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泊的價值

·2 分鐘文章

撰文:李永適
攝影:凱斯.拉辛斯基 KEITH LADZINSKI

廣大到看不見湖面的盡頭、夏天可以衝浪、冬天可以從浮冰跳進冰冷的湖水裡游泳,坐落在北美的五大湖:蘇必略湖、休倫湖、密西根湖、伊利湖和安大略湖,你可能叫不出每座湖的名字,但它們的淡水總蘊含量超過全世界地表淡水的五分之一、占全北美洲地表淡水的84%。

五大湖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水系,有4000萬人生活在這個集水區,在這一期雜誌裡,作者提姆.佛爾格形容五大湖是「這片大陸上最珍貴的資源,比石油、天然氣或煤炭不知珍貴了多少。」人們喝湖裡的水、捕湖裡的魚、在湖上運送貨物、在湖邊耕種,而且在沒有湖就不會存在的城市裡工作。

當我們不斷關注著世界各地發生的極端氣候事件,像是澳洲與美國西部的野火、北極與喜馬拉雅山的融冰、南極冰棚的崩解,卻很少注意到五大湖面臨的氣候威脅;我們知道亞馬遜雨林是世界之肺,卻不知道大氣中的氧氣,約有一半的含量是由全世界海洋、河流、湖泊裡的矽藻提供。科學家已經在五大湖辨識出大約3000種矽藻,尚未發現的可能還有許多。在顯微鏡底下,它們看起來是所有生物中最異常美麗的一種。健全的矽藻支撐了湖泊生態系,加拿大的湖泊生態學家發現,當冬天變暖,湖冰上的積雪開始消失,矽藻也變得更小而且數量更少。

五大湖是北美洲最後一次冰期的遺產,1萬1000年前冰河後退時鑿出了盆地,在3000年前才發展出今日的輪廓與水系,可以說比最古老的埃及金字塔還年輕。

人們在冰河雕出來的五大湖沿岸生活了數千年,長達7987公里的湖岸線更是美國貨物運輸與貿易的重要命脈,然而如今無論是又冷又深、岸邊長著樹林的蘇必略湖,或是又暖又淺、有工業城市環繞的伊利湖,都面臨嚴重的農業逕流、都市汙染、入侵物種威脅原生物種的問題。

每座湖都有自己的故事,然而世界各地的水域面臨到的困境卻如出一轍:人類活動帶來的汙染與破壞。即使是龐大的五大湖,卻依然脆弱而且易受威脅,我們也該想想自身仰賴的河川與溪流承受了多少環境壓力。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