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攝影師雪崩獲救 感恩「回饋」雪巴人

星島日報
黃尚強(右)嘗試代雪巴背夫背起廿五公斤的行李,走了十分鐘的路已捱不住。
黃尚強(右)嘗試代雪巴背夫背起廿五公斤的行李,走了十分鐘的路已捱不住。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大災見大愛,港攝影師黃尚強遠赴尼泊爾攀山遇地震雪崩,登頂不成,卻得當地的雪巴人救助及無私分享,眼見他們家園盡毀,要在戶外搭棚棲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登山客,看到他們有需要,我必須用自己的技能去幫助他們」,促使他發起網上籌款,又計畫十一月回訪,確保捐款用得其所,屆時再戰鳥峰。記者羅嘉凝

過去三日記者透過電郵往返,訪問身處海拔二千六百米Ghat Village的黃尚強(Eric)。廿四歲的他去年十一月,首到尼泊爾初嘗攀山,目標是登上海拔六千一百八十九米的鳥峰,但因隊友有高原反應而在海拔五千八百米放棄攻頂,今年四月十八日他再次試攀,原打算攻頂後同月廿九日返港,卻遇上七點九級大地震。

上月廿五日地震一刻,Eric正穿越海拔五千三百六十米的Chola Pass出口,雪崩湧至,幸雪巴人登山嚮導Nima在危急關頭將他拉走,「他大可以離我而去,但他並沒有這樣做,反而很緊張及擔心我有否受傷」,Nima更收留他到自己家中暫住。

見到村中其他雪巴人房屋因地震盡毀,要在戶外搭棚棲息,而時值雨季,容易引發山泥傾瀉,巨石從高處滾下隨時會擊中他們的帳棚。有雪巴農夫談及家園盡毀崩潰喊泣,有老嚮導慨歎窮畢生積蓄建家,卻毀於一旦,「他們物資短缺,但仍邀請我到帳篷喝茶、吃東西,待我如他們的家人,這份無私分享的精神令我很感動!」

「雪」在藏語中意為東,「巴」意為人,雪巴人即表示「來自東方的人」,Eric說當地雪巴主要收入來自充當登山客的嚮導和背夫,但每背一公斤僅賺到四毫港元,地震加上雨季令登山客大減,他們難有足夠金錢重建家園,「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登山客,看到他們有需要,我必須用自己的技能去幫助他。他們寂寂無聞將登頂的榮譽獻給我們,用性命去保護我們。」

Eric將原本九百美元(近七千港元)作攀山及生活費,分一半捐給災民,並決定留守山上至周五,延至周日才回港,並於網上發起籌款,目標一萬美元(七萬七千多港元),現時已籌到八千美元,捐款人全是他的親友,他將捐款親手交到受影響的雪巴人手上,並在旁拍攝紀錄。為了確保捐款用得其所,他計畫十一月再到尼泊爾村落探訪,並第三度挑戰鳥峰,「在這高難度及漫長的登山路綫上,透過苦行,你會開始認識及了解自己的想法」,往後亦將愈爬愈高,目標要成為首個不使用任何氧氣供應成功登上珠峰頂的香港人。相關新聞刊A27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