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收復東部失土 俄軍刑求民眾案例紛浮現

(法新社烏克蘭庫皮揚斯克19日電) 烏克蘭軍隊收復東部地區大片失土後,伊久姆(Izyum)男子欽迪(Mykhailo Chindey)敘述遭俄軍刑求的痛苦回憶。

67歲的欽迪告訴法新社,被抓的「第2天,他們就打斷我的手臂。1名士兵抓住我的手,另1人用金屬棒打我手臂。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對我施虐兩小時」。

他說:「我在某個時間點失去知覺。我流了很多血,他們還打我的腳跟、背部、腿部和腎臟部位。」

在伊久姆一家醫院,欽迪開始小心翼翼地重新走路。

他說,基輔軍隊轟炸他家附近的一所學校,造成「許多」佔領當地的俄軍死傷後,他隨即遭到逮捕。

當局懷疑欽迪向烏國士兵提供攻擊座標,調查人員要求他透露與烏軍的所有通話內容。

欽迪表示:「他們用袋子罩住我的頭,把我帶到某個地方。當他們把袋子拿掉後,我認出那個地方,就是伊久姆的警察局。」

欽迪的經歷只是最近從烏東傳出,民眾遭俄軍刑求和任意拘留的案例之一。

基輔部隊本月在反攻中光復了多個城鎮,包括伊久姆、巴拉克列亞(Balakliya)和庫皮揚斯克(Kupiansk)。

烏克蘭警察首長16日表示,當局在東北部哈爾科夫(Kharkiv)先前由俄軍控制的地區發現了10多個「刑求室」。

欽迪帶法新社記者看一間狹小潮濕的地下室牢房。他說,在烏軍抵達前,他與多達7名囚犯被關押在裡面12天。眾多拘留者被關在兩層地下室的10多間牢房。

欽迪說,「我可以聽到其他人遭到審訊,每天24小時都可以聽到尖叫聲」,1名男子在牢中喪命。

在警局1樓,1名年輕官員從烏國第二大城哈爾科夫前來調查戰爭罪行。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坦言:「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完成。」

調查人員必須檢查所有證據,以便與基輔郊區布查(Bucha)和其他可能出現戰爭罪行之處發現的證據進行比較。

這名官員說,18日抵達伊久姆的調查人員將檢視民眾所說的刑求案例,他們將在那裡停留4到5天。(譯者:施施/核稿:陳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