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英國僅3月 許智峯舉家赴澳洲 政界斥淪政治棋子

·2 分鐘文章
流亡英國僅3月 許智峯舉家赴澳洲 政界斥淪政治棋子
流亡英國僅3月 許智峯舉家赴澳洲 政界斥淪政治棋子

正被本港警方通緝、涉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去年12月離港流亡英國未幾,今日凌晨(9日)又在社交平台宣布,已與家人離開英國抵達澳洲,開始在當地14天強制隔離,許聲稱該決定經過「多番掙扎」,會繼續在澳洲進行國際游說工作。有時事評論員批評許智峯被通緝下四處流亡,以「唱衰中港」的行徑謀個人之利,今次棄英赴澳,估計與英國生活不易、物價高昂,故流竄往澳洲,又質疑許對澳洲的作用只有政治利用價值,看不到他對當地社會有何貢獻。

許在社交平台表示,前往澳洲經過內心多番掙扎,其家人於澳洲有更多親友支援,希望先安頓好家人。許又指,是次入境澳洲是以旅遊簽證入境,與過去3個月留在英國時一樣,目前亦未有申請政治庇護的想法,除非日後別無選擇,否則「申請庇護會是最後的選項」。

許又稱,考慮了國際形勢,應將「國際游說及協助流亡港人的組織工作擴大至各大洲,而流亡澳洲的香港政治領袖卻較少」。他強調,澳洲和新西蘭均為五眼聯盟的成員,兩國在政治及貿易上與中國政府均有不少矛盾及拉鋸,期望自己的游說工作可讓兩國有更強硬的對華取態,並對香港的自由有更強的支持及實質行動。

時事評論員陳雲生批評許四處游走「唱衰中港」,相信許到澳洲只是基於個人考慮,估計在英國生活不容易,澳洲相對英國物價較低有關。

對於許聲稱要到澳洲繼續游說工作,及澳洲當局批准許入境,陳雲生認為,澳洲和新西蘭在內的五眼聯盟對《港區國安法》持反對態度,或認為許對他們來說有部分利用價值,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質疑許的作用如棋子。不過,陳認為許的利用價值於五眼聯盟不會持續很長時間,一是因為中國對外愈來愈開放,外國對中國的了解亦隨之加深;其二是許在澳洲只有「唱衰中港」,對當地社會毫無貢獻,相信他在澳洲的生活亦不會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