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炭駿洋邨準住戶怒吼 徵隔離營又掀火頭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防暴警員驅趕示威者,施放至少一枚催淚彈。
防暴警員驅趕示威者,施放至少一枚催淚彈。

新冠肺炎持續肆虐,隔離營面臨逼到爆,政府擬徵用烏溪沙青年新村及火炭駿洋邨作隔離營,隨即惹地區人士反對。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昨到沙田鄉事委員會與地區人士會面,大批居民在外包圍,防暴警員到場戒備,氣氛緊張,最後,徐德義在警察護送下離去。除另覓隔離營惹來爭議外,政府日前公布「指定診所」接收患者的措施更挑起連串示威及縱火,其中,昨晚有逾百人在將軍澳尚德邨堵路,抗議政府在該區設立指定診所,防暴警員到場驅趕,並施放至少一枚催淚彈,現場消息指有人「中彈」倒地。

另擬徵用烏溪沙青年新村

現時政府使用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鯉魚門公園度假村及北潭涌度假營作為隔離營,共九十七個單位。徐德義日前表示已用了八十個單位。隨着新增個案,上述隔離營勢將爆滿。據了解,政府曾接觸管理烏溪沙青年新村的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暫時未有定案。

至於駿洋邨,沙田區議員麥梓健說,前日網傳未入伙的該邨將成為隔離營,他為此向民政事務總署查詢,昨獲對方口頭確認該邨會是隔離營選址之一,但沒有時間表。他不滿政府無諮詢地區意見,居民反映擔心一旦設營,將增加社區爆發疫症的風險,「當中唔少該邨嘅準居民等咗多年先上到公屋,就快準備攞鎖匙先咁搞!」

本報記者昨到駿洋邨視察,發現該邨範圍被水馬圍封,附近一帶更有防暴警員駐守及巡邏。該邨準住戶湯先生反對該邨作隔離營,他一家三口等了約十年才於去年尾接獲房屋署通知,今年二至四月可以入伙,然而,若此邨成為隔離營,相信「有排都入唔到伙!」另一準住戶林先生同樣反對,指該邨附近多為民居,人煙稠密,社區爆發風險高。

徐德義昨午到沙田鄉事委員會與地區人士會面,多名沙田區議員率逾五十名駿洋邨準住戶、居民在外集會,要求徐德義出來交代,邨民高舉橫額及標語,反對駿洋邨為隔離營。議員及邨民逐一發言,又叫口號:「還我駿洋,政府無能,拒變隔離營!」徐德義於七時四十分離開沙田鄉委會,由防暴警員開路,登車離去,期間接過居民的標語,但沒有接收區議員代表遞交的請願信。

除隔離營引起爭議外,指定診所同樣挑起社會矛盾。有身穿黑衣和戴上口罩的示威者於昨晚八時半在將軍澳政府綜合大樓集合,反對坑口設立「指定診所」,其後遊行至尚德邨停車場外,悼念去年十一月於該停車場高處墮下的周梓樂及去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發現浮屍於魔鬼山對出海面的職業訓練局青年學院的十五歲女生陳彥霖。

警放催淚彈 傳擊中在場人士

昨晚約八時,有市民在尚德邨停車場外設置花壇,又有人點起蠟燭,其後晚上八時零九分現場發起默哀一分鐘的儀式。至於停車場二樓的行人通道,有市民於通道外牆掛滿了大量紙鶴,現場有人設置椅桌及便利貼,供他人寫下悼念字句,而在地面的一處牆壁上則貼有其畫像;同時間有一批黑衣人在附近揮動旗幟。

至晚上十時,防暴警方到場驅趕,惟黑衣人仍不肯離開,警方施放至少一枚催淚彈,現場消息指有人「中彈」倒地。此外,九龍灣麗晶花園昨晚九時,亦有人抗議興建「指定診所」,現場亦有防暴警員觀察情況。



徐德義(左)昨到沙田鄉事委員會與地區人士會面。
徐德義(左)昨到沙田鄉事委員會與地區人士會面。
駿洋邨現時仍未入伙,且四周被水馬圍封。(朱先儒攝)
駿洋邨現時仍未入伙,且四周被水馬圍封。(朱先儒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