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聆訊】港鐵聘專家報告 不提黃唯銘失職 工務督察名字出現37次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由港鐵委聘的項目管理專家以及由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分別撰寫專家報告,兩人亦就互相同意的觀點撰寫聯合供詞。

有關報告昨晚於調查委員會的網站公布,眾新聞對比兩份專家報告,發現由委員會委聘的專家Steve Rowsell所撰寫報告,曾評論港鐵時任工程總監黃唯銘,與其兩名下屬卻沒有足夠溝通。他又指出,港鐵在螺絲帽檢查記錄存在混淆和誤解。

而港鐵委聘的專家Steve Huyghe所撰寫報告中,沒有提到黃唯銘和其他港鐵高層的責任,卻多次提到時任工務督察黃智超(Kobe Wong)的名字,並指他作為T3級技術適任人員,應負責檢查螺絲帽工作,報告詳細列出黃智超發現5次剪短鋼筋事件,當中有3次沒向上級匯報。翻查Huyghe所撰寫的報告,當中37次提到黃智超的名字,而Rowsell的報告只有5次。

港鐵委聘的項目管理專家Steve Huyghe。資料圖片
港鐵委聘的項目管理專家Steve Huyghe。資料圖片

調查委員會昨日傳召兩名獨立項目管理專家,分別是由港鐵委聘的Steve Huyghe,以及委員會委聘的Steve Rowsell。Huyghe昨日出庭曾供稱時,屋宇署的品質監控計劃,要求港鐵有至少監督兩成的螺絲帽組裝,並點名指負責的技術適任人員,為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翻查Huyghe所撰寫的報告,當中37次提到黃智超的名字,而Rowsell的報告只有5次。

Huyghe的報告,關百熙是一名建造工程師,地盤巡查只是他其中一部分職責,而根據港鐵的項目綜合管理計劃(PIMS),地盤督察隊(高級工務督察、工務督察、助理工務督察等)有責任進行地盤監督和檢查。之後便點名指出,將會討論黃智超及其地盤督察隊所進行的工地監管工作,以便對實際的工地監督和記錄保存程序提供更廣泛、清晰的觀點。( I will discuss the site supervision duty performed by MTRCL's Kobe Wong and his site inspectorate team in order to give a wider, and perhaps clearer, perspective on the actual site supervision and record keeping processes. )

Huyghe之後提到,黃智超作為T3級技術適任人員,曾參與螺絲帽供應商人和科技有關螺絲帽安裝的訓練課程,Huyghe昨日在庭上供稱,根據屋宇署品質監控計劃(QSP),要求港鐵至少監督兩成的螺絲帽組裝,而該名負責監督的技術適任人員為黃智超。Huyghe在報告多次引述黃智超的證供指,黃智超曾獲上司告知不用簽署東西走廊層板的螺絲帽紀錄,直到2017年從屋宇署的信件才獲悉情況並非如此。(Kobe Wong also was told by his senior, Dick Kung, that he was not required to sign the EWL slab coupler inspection records . Kobe Wong later learned in 2017 that this was not the case, when he saw the letter to the BD dated 12 August 2013 enclosing the QSP)

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上月六日和七日出席聆訊。資料圖片
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上月六日和七日出席聆訊。資料圖片

Huyghe的報告又描述港鐵每次發現被剪短鋼筋的事件,目的是為了理解港鐵對每件事件所採取的行動:

第一次事件,黃智超發現一至兩支有問題鋼筋後,沒有告知其他同事,說明黃智超是港鐵中唯一一個得知道該次事件的人。( Kobe Wong was the only MTRCL person who was aware of this defective rebar/coupler issue. )

第二次事件跟第一次所發現的情況一樣,黃智超沒有向地盤辦公室提及事件、沒有在會議上向其他人報告以及沒有將事件提升至他的直屬上司。( Kobe Wong did not mention the incident back at the site office, report it to other parties in meetings or escalate the incident to his immediate superiors, as the issue was resolved immediately on site. )Huyghe認為,黃智超至少應該向禮頓的施工經理提醒,並告知他的所有需要進行檢查的港鐵同事。

之後黃智超發現第三次鋼筋被剪短,涉及五枝鋼筋,Huyghe的報告提到黃智超向禮頓發出電郵,黃智超的電郵向禮頓指出應該加強品質檢查。Huyghe則認為,黃智超應該引起禮頓人員更廣泛的注意,要求對方發出不合格報告,並報告予他的直接上司。(It is my view that Kobe Wong should have brought the incident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wider Leighton team, requested an NCR be issued, and also alerted his immediate superiors within MTRCL.)

Huyghe的報告以港鐵職員計算,黃智超的名字出現次數最多,有37次。相反已離職的時任工程總監黃唯銘、時任沙中線總經理胡宏利、時任沙中線土木工程總經理黃智聰、時任沙中線總經理李子文四人,最多只出現2次,甚至沒有提到。而報告中更沒有提及相關人士的責任。

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資料圖片
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資料圖片

而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所撰寫的報告,提到港鐵在螺絲帽檢查記錄存在混淆和誤解,當中前建造工程師關百熙稱,只負責檢查紮鐵工序,而螺絲帽應由督察隊負責,相反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則認為,負責檢查螺絲帽應該由建造工程師團隊而非他自己。報告中只提到5次黃智超的名字。

另外,Rowsell報告中評價港鐵時任工程總監黃唯銘,指黃作為管理層人物,有一個全面的監督職責,包括日常管理、領導一些直接和間接向他報告的人。而黃屬下有三名總經理:胡宏利、黃智聰和李子文。黃唯銘供稱,因李子文相對較高級,故黃較少與另外兩人接觸。( He did not typically engage with the two less senior General Managers)Rowsell認為,根據他在英國業界的經驗,有關做法與現時國際質量管理標準(ISO 9001:2015)以及新版本的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有出入,不能反映高級管理層應有的領導能力和責任。

港鐵前建築工程師關百熙。資料圖片
港鐵前建築工程師關百熙。資料圖片

Rowsell的報告又提到,港鐵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已經過時,當中有指引追溯到2008年,不能夠反映最新實際情況,應該審視和更新舊文檔。兩份專家報告均沒有提到提早退休的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和港鐵非執行主席馬時亨。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