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網伊人劇透︳原來係寶!李克勤最後一套TVB劇 郭可盈視后級演出

·32 分鐘文章
《法網伊人》
《法網伊人》

TVB深夜重播時段今晚起由《法網伊人》接力《律政強人》推出。雖然《法網伊人》已經係2002年播出嘅劇集,亦唔係第一次重播,不過劇集本身質素相當唔錯,首播時段係2月檔期,向來唔係重頭劇出街嘅旺季,不過最終竟然以平均33點、最高42點成為當年第一,贏晒重頭劇《烈火雄心II》同《流金歲月》。而李克勤同郭可盈仲憑呢套劇拎埋台慶頒獎禮「我最喜愛的電視角色」。

睇返資料,原來克勤自從《法網伊人》之後就冇再主演TVB劇,而喺劇中佢飾演寸嘴大狀,都幾係典型李克勤會演嘅角色。而郭可盈嘅演出都可算由頭帶到尾,只不過當年台慶頒獎禮喺相當於「視后」嘅「我最喜愛的女主角」獎項中輸俾同樣上位中嘅陳慧珊。男女配角亦相當厲害,謝天華洗走招積古惑仔MK味演自卑哨牙律師,同佢有感情線嘅係吳綺莉。就連胡杏兒都仲係嶄露頭角嘅新人,淨係睇佢有幾green都值!

法網伊人劇透︳原來係寶!李克勤最後一套TVB劇 郭可盈視后級演出
法網伊人劇透︳原來係寶!李克勤最後一套TVB劇 郭可盈視后級演出

第1集 - 志朗成為學儀的上司

年青聰明的沈學儀(郭可盈飾)本來極有潛質當上律師,無奈為感情而犧性大好前程,下嫁富家子弟林偉文(李煒祺飾),誰知臨盤前揭發丈夫對自己不忠,傷心欲絕,美滿婚姻從此破裂。

五年後,學儀在L.C律師行當師爺,為人勤奮上進,為明星Dick控告一化妝品公司生產有毒化妝品而找到有力證據,卻被律師陳小玲(吳綺莉飾)以此要脅化妝品公司賠償更多而不作出訴訟,令學儀對小玲極為不滿,小玲則意氣風發,處處針對學儀。學儀不理眾人反對,決定與另一律師楊明(謝天華飾)為一對無助婦孺向前夫追討贍養費、案件困難重重,但學儀仍堅持到底。

知名大律師高志朗(李克勤飾)加入L.C律師行,學儀對志朗極為不滿,而小玲欲向志朗施下馬威,誰知反被志朗氣得冒煙。基於志朗屢次打贏官司,令小玲、楊明在他加入後,無人問津,小玲心理不是味兒。志朗知學儀與楊明正處理追討贍養費一案,暗中助他們一把,學儀以為是自己的功勞,內心高興不已。

學儀與任職記者的好友杜比比(胡杏兒飾)同住,兩人情同姊妹,學儀對比比亦照顧得無微不已,惟在工作上,學儀卻顯得無奈與不開心。她向楊明表示自己不喜歡志朗作風,不想再為對方辦事,楊明卻對志朗表現欣賞不已,更勸學儀要認真向對方學習,令學儀更顯無奈。

第2集 - 學儀不滿志朗為人

學儀為了考取律師執照,日夜努力溫習,連洗碗時也不忘一邊溫書,令比比也覺得她辛苦。一日,兩人發覺新鄰居蘇金鳳形跡可疑,對方之嬰兒更終日啼哭,在學儀之追問下,才得知金鳳為代田還債而甘願給人借肚生仔,對方是大醫生榮念祖,但金鳳在生下親骨肉後,卻不捨把兒子交給念祖,為了悔約而被逼四處匿藏。學儀感懷身世,決定介紹律師助金鳳,可惜志朗早已接受了念祖之委托,令學儀認為志朗為人只往錢看,沒半點同情心。

學儀決定找別家大律師關振霆(石修飾)幫忙,志朗得知後,心情沉重。控辯雙方初會,志朗顯得頗為緊張,令振霆佔盡上風,學儀內心佩服不已,更衝口而出為振霆說話以表支持,令志朗極為不滿,永廉(蔣志光飾)拉走學儀欲化解不快氣氛,並向學儀道出振霆與志朗原來乃師徒關係,當年兩人合作無間,其後卻反目成仇,令學儀更認定是志朗恩將仇報。

志朗為了替念祖打贏官司,吩咐念祖夫婦二人必須表現恩愛,更要營造一適合小孩生活的環境,令社署之福利官到訪時留下美好印像。念祖太太勉強地接受丈夫與其他女人生孩子,而學儀亦勉強地要為念祖家布置一嬰兒房間,期間又令她想起自己已有五歲大的孩子,比比忙加安慰。

小玲與男友Dick被傳謀大肆報道同居,令律師行上下竊竊私語,成為大家茶餘飯後之八卦話題。

第3集 - 振霆、志朗兩師徒對簿公堂

小玲男友Dick官司頻頻,他又被鄰居控告自己當眾猥褻露體罪。小玲為避嫌,決定由楊明為Dick打此案官司,楊明惟有到Dick家了解一切,但心底裡卻十分好奇想查探小玲與Dick兩人是否真的同居,令小玲大為氣結。

金鳳與念祖爭了一案開審,庭上,志朗以金鳳曾做過舞小姐,又曾吸毒爭子是為贍養費等不利證供,向她加以攻擊,誰知卻被振霆逐一反駁,令金鳳形勢不弱;振霆又將矛頭指向念祖太太,逼向對方是否能接受自己丈夫與別的女人生孩子,令念祖太太情緒大為激動,表現令志朗等擔心。

志朗要學儀說服榮太說出有利念祖之說話,學儀一方面不想拆散金鳳母子,但另一方面又怕自己感情用事,內心爭扎不已,志朗嚴責學儀未盡全力說服當事人,令學儀極為憤怒。志朗母親張麗芳(林漪娸飾)與振霆相戀,可惜志朗一直未能接受振霆,令麗芳對兩人之關係甚麼感關心。志朗發現金鳳母親爛賭成性,更欠下一大堆賭債,覺得此乃自己有力證據,可助念祖勝出,故吩咐師爺永廉協助調查。

小玲得知Dick一案中控方律師是一名新丁,故不把對方放在眼內,楊明卻不認同,果然新丁方潔華(劉綽琪飾)表現出色,更被法官稱讚,小玲心生不忿,大發楊明脾氣。學儀多年來得好友葉向輝(歐錦棠飾)代為查探前夫及五歲兒子下落,可惜一直未有結果。

第4集 - 志朗、振霆未能分出高下

Dick堅持要為自己一案而出庭答辯,楊明極力反對,而小玲則表示無不可,終令Dick在庭上惹禍,幸楊明有備而戰,以另一方法替Dick辯護令Dick反敗為勝,小玲等開心不已。

那邊廂,學儀、比比親眼看見金鳳被人上門追母親還債害怕會對金鳳不利,故未敢將事情告之志朗,永廉報告金鳳母親失蹤,志朗追向學儀是否知情不報,學儀友吾以對,志朗大怒,下令換人,學儀忙加自辯,此際,竟收到向輝來電,表示有關於自己兒子的最新消息,學儀不顧一切,撇下眾人而匆忙離開公司,令志朗更為不滿。

學儀從向輝所找到的影帶當中,一眼看出自己多年不見的兒子,雖然淚盈於睫,但仍深信母子終有團聚之日。志朗竟能說服比比出庭作證,指證金鳳母欠債纍纍,不適宜撫養BB。庭上,志朗以此有力證供攻擊金鳳,令金鳳難以還擊,此際,學儀想起自己昔日亦如金鳳般被人處處攻擊,令自己終失去撫養權,突一時失控,大叫一聲,令眾人嘩然。

振霆雖非常落力向法官強調母愛是最重要及無可替代,但金鳳仍心知敗訴,欲偷帶兒子一走了知,幸被學儀說服接受命運安排。最終,法官雲的判決令金鳳放下心頭大石。原來雲是學儀父沈喬三歲多好友。志朗、振霆在此官司中未能分出高下,振霆心情坦然,可惜志朗對他充滿敵意,深信終有一日可勝他。

第5集 - 學儀不滿志朗而辭職

向輝是學儀的傾訴對像,向輝勸學儀為當日輟學結婚一事向父沈喬認錯,但學儀不認為會得到父親諒解。兩人傾談之際,突聽到比比的呼救聲,原來有一持刀色魔欲強暴比比,幸向輝奮勇將對方擊退,比比受輕傷,更指慌亂之際看見色魔腹部有一鷹之紋身,比比對向輝心生好感。

詠春師傅王楚山被控非禮女徒弟,志朗被委托代打官司,向輝為楚山找得時間證人,令志朗勝算在握,學儀無意中發現楚山身上懷有刀及腹部有鷹之紋身,大為震驚,懷疑對方就是持刀色魔,但志朗竟完全不理會學儀,更要求她要為楚山官司著想,不態有半句不利的傳言,學儀不保護當事人是違反律師基本原則,令學儀陷入專業守則與良心之掙扎。

楊明教學儀做一套鬆弛神經之運動,志朗見兩人在房中古古怪怪,大感不惑!另一方面,學儀對未能令楚山繩之於法而忐忑不安,向輝未知楚山真正面目,更推薦比比拜楚仙為師,學一套防狼功夫,學儀見楚山竟然在自己家中出現,大表不滿,更下逐客令,令眾人摸不著頭腦。學儀再三與志朗討論處理楚山之手法但無結果,學儀大責志朗冷血,更毅然辭職,志朗莫名其妙,學儀到大學遇見雲,兩人談起種種往事,令學儀又一再想起昔日要母子分離,心情極度低沉。

第6集 - 學儀、志朗冰釋前嫌

學儀決定辭職,向輝以驢仔故事激勵學儀面對困境,不輕言放棄,令學儀感動不已。志朗無意間想起學儀是偉文的前妻,當日是自己令她喪失撫養權,恍然大悟,明白學儀為何對他充滿敵意,決定設法令學儀復職,學儀感激志朗與楊明之刻意安排。

小玲不滿Dick態度囂張,又不時對自己呼呼喝喝,感情生活令她大感壓力,楊明建議她用香薰除壓,小玲亦被楊明辦公室中之香薰深深吸引著,小玲因著去做香薰減壓時得悉店中少股東Cindy被大股東強逼撤離,願替她打官司,不過,Cindy背後沒有一秘密不為人知。

志朗叫學儀不用再跟進楚山涉嫌非禮女徒弟一案,學儀亦願意接受。比比無意中聽到志朗給學儀的電話留言,得知楚山就是持刀色魔,正當志朗成功為楚山脫罪之際,比比報警指控楚山乃持刀色魔,楚山求志朗相助,志朗表示一案還一案,掉頭就走,永廉不明所以!學儀心知志朗有心令楚山入罪,故大為欣賞對方。

楊明一直十分欣賞學儀,更不期然口性愛慕,志朗見楊明為學儀飲酒,鼓勵他全力向學儀作出追求。志朗對學儀之態度突然好轉,更主動接送她上班,學儀終明白志朗記起自己曾做過之一切,志朗亦表明自己當日助偉文與她爭撫養樣是職責所在,學儀亦表接受。

第7集 - 志朗向學儀道出振霆的恩怨

志朗接手處理一宗爭產案,案中三兄妹懷疑亡母程美嫻的男友王志強曾改動遺囑,致一切遺產歸王志強一人所有,志朗透過筆跡鑒證得以確定遺囑簽名是偽做,但潔華則表示案件仍有疑點,需時間查證,律政處未可即時起訴王志強。

楊明決心追求學儀,一次在送學儀回家途中遇上楊明舊女友Jessie,楊明遭對方揶揄,學儀看不過眼,佯裝是他女友加以反擊,令楊明甜在心頭。另外,楊明從Cindy手袋中發現她是變性人,他將此驚人發現告之小玲,小玲聽後作嘔,簡直難以置信,但為了替小玲打贏取股份簕官司,小玲吩咐Cindy要嚴守變性秘密。

庭上小玲一直表現出色,令楊明讚賞。誰知辯方律師鍾國昌辯稱大股東錢進富不遵守口頭協議的原因為Cindy是一名變性人,有欺騙之嫌。楊明與小玲後來得釋是Dick揭發此秘密,更發現二人曾是同性戀人,令小玲大受打擊。

振霆是志強爭產案之辯護律師,志朗堅決不肯庭外和解,學儀對志朗處處針對振霆之表現甚為疑惑。後來得知其母親麗芳是因振霆才離家出走,令志朗與未婚妻的婚姻告吹,學儀好始終半信半疑。振霆從志強一案中得到啟發,欲與麗芳正式注冊結婚,好讓給予麗芳一個名份,無奈麗芳覺得志朗仍未能接受自己與振霆一起,因而一再拒絕振霆之要求,令振霆要設法令志朗面對現實。

第8集 - 小玲不敢拆閱愛滋病檢驗報告

振霆在麗芳生日當天,突然出現於志朗與麗芳之午宴上,志朗冷淡對待,但振霆苦口婆心勸志朗為麗芳著想,接受現實。學儀對志朗觀感漸改,更在向輝、比比面前大贊對方是一個好人,令比比質疑學儀對志朗有意思,學儀極力否認。

律師行內各人對Dick與Cindy同性戀一事議論紛紛,楊明為怕小玲聽見後再受傷害,故請各人食飯以作掩口費,小玲心情極差,躲在家中數日沒上班,更不敢拆閱看愛滋病化驗報告。剛巧楊明到訪,小玲逼他代為拆閱。

志強坦承偽造遺囑簽名,目的是想好好保留亡妻美嫻的心血,不讓三子女敗盡,並親自找三兄妹講和,欲將事情庭外和解,三兄妹態度強硬,更將志強打傷,學儀責志朗不能以和為貴強要將志強入罪,令案情愈弄愈復雜。至於Cindy,小玲極之反對Cindy承認自己是變性人,認為這樣做會對當事人不利。

結果國昌在庭上以Cindy為變性人一點作出強烈攻擊,令Cindy傷心欲絕,最後雙方結果陳詞,楊明講出一番感人肺腑之言,令眾人大為感動,小玲對他另眼相看,而Cindy亦因此對自己的身份感開懷。楊明暗戀學儀,無奈未敢付諸行動,原來是對自己缺乏信心,志朗經常鼓勵他勇往直前,志朗幫潔華擺脫男同事的滋擾,令潔華心生好感。

第9集 - 學儀開始暗戀志朗

振霆再為志強與三兄弟爭產案勸志朗庭外和解,可惜志朗態度強硬,學儀感無奈。楊明鼓起最大勇氣相約學儀看演唱會,誰知學儀將門券轉贈小玲,令楊明無癮。楊明與小玲一班爵士發燒友閑聊,小玲驚悉他有豐富音樂知識,心中不禁漸生好感。

庭上,志強承認偽做簽名,更表示只要美嫻生前辛苦經營之雲來茶樓,其他遺產一概不要,志朗雖不想打輸此案官司,但亦不阻三兄妹撤銷控罪,全場嘩然!志朗向學儀傾訴自己曾有一個美滿家庭,無奈振霆出現,令父母婚姻破裂,學儀雖未能盡信,但深感志朗為人孝順,更親手為志朗做茶果以供他作拜祭亡父之用。

學儀在公司通宵趕做功課,倦極入睡,志朗為她披上自己毛衣外,還偷偷的為她完成作業,學儀一覺醒來已天亮,得知志朗所做一切,絲絲甜意在心頭。翌日,學儀收到一大束鮮花,以為志朗所送,誰知送花者是另有其人……大法官之新居入伙而設酒宴,志朗邀請學儀一同前往,學儀心如鹿撞,更不惜一擲數千買下名貴晚裝,令比比盛讚不已。

高貴的學儀出現雲家,引來眾人艷羨的目光,楊明更被吸引得目瞪口呆,志朗鼓勵楊明把握機會。宴會上志朗只顧陪伴潔華,令學儀備受冷落,整晚心不在焉,潔華被富商宋澤民太太當眾奚落,幸志朗及時為她解圍。

第10集 - 向輝被控殺胎罪,令眾人擔心

學儀在整個酒會上心神恍惚,楊明把握送她回家途中表明愛意,此時,學儀才知鮮花是楊明所送,心中一沉,即向他表明自想只視他為朋友,楊明感失望。另邊廂,潔華因被奚落而感傷心,志朗加以開解,潔華突一吻志朗,令他為潔華而心亂。潔華更主動向志朗示愛,志朗最終接受。向輝被控駕車撞倒孕婦婦孫家美後不顧而去,學儀、永廉知向輝出事而擔心不已,兩人心中懷疑向輝是替人頂罪,故多番逼他講出真相,惜向輝不肯透露半點內情。家美肚內BB胎死腹中,加上她在認人後指證向輝就是肇事司機潔華代表律政處控告向輝兩項控罪,其中一項更是非常嚴重的罪行殺胎罪,令學儀眾人擔心不已。

學儀與永廉在街上碰見同事李慧苗被律師國昌追數,心感疑惑,後來才得知慧苗向國昌諮詢法律意見後拒絕付款。原來慧苗認識茶餐廳老板趙武威,對方突不斷向眾人提及慧苗曾跟自己發生關係,眾街坊因而對她指指點點,令慧苗備受困擾。楊明與小玲決定到慧苗家作出了解,卻發現慧苗剛搬走、心中疑惑不已。楊明與小玲到武威之茶餐廳,果然聽到武威到處向人講慧苗壞話,令楊明、小玲氣憤不已,決定為慧苗討回公道!

第11集 - 楊明、小玲兩人酒後糊塗

楊明、小玲終找到慧苗,慧苗向兩人講述跟武威認識及到酒店開房經過,並發誓沒有跟他發生任何關係,武威請國昌做辯護律師,雙方律師初次會面,武威大聲怒責慧苗講大話,更誓言不會作出道歉,武威舉止令國昌感尷尬而全LC律師樓同事均表示全力支持慧苗,令慧苗心感安慰。

楊明被學儀拒絕後,處處回避學儀,小玲作出開解,一日,楊明、小玲在酒吧遇見Dick及其新女友,兩人嘲笑小玲性冷感,令小玲怒不可擋更拉楊明到處買醉,楊明惟有帶小玲回家,誰知翌日,小玲一覺醒來,發現楊明睡在自己身旁,不禁悄然離開,可惜志朗無意中拾得小玲所遺留下之唇膏,取笑楊明偷情,令楊明不知如何是好,遂逃避跟小玲見面。

志朗與學儀為向輝一案做肇事現場測試,以確定家美能否看見肇事司機面貌,最終發現不太容易確定,學儀到向輝家,與永廉威逼利誘要向輝講出真相,可惜無功而回,學儀為補回志朗已勾破之毛衣,被比比取笑她已喜歡上志朗,學儀死口不認。

庭上,志朗質疑家美能清楚看見肇事司機貌之真確性,令家美情緒失控。潔華極力替家美作出辯護,兩人因激烈之辯論而遭法官斥責。下庭後,志朗約學儀吃飯,學儀喜放放回家取毛衣,誰知在餐廳門口看見晴天霹霆的一幕。

第12集 - 向輝一案有重大發現

學儀本想將補好之毛衣親手送回志朗。可惜失望而回,惟有將毛衣偷放回志朗辦公室,楊明隱約覺得學儀對志朗有異;而潔華知道學儀為志朗補毛衣一事後,亦心感不安。

潔華在一次偶然機會下,遇見向輝及舊同事何大興二人,向輝刻意要大興回避潔華,令潔華心感奇怪,而潔華亦從報案錄音帶中發現其中一名報案者的聲音像極大興,故向大興問話,惜對方支吾以對;學儀、志朗及永廉均認定向輝是替大興頂罪,學儀為替向輝洗脫嫌疑,更不約而同地與潔華到大興家,經大興太太口中得知向輝是一重情重義之好人,學儀勸潔華一定要尋求真相,不可冤枉向輝,令潔華左右做人難。

楊明、小玲全力為同事慧苗聲譽被損一案而努力,更四出找尋相關證人,可惜反被恐嚇,幸小玲處事鎮定,處變不驚,表現令楊明欣賞。庭上,LC律師行所有同事願意為慧苗出庭作供,以證明慧苗為人自潔賢惠,絕不是武威口中所形容般淫蕩,令控方處於上風。

此際,辯方律師國昌找到新證人證實慧苗確曾與武威在酒店發生關系,令整件案情急轉直下,甚至LC律師行之同事亦懷疑慧苗的操行,更表示後悔出庭出證,令慧苗無地自容及傷心欲絕,楊明及小玲加以安慰。

第13集 - 小玲向楊明展開追求攻勢

楊明對慧苗的一番心底話,令小玲大為感動,更決心向他展開追求,可惜楊明坦言怕入情關,怕再受傷,小玲表示自己是絕對認真的,更當街把楊明弄至衣衫不整,令楊明狼狽而逃。

志朗從多方入手,務求令向輝脫罪,學儀對志朗大膽假設向輝當日撞倒家美時,家美肚內BB已胎死腹中而感咋舌,但志朗決定從這方面入手作出調查。學儀得知大興一家已返大陸,而控方卻沒有對他作出深入調查,大感不滿。庭上,學儀竟向法官提出不用作出審訊,因為審訊是沒有意義,引來眾人嘩然,志朗為學儀此舉向潔華道歉及解釋,但潔華不信志朗全不知情,志朗無奈。

小玲經常借故接近楊明,不但請他為自己辦公室內之音響駁線,又為他買奶茶及燃點香薰,種種行經反而嚇怕楊明,小玲更為楊明送上手帕,可惜楊明將手帕轉送志朗,小玲見手帕在志朗手中,大感氣結。

至於慧苗一案,楊明表示要找到有特珠身分的證人才能勝算,慧苗突想起曾在武威之茶餐廳內有一外籍旅客向她問價,楊明、小玲得知後大喜,更積極找來此旅客出庭作證。慧苗終於獲勝,楊明、小玲大感欣慰,慶功宴上,慧苗悉心打扮,令眾人讚嘆不已,而小玲則發現每人都有一條她送給楊明之手帕,心感沒趣,而學儀則見志朗、潔華手拖手出現,惟有沒趣地與小玲先行離開。

第14集 - 學儀向潔華坦承喜歡志朗

LC律師行各人盡興而返,路上遇上失落之國昌,慧苗心生憐憫。學儀用計得知大興在大陸之住址,立即獨個兒親上大興家找他;另邊廂,志朗及永廉從黑市醫生口中證實家美求診時胎兒已死,故要求該醫生出庭作證。

同時,志朗知學儀為找大興而獨個兒上深圳後,心感不安,潔華看出志朗心不在焉,無奈建議他到深圳找學儀,志朗即急步前往,潔華百般滋味在心頭。志朗到大興家卻未見學儀,憂心忡忡,而學儀由於人生路不熟,遇上色魔,幸志朗及時出現,大興決定自首,向輝的控罪終被撤銷,眾人大喜。

向輝請眾人到麗芳之日本食店慶功,比比突變得溫婉害羞,對向輝更有觸電的感覺。麗芳誤會學儀是志朗的新女友,所以請學儀回家教自己編毛衣,剛巧志朗帶潔華回家與麗芳見面,令學儀尷尬不已。學儀、潔華不約而同為志朗到書局買書,學儀向潔華坦承暗戀志朗,但保證自己不會做第三者,令潔華放下心頭大石,兩人更成為好朋友,令志朗摸不著頭腦。

小玲不斷約會楊明,可惜對方經常以約了他人聽音樂會為名而推卻小玲之約會,小玲一怒之下買下全個月之音樂會門券,令楊明無法推塘,小玲逼楊明回家燭光晚餐,豈料楊明拉眾同事一起前來。小玲失落地獨坐公園,楊明終找到她……

第15集 - 學儀終發現兒子蹤影

小玲向楊明哭訴自己從未主動追求過任何異性,這次經歷令她痛苦萬分,楊明心動,坦承自己亦已喜歡上她,小玲驚喜交集。向輝到學儀家報告查探其子QQ之最新進展,比比即殷勤款侍向輝,更佯裝所有飯菜是自己一手炮製。

學儀在一商場內遇見一貌似其子QQ之男童,一怔後已不見其蹤影,即發狂追出商場,終目睹QQ上了的士離去,傷心倒地痛器志朗即忙加安慰。回家後,學儀向志朗哭、向輝及比比表示肯定所見之男童一定是QQ,志朗建議設學儀刊登尋兒啟示,律師行眾同事更紛紛仗義相助,報料電話雖然不絕,可惜每次都令學儀失望而回,志朗不單對學儀加以鼓勵,更請纓做她的司機,潔華覺志朗對學儀過分熱心,志朗不以為然。

潔華為一宗姦殺案之控方律師,受害人程小蘭懷疑被一對兄弟黃忠強、黃忠泰先姦後殺,潔華為此案作出結案陳詞,,結果只有疑犯忠強一人入罪,其弟忠泰則被判無罪釋放,令潔華極不開心,振霆以她已作出最大努力而加以安慰。潔華在此官司後,突然面對一連串恐嚇及意外,心感不安。學儀為了尋子而疏忽工作,令眾同事怨聲四起,小玲代為出頭,表示全力支持,眾人無言以對。

第16集 - 潔華遭神秘電話恐嚇

學儀一面要預備律師執照之考試,一面要到商場尋子,志朗眼見學儀處境,答應在學儀考試之日,到商場代她站崗,學儀心存感激。考試後,學儀與志朗在商場再遇QQ,即與志朗慌忙追去。

期間,志朗不慎弄丟手提電話,令潔華在接到恐嚇信件後,未能第一時間聯絡上志朗,慌張不已。學儀及志朗終旬前夫偉文及QQ重遇,學儀向偉文表示一定會再爭取QQ之撫養權,志朗亦責備偉文五年來不讓學儀母子相見是違法行為,偉文無奈接受。

向輝為潔華家中裝上防盜設施及安全裝備,志朗得悉潔華遭遇,慌忙道歉,但潔華仍責備志朗對自己不夠關心,志朗感內疚。向輝接到一單大生意,客人銘要他調查宋澤民與潔華曾發生的私情,好藉此醜聞而影響澤民參選區議員,向輝對此半信半疑。

學儀等了五年,終可與QQ相聚,兩人約會時,學儀緊張萬分,QQ卻被嚇至到處找爸爸,學儀眼見QQ對自己沒有半點感情,心感難過,志朗主動提出下次陪學儀與QQ約會,更自誇自己可令每一個小朋友喜歡自己,學儀對志朗更添好感。潔華再遭電話恐嚇,志朗不單未能即時陪伴在側,更請向輝到潔華家查看,華極為不滿,而潔華亦為恐嚇一事而惡夢連連,向輝在潔華家樓下監視時驚見神秘人竟是宋太許美芬……

第17集 - 志朗與潔華分手

向輝悉心照料潔華,令潔華感動。志朗只顧為學儀爭撫養權官司而通宵工作,楊明勸志朗不要冷落潔華,更一語道破志朗內心感受。學儀與志朗帶QQ出外游玩,期間,QQ突然失蹤嚇壞二人,二人即分頭尋找QQ。最後,學儀見志朗尋得QQ,即激動得上前擁著志朗及QQ,此時此刻,志朗與學儀均感異樣。

澤民與太太許美芬上LC律師行辦理離婚手續,志朗察覺美芬情緒失控,表現古怪,而楊明與小玲兩人發展地下情,由於兩人生活背境不同故不時要為對方而刻意遷就對方,彼此都覺辛苦。振霆察覺志朗與潔華之間出現問題,因此特別約會志朗向他提出忠告,志朗雖不置可否,但內心卻好像有所決定。

志朗、潔華兩人約會,潔華感覺志朗心有所屬。學儀得悉志朗因為自己而與潔華提出分手,當場呆住。志朗在學儀之官司上表現積極,無奈學儀不單表示要在爭撫養權一案上自辯,更堅拒志朗當其諮詢律師,轉而請小玲擔任,志朗知道學儀是刻意避開自己,可惜苦無機會向她表白一切。振霆再次向麗芳求婚,可惜麗芳仍堅持要得志朗願意參加婚禮才肯答應,振霆無奈之餘更要面對第三者之出現,令振霆怒不可擋,更出手對付第三者,振霆舉動令志朗愕然。

第18集 - 學儀堅決不做第三者

楊明、小玲發展地下情,為對方而作出多番遷就,楊明更為小玲一句無心戲言跑去箍牙,卻換來頭痛及食慾不振,在心情極度惡劣下二人大吵一場,更揚言分手。

志朗終向學儀表白愛意,無奈學儀堅決不做第三者而加以拒絕,志朗雖多番解釋,學儀仍不接受。

潔華與志朗分手後,潔華在公廁遇美芳偷襲,向輝奮不顧身保護,潔華見向輝為致自己而受傷,心存感激,而向輝亦放膽向她表達愛意。向輝決定不再替大客戶調查澤民與潔華過往之私情,助手David心有不甘。

QQ生日,學儀在麗芳之指導下,染了紅雞蛋為QQ慶祝生日,豈料QQ原來自小就對熟雞蛋敏感,吃下後氣管收縮,差點送命,學儀徹夜在醫院陪伴QQ,更被醫生怪責身為母親,居然對兒子之病歷一無所知,心感內疚。志朗知道QQ入院慌忙趕到,在醫院外目睹偉文的女友傅辰君對各人之態度惡劣,甚至對QQ亦一樣,惟偉文對辰君唯唯是諾,志朗心感有異。志朗多番要求學儀讓自己在其爭撫養案中作諮詢律師,惟學儀堅持由小玲出任。庭上,偉文的律師國昌以學儀令QQ因食物而差點喪命而作出強烈攻擊,學儀處於下風。

第19集 - 楊明為做老豆不惜打官司

學儀為自己官司而擔心不已,眾同事加以鼓勵。志朗則向QQ保母Polly入手,向她痛陳利害,力勸她改做學儀證人。小玲為了更了解學儀與QQ之相處情形,故陪伴兩母子到公園游玩,其間,小玲嘔吐大作,學儀陪小玲往看醫生,從而得知小玲懷孕,學儀既替她開心又感愕然。

LC律師樓眾同事對小玲有孕一事議論紛紛,楊明竟當眾表示自己是「經手人」,更願意對小玲負責,可惜小玲死口不認,令楊明束手無策。潔華對向輝坦言當年為醫母病才與澤民一起生活兩年,向輝表示不介意潔華過去,更表白愛意堅定,潔華心中感激不已。潔華在法庭遇見學儀,更對學儀表明自己與志朗之分手不是因為她,令學儀釋懷,第三者之陰影漸漸除去,開心接受志朗之約會地。

麗芳突然昏迷家中,身旁更有一對拳套,志朗想起曾見過振霆在健身院以此拳套重擊沙包,加上從醫生口中得知麗芳的腦部曾遭猛烈撞擊,懷疑振霆虐打麗芳,激動地跑去怒打振霆,令眾人嘩然。另邊廂楊明未能說服小玲承認自己是肚內BB之爸爸,決定訴諸法律,令小玲既氣憤又錯愕。報章刊出潔華與澤民過去之醜聞,潔華頓感晴天霹靂,更需要向上司作出交代,向輝知道作此事之幕後黑手是誰人。

第20集 - 學儀終得兒子撫養權

學儀將Polly轉做自己一方之證人,國昌雖極力反對,但終獲法官批准,誰知Polly作供時,竟指出是學儀教唆她說謊,作假證供指證偉文。Polly令學儀一時束手無策,幸學儀兵行險著,反而透過國昌之證供令Polly之證供無效,眾人對學儀表現欣賞不已。

志朗與振霆打架一事令律師會大為不滿,對志朗作出聆訊,志朗說出因振霆虐打其母而出手打他,更直認是自己先動手,振霆之還擊完全是出於自衛,振霆對志朗之供詞摸不著頭腦。學儀為爭撫養權一案結案陳詞,學儀說出一番感人肺腑之說話,最後法官判決QQ之撫養權歸學儀,令學儀欣喜萬分。

向輝為潔華一事而傷心內疚,比比代他找潔華解釋,可惜潔華對一切已心灰意冷,更心痛自己被向輝出賣,決定辭職離港,而向輝亦決定結束偵探社學儀與志朗到向輝處了解一切,無奈向輝心痛欲絕,比比惟有代為解釋。

學儀接得QQ回家居住,永廉、比比等為QQ舉行歡迎會,令QQ開心不已。可惜QQ始終不慣,晚上偷偷致電偉文,學儀不知如何面對。楊明對小玲死纏爛打,反令小玲更覺他一切舉動只為了肚內BB,堅決否認楊明是BB的爸爸,楊明即說要替BB驗DNA作證,小玲更為氣結。

第21集 - 志朗離港學儀無奈

為了QQ而作出百般遷就,可惜QQ仍未能習慣,更半夜想偷走回偉文家,學儀無奈之下只好把QQ送回。楊明設法令小玲驗血希望從而可替BB驗DNA,可惜事敗,令小玲更決心要跟他打官司。

志朗從麗芳的鄰居口中得知母親昏迷真正原因,又知道麗芳一直遭親父虐打,心中始知錯怪了振霆,終與振霆冰釋前嫌。麗芳醒來知二人和好如初,心中高興不已,更答應振霆之求婚。麗芳與振霆結婚當日,志朗乘機公開承認與學儀拍拖,可惜QQ未能接受,學儀無奈。

志朗被律師會處分停牌半年,停牌期間惟有留在LC律師樓當師爺。此對,律師樓老板之一李志在英國接了一宗撞機案,欲請主修國際衝突法的志朗到英國相助,志朗為了學儀猶豫不決。

楊明為了打贏官司,遂請眾同事作證自己曾跟小玲拍拖,豈料庭上眾人反口,令小玲不禁偷笑,而法官亦斥責楊明無權過問小玲肚內BB親父是誰,楊明情急之下,不惜當庭剖白愛意,更以歌聲表達心中一切,令眾人感動。

志朗為了教QQ踢足球而遲了送文件給客戶朱先生,令LC律師樓要作出五百萬元之賠償,學儀眼見志朗為自己及QQ所作一切,心存感激,遂勸志朗珍惜去英國之機會,志朗要求學儀一起前往,學儀難以抉擇……潔華歐游回港再遇向輝,兩人會否再重燃愛火?

按此下載全新Yahoo APP,睇盡最新娛樂新聞、樂壇消息、名人熱話、熱門電影、Netflix劇評,新人更可即時換領限量新人禮,立即下載!

法網伊人劇透︳原來係寶!李克勤最後一套TVB劇 郭可盈視后級演出
法網伊人劇透︳原來係寶!李克勤最後一套TVB劇 郭可盈視后級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