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研究東鐵扶手多惡菌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捉緊列車扶手隨時沾染耐藥性惡菌。(李志湧攝)
捉緊列車扶手隨時沾染耐藥性惡菌。(李志湧攝)

港鐵扶手多細菌已不是新鮮事,但香港大學最新研究揭示,東鐵線成為「最毒」線路,這條每日近一百二十萬人次使用的香港深圳跨境鐵路,客運之餘更將耐藥性細菌由內地「跨境」運港。港大檢測出東鐵線扶手細菌抗藥性基因最高,透過乘客不斷轉乘而散播社區抗藥菌至全港。專家相信該細菌來自深圳豬場,但該區已沒有豬場,相信是活豬運到邊境檢驗站後污染鄰近區域,再將耐藥性細菌經人流及車流帶到本港。

港大在校園裏招募了六位志願者參與研究,並將他們分派到八個不同港鐵線路,要求他們在車廂中接觸不同的扶手長達三十分鐘。研究人員每日會於早上及夜晚採集他們雙手的細菌樣本,並於為期三周的研究中每條港鐵線各採樣三次。

測出五種抗藥性細菌家族

研究結果發現一個有趣現象,港鐵不同線路的車廂細菌具有地域性特質,例如馬鞍山線鄰近城門河,由於城門河污染情況嚴重,因此馬鞍山線的扶手檢測出較多水生及污水細菌。西鐵線行經新界鄉郊,其車廂檢測出一些只在海拔一千米出現的細菌及微生物群落構成,但一到繁忙高峰時段及夜晚,細菌經乘客帶動下已游走至各個線路,並出現高度混合。

雖然研究未有在港鐵車廂中找出嚴重致病原,但發現東鐵線車廂扶手的細菌抗藥性基因相比其他線路較高,並以臨床抗生素應用相關的抗藥性基因為主,且在早上時段檢測出異常較高的比例,與其他線路相異。學者因而推斷,最大機會是深圳過境乘客將這些耐藥性細菌經東鐵線「跨境」帶入香港。至於馬鞍山線唯一可換乘的線路便是東鐵線,因此馬鐵檢測出的耐藥性細菌含量亦幾乎與東鐵線相同。種類方面,東鐵線共檢測到五種抗藥性基因細菌家族,馬鐵則測出四種。

負責研究的港大生物信息學博士康康表示,東鐵線檢測到的耐藥性細菌主要對抗生素「四環素」及「萬古黴素」的抗藥性較高,而此兩種抗生素主要應用於豬場飼料中,並常見於珠江三角洲的土壤中。經東鐵線乘客轉線後,這些耐藥性細菌就會蔓延至不同線路,建議在邊境地區如關口及機場,採取更多抗菌措施阻擋耐藥性細菌傳播。

生豬過境檢疫後 帶菌出外

香港農業專區發展協會主席鄭嘉成表示,本港所有豬隻都經文錦渡入境,深圳雖沒有豬場,但其檢驗站都鄰近邊境。香港禽畜業聯會會長譚國柱說,即使深圳無豬場,但估計市民往來街市等地也會沾染到相關細菌,「喺深圳啲街市買完嘢,再搭東鐵嚟香港,一樣會播到菌,唔一定附近要有豬場。」由此推算,生豬過境前集中檢疫及運港所經路線,形成了一個像豬場般的環境,帶耐藥性細菌出外。

港鐵:車廂定期塗殺菌劑

港鐵表示,一直有定期及按需要額外清潔各線車廂及車站設施,包括在列車每日投入服務前清潔車廂,亦會每四小時以一比九十九漂白水清潔車站內乘客經常接觸的地方,如扶手電梯、售票機、增值機、出入閘機及升降機等。港鐵亦會定期在車廂設施塗上「納米銀二氧化鈦」殺菌劑。就港大研究,港鐵表示會進一步了解。



東鐵線每小時載客量達到近六萬人次。
東鐵線每小時載客量達到近六萬人次。
東鐵線每日近一百二十萬人次乘搭,經常人多擠迫。
東鐵線每日近一百二十萬人次乘搭,經常人多擠迫。
乘搭鐵路列車時,市民都會不期然地緊握扶手避免失去平衡。
乘搭鐵路列車時,市民都會不期然地緊握扶手避免失去平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