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貼遲到耗積蓄救亡 健身室東主倒貼事業

·2 分鐘文章
有健身中心反映,津貼近日才「落袋」,津貼只夠交租。
有健身中心反映,津貼近日才「落袋」,津貼只夠交租。

【本報訊】疫情霧霾籠罩下,運動業界踏入寒冬。縱然有第5輪及第6輪防疫抗疫基金,健身中心獲15萬至25萬元的津貼,但有健身中心反映,津貼近日才「落袋」,遠水救不到近火;而津貼只夠交租,對從業員的生計並無得益,只得業主受惠。業界只能推網上課堂、一對一上門課堂救市,但成效不彰,只能從事其他工作,倒貼事業。

香港健身Guide主席邱益忠估計,全港健身行業於停業期間,每日燒錢1,000萬元,業界至少損失10億元收入。健身室東主林敬良表示,停業期間至少虧蝕約30萬元,而政府的25萬元資助全部用作交租,但他近日才收到政府兩輪津貼,而他們已耗盡個人積蓄,支付健身室開支。

推一對一健身課無人問津

而為了增加收入,他們推出一對一健身課堂,卻無人問津,林敬良解釋,健身室設有多款器械,難以帶到戶外或學員家中,學員大多亦不習慣在家健身,只有10%學員願意轉上私人課堂。瑜伽中心東主陳明慧亦稱,她們嘗試於停業期間開辦Zoom課堂,但家居空間有限,難以完全伸展,導師無法親身指導,難以協助學員調整動作姿勢,令學員卻步。

政府津貼遲遲未到,陳明慧表示,她與另一負責人於停運期間只能多花時間,四出尋求工作機會。但疫情令各個行業都面對挑戰,工作機會缺少,她只能透過有限的演藝工作,補貼瑜伽中心開支。中心有一半員工因為前景暗淡,放棄成為全職瑜伽導師,改做兼職。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