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三文治】港人裸體聯署,暴露私隱

陳雲專欄作家

泛民發動市民用個人名義發起校友聯署,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修訂。這些校友聯署,大部分有真實姓名、畢業年份及修讀科系。幾日之前,有學者整理出香港人口年齡層的政治意向分析,證明聯署的人大部分出生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

香港人也許又幫了中國或親美民主黨做了香港人口年齡層的政治意向探測。這些政治信念問題,是港府統計處也不敢問的,現在港人主動獻身,上報了給有關組織(如中、美政府)知道。這麼多政府知道你的政治信念,逃犯條例修訂就快通過,你現在是否覺得自己好安全呢?

本來,這些團體的理事會或總幹事是可以直接發表反對的,這是匿名的、組織層面的反對,成員非常安全,但這些團體不做事,偏要你自己申報名字及畢業年份、大學科系來表達個人反對。

聽聞有一個公會組織,自己不用理事會的名義發表抗議,保護成員,反而要成員拋頭露面,要求公會成員個人拍照上載來表達抗議逃犯條例修訂。不單止講出姓名和行業,還有可能方便中港政府做人面辨識。

發表聲明,團體做就無事,個人出名就有事。組織就是集體出名,無事。聯署是個人出名,有事。泛民常說要靠組織,鼓勵支持者用公司和組織參加功能組別,不民主的特首選委也鼓勵成員參加,到了反對逃犯條例的生死關頭,北京可以辨認反對者的生死關頭,就叫人用個人名義具名聯署,附加畢業年份和大學科系。

香港人,愛泛民?被綁架者愛上綁架匪徒,叫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大數據之後,是抓出領袖。幾年前的社運領袖忽然出現,在面書發文號召聯署發起人接觸他,商討進一步行動。明明是個體參加,不標明誰是發起人,為什麼要找出發起人呢?

這是《義士名冊》事件重演,甚至是武俠小說中的《天地會名冊》重演。清朝乾隆年間就發生過的計謀,周星馳電影也做過,號稱聰明的香港人,一遇到政治就中計,次次都畀多隆出賣。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