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演戲可以去得幾盡?Nicole Kidman 11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電影妝容造型

Nicole Kidman是現今世代最傑出的演員之一,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這位奧斯卡女星塑造了各種各樣的角色,在螢幕上以可感知受到她的魅力和以不同方式進入角色,又或是離開她的舒適區。在很多情形下,Nicole Kidman以「激進」的方法進行了身體、樣貌的轉變。無論是變身為另一種令人嘆為觀止的美麗,還是讓自己變得面目全非,對於Nicole Kidman來說,為了說故事的精神中,沒有任何細節是不重要的。在此,我們回顧一下她多年來最大的美麗轉變。

Moulin Rouge!, 2001

在Baz Luhrmann這部轟轟烈烈的音樂劇中,Nicole Kidman扮演Satine,一個紅磨坊的舞者(以法國康康舞者Jane Avril為原型),側身捲起深紅色的波浪,再以紅唇相襯。

The Hours, 2002

為了拍攝《小時代》,Nicole Kidman每天花三個小時扮演英國作家Virginia Woolf,最引人注目的是戴上一個假鼻子,成為當年頒獎禮的話題。

Birth, 2004

在《Birth》中,導演Jonathan Glazer將Nicole Kidman的Anna想像成「一個讓所有魅力消失的人」,這意味著Nicole Kidman將她標誌性的紅色波浪換成了黑髮的精靈髮型。

The Paperboy, 2012

在犯罪劇《The Paperboy》中,Nicole Kidman與Zac Efron一起出演了這部電影,她化身成金髮女郎,還有Highlight的層次、翹卷眼睫毛和粉色嘴唇。

Paddington, 2014

為了成為這部兒童電影的常駐反派 – 博物館館長Millicent Clyde,Nicole Kidman換上了一個金色Bob頭,每一絲頭髮也在演戲。

Top of the Lake, 2017

在BBC電視劇的第二季中,Nicole Kidman扮演Julia Edwards,「演繹了一個美麗、堅強、女權主義的母親,但同時也很脆弱」,化妝師渡邊紀子談到這一轉變時說,這包括白色曲髮和假牙。

How to Talk to Girls at Parties, 2017

這部科幻浪漫喜劇中,Nicole Kidman扮演博阿迪西亞女王,這個角色看起來與David Bowie在《Labyrinth》中扮演的妖精國王一樣,留著尖尖的鯔魚頭,膚色蒼白,還畫著大膽的翼狀眼線。

Boy Erased, 2018

Nicole Kidman為了扮演一位南方小鎮的母親,戴上了一頂金色假髮,預告片一出,立即成為互聯網上的話題。

Destroyer, 2018

在Karyn Kusama的新黑色犯罪劇《Destroyer》中,「Nicole Kidman最令人瞠目結舌的轉變之一是發現她戴著一個生活化和凌亂的頭髮,還化上了邋遢的、被時間磨損的皮膚,旨在描繪一個生活艱難的真實女人」,化妝師Bill Corso說。

Being the Ricardos, 2021

為了在《Being the Ricardos》中扮演Lucille Ball,Nicole Kidman將她的頭髮染成紅色,以配合Lucille Ball著名的深紅色。她還佩戴了經過微調的面部假體,幫助她實現了一個新的鼻子和更薄、更高的眉毛。

The Northman, 2022

在《The Northman》這部基於Amleth傳說的史詩電影中,Nicole Kidman扮演了Gudrún女王。她體現了維京人的美貌,擁有紅潤的膚色和長到臀部的草莓色金髮,並且編成複雜的辮子。

原文刊登於《Vogue UK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