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清潔當做騷 街市晚晚群鼠亂舞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楊屋道街市:有老鼠在街市通道上競跑。
楊屋道街市:有老鼠在街市通道上競跑。

疫情期間多個公共街市爆疫,同時被揭鼠患嚴重,食環署聲稱進行深層清潔消毒及密集式滅鼠,統統「得把口」!本報直擊近日多個街市再有惡鼠橫行,紅磡街市老鼠不分晝夜追追逐逐,檔販形容鼠患如「死症」;荃灣及黃大仙區街市衞生未見改善,老鼠晚晚左穿右插。專家指街市鼠藥不足、位置錯,批評食環署只着重門面工夫,立法會議員亦斥大清洗未見成效,署方治鼠顯得束手無策,狠批部門「日日白𢭃人工,等收工!」

紅磡街市早前出現至少15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8月上旬需關閉兩日進行深層清潔消毒。惟鼠患問題近月湧現,其中一檔空置的雞鴨檔更淪「老鼠樂園」,多隻老鼠不分晝夜於店舖雞鴨籠中游走。即使有人行過,老鼠亦只暫避陰暗處,一會兒又出沒追逐。

「清完咪又係咁,一樣有老鼠出嚟!」該街市乾貨檔販坦言受鼠患問題困擾多年,儘管食環署已進行大清洗,老鼠仍頻頻出沒,最近亦目睹有老鼠咬爛附近檔販貨物;場內亦有菜販指最近目擊老鼠出沒,形容鼠患猶如「死症」,根本無法根治。

大清洗未觸及鬼祟罅隙

九龍城區議員任國棟指,該街市鼠患嚴重,即使日間亦見老鼠出沒,老鼠走勻街市各區,肆虐乾、濕貨區,以至魚檔等。任指早前該街市出現多宗確診個案,食環署曾進行大清洗,但清洗範圍往往僅局限於公眾地方,部分鬼祟罅隙未有徹底清潔,如部分店舖之間約兩吋半闊的空間就成為老鼠的「安全通道」,增加滅鼠難度。

黃大仙大成街街市爆疫期間同時爆鼠患,8月中被揭群鼠「圍噬豬殼」事件,事後食環署安排人員進行深層清潔及放置捕鼠器。不過,近日鼠患重臨,記者於傍晚檔販收檔時,發現街市地上滿布殘肉、菜碎,餓鼠空群而出,5分鐘內10多隻老鼠出沒,部分爬到肉檔砧板上,再沿喉管竄去,部分在通道上旁若無人走來走去。「我試過一年捉咗200隻老鼠!」該街市有檔販指鼠患問題持續多年,又指街市關門後,地下樓層鼠量驚人;記者採訪期間亦有老鼠從身邊閃過。

此外,曾出現確診個案的荃灣楊屋道街市,日前晚上當清潔工人完成日常清潔後,近楊屋道的出口迅即有多隻老鼠出動,大部分聚集在店舖攤檔陰暗處,亦有部分在通道上左穿右插,四出覓食。

「得10盒、8盒老鼠藥,啲老鼠餓死都未毒死啦。」香港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會長梁廣源早前曾到訪大成街街市,直指街市應該放置老鼠藥的位置未落藥,且藥餌只有約10盒左右,部分老鼠籠更用至生銹也未換,根本不足以應付鼠患。他估計要根治鼠患,至少要使用100盒鼠餌,老鼠籠的數目亦要增加。他批評食環署的滅鼠工作只注重門面工夫,以致全港街市受鼠患問題困擾多年。

議員促用新科技治鼠患

「食環署應盡快交出亮麗成績,否則畀人覺得係白𢭃人工!」議員柯創盛亦指,街市鼠患問題困擾顧客及商戶多年,惟最近各區街市的大清洗成效亦只屬一般,促食環署進行更深層的清潔,以及使用新科技根治鼠患。

食環署發言人指,今年1至9月期間,大成街街市、紅磡街市及楊屋道街市分別接獲8宗、4宗及6宗鼠患投訴。

署方10月開始陸續在轄下大部分街市推展密集式滅鼠行動,第一階段涵蓋位於黃大仙區、油尖區等人流較多的街市,每晚於街市結束營業後徹底清理垃圾及清洗街市通道和溝渠,並在深夜時段於街市範圍放置大量捕鼠器加強滅鼠。而署方轄下大部分街市會按其實際情況每3個月安排一日提早一小時關閉,以進行深層清潔消毒工作。

圖/文:專案組



有老鼠於空置雞鴨檔內互相追逐。(讀者提供)
有老鼠於空置雞鴨檔內互相追逐。(讀者提供)
紅磡街市:紅磡街市曾一度關閉兩日大清洗,惟現今仍有老鼠出沒。
紅磡街市:紅磡街市曾一度關閉兩日大清洗,惟現今仍有老鼠出沒。
楊屋道街市:有老鼠(紅圈示)爬上肉檔的砧板,再竄上附近的喉管。
楊屋道街市:有老鼠(紅圈示)爬上肉檔的砧板,再竄上附近的喉管。
楊屋道街市:楊屋道街市晚上有老鼠匿藏攤檔陰暗處。
楊屋道街市:楊屋道街市晚上有老鼠匿藏攤檔陰暗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