眾恐慌,港鐵深表遺憾;一個月後,港鐵又在多份報章刊登聲明,表示「確定有關工程符合相關規格,已批准的圖則及法定要求」、「只不斷提出單方面的指控或揣測對事件毫無幫助,亦不必要地影響公眾對鐵路基建的信心。」但最終港鐵在去年7月13日,發現向政府提交的報告有錯,實際螺絲帽數量有出入,而總承建商禮頓確有擅自更改圖則設計。

潘焯鴻笑言,若與許志安事件比較的話,港鐵的公關技巧十分差,「如果一開始講真話,說『我(港鐵)係咁醜樣架啦』,你之後再做番好件事來解決;但佢唔係喎。」

去年10月,戰場搬到法庭,中科與禮頓、港鐵不斷針鋒相對。潘焯鴻擁有城市大學法律學(仲裁)碩士學位,他在法庭真正體會到「大衛」和「歌利亞」的差距。

法庭能否還原真相?潘焯鴻:不能!

整個聆訊長達46天,潘焯鴻接受了接近6天的「馬拉松式盤問」,是作供時間最長的證人,最後埋單他花了接近300萬元律師費。他慨嘆財力不如人:「禮頓、港鐵使成億元律師費,請咗JSM(Mayer Brown JSM 孖士打律師行)三隊人,每張文件都可以睇晒,第二日就俾建議大律師,甚至在庭上即刻call到份文件,我哋無咁嘅能力睇晒所有文件 。」潘焯鴻指,委員會所提供的文件,由最初合共有約9萬份,至完結時有多達13萬份,中科的人手根本不足以在短時間內細閱所有文件。

在聆訊的第8天、潘焯鴻曾供稱向警方提交了約4萬張相片,但他只向調查委員會提交了約30多張相片。潘焯鴻稱,不將交予警方的4萬張相片也全數交予調查委員會,是策略,「因為我哋覺得嗰幾張相足夠證明成件事,放晒所有相出來,佢哋就揸晒我哋證據,我哋人唔夠佢多。」、「我公司細佢咁多,公司咁嘅size要處理十幾萬份文件,邊有咁嘅capacity?佢哋可以事先study我哋啲嘢,可能連我自己都未study清楚。」

潘焯鴻表示,經過46天聆訊後,對委員會的表現感到失望,「就算找到新證供,也不願意隨便交予委員會。」潘焯鴻慨嘆,法庭不能還原真相,也質疑委員會不夠中立和專業。

潘焯鴻曾在庭上供稱,向警方提交了約4萬張相片,但只向調查委員會提交了約30多張相片。資料圖片
潘焯鴻曾在庭上供稱,向警方提交了約4萬張相片,但只向調查委員會提交了約30多張相片。資料圖片

聆訊期間呈堂的一份禮頓地盤簽到紀錄,被代表禮頓和港鐵的資深大律師,用來質疑多名中科證人的證供,潘焯鴻在庭上多次質疑過該紀錄的可信性,甚至大罵「根本無人尊重禮頓的打卡制度」。委員會後來傳召禮頓地盤文員曹詠嫻,她作供時解釋簽到紀錄系統的運作。被問到為何中科的簽到紀錄與禮頓的簽到紀錄有所不同,她表示不清楚。

潘焯鴻因此懷疑有人偽造地盤簽到紀錄,「咁即係出入閘紀錄有人做手腳,將考勤抹走,佢連呢招都出埋,咁我哋幾難打得贏。」他質疑為何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沒有跟進有關文件的真確性,「你整份咁嘅文件,完全無後果,夏正民如果覺得有問題,唔應該跳過,呢份唔係一份唔重要的文件,佢有權調查禮頓電子版有無改過,然後叫警方做嘢。」

調查委員會的中期報告,當中檢討港鐵及政府的管理制度是否完備,有段落提及根據合約「禮頓負責工地的保安事宜,並就此推行穩妥的出入系統.....然而,委員會發現該系統顯然並不可靠。」但委員會沒有交代是否有進一步調查跟進。

另一方面,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在庭上,多次質疑潘焯鴻洩露消息予傳媒,讓傳媒塑造為「洩密者」、「英雄」的形象,潘焯鴻對此十分失望,稱:「仲不斷話我哋公司屈禮頓600萬,禮頓的確係俾600萬,但我直頭係票都無收過。」

「一開始已經無得打、已經輸咗,佢哋策略係打聯隊,所有證供都已經align咗,博法官信邊個。」

無悔揭開真相,信與公眾利益有關

今年3月底,政府公布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指紅磡站工程沒有按照合約規定執行,但工程達安全水平,毋須重建或加固。潘焯鴻認為,仍有多個工程問題未解決,包括港鐵進行的全面評估策略第二階段結果顯示,有兩成已檢驗的鋼筋不達標,以統計學計算的話,是符合他當初估算,即有約5%的鋼筋螺絲頭被剪。其他問題包括:螺絲帽實際使用數量、由政府委聘的專家證人區達光所計算連續牆內的鋼筋接駁位所承受的應力報告。

調查委員會新一輪聆訊開始之前,他曾經去信委員會詢問中科是否涉事一方,委員會當時回覆指,中科不再是涉事方,無須參與聆訊,委員會亦更新了「延伸調查研訊的程序及常規」,當中提到所有由委員會提供予任何涉事一方的資料,只供是次延伸調查研訊之用,任何資料不得向公眾發放,如違反上述規定,未經授權而披露資料,均構成藐視法庭罪。潘焯鴻認為這項規定是多餘,「我睇唔到委員會有證據話邊個涉事方放資料出來,因為牽涉十幾個涉事方擁有全部資料,邊個放出來邊個知啊?我反而睇報道的資料係屬實,委員會無將目光放喺度,其實係失職喎,公眾有知情權。」

新一輪聆訊將於5月27日展開,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表示,由於港鐵6月底提交全面評估策略報告,委員會或須在9月、10月再度開庭審視,最終報告或可能要延至今年11月才能提交。如今中科不是涉事方,沙中線問題點收科?潘焯鴻認為委員會的角色被動,不能發現更多新問題,除非中科不斷向外界提交新資料。

潘焯鴻手中還握有什麼?「唔單止4萬多張相,禮頓同港鐵其實都有俾資料我。」、「我而家唔喺個庭到,我要俾邊個記者就俾邊個,唔需要你管。」

「除非我哋喺委員會之外,不斷將訊息交出,令到委員會有調查方向,委員會又唔會返轉頭告中科藐視法庭......這個(將訊息交出),就係搵出更多真相的方法。」

未來的日子,潘焯鴻料將繼續上鏡。

相關文章:【引渡修例】潘焯鴻同意港人港審 「細心諗緊」會否參政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