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薪者捱餓、小狗失救、舉報氛圍︰這是澳門半封城的一週間

澳門半封城一週過去,全民檢測開展到第11輪,確診個案仍有續增。42歲經營車房的朱先生直批政府反應「不夠」、「太慢了」。「看看國內、珠海,其實一有狀況,是好快(封城)的」,在電話裏頭的他快速思考一下,說不知道是否因為澳門「沒有專業人士」,導致收效甚微。

6月18日,澳門爆發新一波疫情,確診個案在2週內累計破千。7月11日,政府實施7天有限度禁足,截斷社區傳染源,其後宣布措施延至22日。截至17日,澳門累計有1765宗確診。

這段期間,當局實施嚴格的防控措施:戴錯口罩會被檢控;狗隻不能上街便溺;上巴士要有許可證。但是同一時間,亂象四出引發爭議:僱主無須出糧;隔離酒店員工爆疫;完成隔離者需再次隔離。7月15日,一隻處於封控大廈的小狗因噎到窒息,獸醫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到場,小狗最後失救死亡,事件引來公眾反彈,當時一名政府醫生回應稱,「市民需懂得為動物做急救」。

特首賀一誠自7月1日起,已連續18日沒有露面。如今半封城再延5天,朱先生認為,為了回復正常生活狀態,還是要繼續封下去。他明白,那不是件簡單的事,但如果國家隊有人出手,「就會沒事。」至於國家隊的人選,「可以是解放軍」。

放眼澳門,也不是每個人都對清零抱有信心。在每日1快測、2日1核測的高頻率下,人們開始抗疫疲累,討論是否應「共存」。吊詭的是,在賀一誠強調「不會躺平」之後,針對違規者以及抱有共存想法的人,一套民間自發的舉報批鬥機制正在出現。

無薪者、失業者:不是病死便餓死

電話接通以後,Jassy開始飛快地說,「這跟兩年前不一樣,兩年前也有封城,只是一兩個星期就回復正常。但現在好令人擔心,已經有好多家務工確診了。我們現在已經沒工作3個星期了。」

Jassy是澳門進步家務工工會主席,在澳門當家務工已經7年。她記得,疫情在社區爆發那天,僱主問她要不要待在她的家,直至疫情過去。當時Jassy正在外面,擔心自己已經暴露在風險之中,她不想感染僱主家中老人跟小孩,所以拒絕了,「我留在自己家裏」。

澳門進步家務工工會負責人Jassy和她的伴侶。
澳門進步家務工工會負責人Jassy和她的伴侶。

根據勞工局的數字,現時澳門有超過25000名移住家務工,當中最多來自菲律賓及越南。跟香港不一樣,法例沒有規定僱主必須為移工提供住宿,僅需每月支付最少500元(澳門幣,下同)住宿津貼。像Jassy一樣,多數移工會與同鄉一起合租單位。

後來,Jassy鄰居確診,僱主給她付足了整個6月的薪水,叫她不要出門。不過,Jassy沒有歡天喜地,因為下一個問題接踵而來,「我現在擔心這個月了,因為我沒法上班。」按照勞工法,僱主在封城期間無需支付薪酬。在網絡上,就有任職私人企業的市民,表達自己被迫放無薪假的窘境。但對於月薪只有約4500元的移工來講,消息更是與生存掛勾。

6月中旬開始,Jassy幾乎每天都收到求助電話,目前積累過百個。她坐在床上, 翻着一本A4大小的筆記本,上面列滿接到的求助。她按不同原因、地區劃分,寫滿好幾頁:大多數移工突然被告知無限期放假,沒薪水了,吃的已經很將就,但各類用品和物資都不夠。

燃眉之下,Jassy向慈善團體和領事館求救,甚至打電話到香港的移工團體「請教」,但在政府規定下,這些場所都必須關閉。有團體知道後,悄悄給Jassy送來乾糧等物資,但她看着眼前一疊疊求助資料,感覺再多也不夠分,當中更有不少移工被困在黃碼、紅碼區。「我只好點算目前物資能分給多少人,然後再跟團體回報,希望他們可以再送多一次,」她說。

截至7月14日為止,有67位菲律賓移工確診,當中有45位已康復完成隔離。目前,Jassy表示自己的糧食仍足以「生存」,但面對無止境的禁足,她也不免擔心,「我們還未因病毒而死,就已經被餓死了。」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719-hongkong-macau-partial-lockdown-after-one-week/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