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麗工友英雄杜振豪:好似發緊夢

星島日報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圖右)一直協助海麗邨工友發起罷工。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圖右)一直協助海麗邨工友發起罷工。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海麗邨僅二十多名外判清潔工發起的十日罷工,竟可一石激起千層浪,更揭發其他屋邨同有外判工被剝削。這場罷工,不僅逼使資方妥協,答應加薪及以獎金方式發還遣散費,亦令外判商背後千絲萬縷的關係曝光,給予政府一定壓力。對此,一直協助工友的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形容「好似發緊夢咁」,首次籌備工潮即取得「大成功」,為他與社會運動注下一支強心針。

十一月一日,海麗邨更換清潔承辦商,外判清潔工驚覺自己失去遣散費,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八日介入事件,至十二月二十七日開始罷工,十日後勞資達成共識。由接觸工友到工潮完結,僅在兩個月內發生,社會對罷工極速獲得「勝利」都感到好奇。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不敢邀功,認為事件成功全靠天時地利人和,另有很大部分應歸功於海麗邨區議員楊彧。

「外界一般難以取得工友信任,他們亦會衡量哪個人才可幫到自己,許多人諮詢意見後,便不見蹤影,更多人希望不用出頭就可取回自己應得的權益。」杜振豪認為,今次罷工成功,首要原因是工友本身關係深厚,非常團結;其次是有賴區議員每日在區內了解最新情況,爭取街坊支持。

罷工的決定,當初由工友在首次員工大會上主動提出,令杜振豪非常驚訝,曾擔心他們不明白背後需要承擔的後果,嘗試勸喻及減慢事件節奏。罷工第三日,他留意到工友出現信心危機,憂慮只得少數人能否取回遣散費,更有部分工友因不同原因離開罷工行列。

「佢賺咁多,工友遣散費得廿萬其實好少,無諗過公司態度依舊強硬,兩日後我開始有點擔心。」杜說首兩日工會發布新聞稿,以為承辦商會讓步,然後結束行動,未有預備要打持久戰。不過,元旦籌款成了事件的轉捩點。「工友開頭話要戴口罩,又拒絕拿籌款箱,覺得叫人畀錢自己好奇怪,後來有許多市民捐款支持,結果所有人都各自背上籌款箱。」全靠香港市民支持,工友才開始重拾信心,繼續抗爭。

工潮過程中,曾發生令杜振豪感動的事情。他憶述,十一月十三日,民順代表楊先生突然要求與工友於屋邨辦事處開會,商討遣散費事件。他讚賞工友非常醒目,知道一入辦事處,自己就會因被拒絕內進而未能參與會議,因此「拉大隊」去垃圾房開會。他又指,楊先生會上曾出言侮辱:「你哋有甚麼問題可以去勞工處,唔使係街邊求其搵個人幫手。」杜振豪仍未反應過來,但工友群情霎時洶湧,站起來反罵對方不尊重。

杜振豪去年三月才加入職工盟,初來乍到,被分配到社福範疇,後來清潔及保安範疇有空缺,隨即申請調組,不足一年即立下汗馬功勞。為甚麼偏要選服務清潔及保安工友?原來他的母親曾任清潔工,父親又當過保安員,因此產生一種情意結。「說來慚愧,由於工作太忙,沒有太多時間與家人溝通,亦未於父母退休前,了解他們的工作狀況。」雖然如此,他仍希望成為社會其中一股改變的力量,為最基層的一群發聲。

總結今次海麗工潮,杜振豪覺得非常夢幻,「好似發緊夢咁」,自己首次籌備罷工,即取得「說出來不會面紅」的勝利,為自己、工會、甚至社會運動,注下一支強心針,「今次可告訴香港人,原來行出來,係可以爭取到權益!」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