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薯做小事 製文宣冀打動中產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反修例運動至今5個月,各種文宣應有盡有。無數設計師在背後出力,包括兩個30歲出頭「熱血小薯」。「熱血小薯做小事」是一個以插畫為主的文宣專頁,由男的「文字薯」和女的「畫圖薯」,一個在香港另一個在倫敦開設。他們的作品大多以抗爭者為主角,畫出與政權對抗。作品線條簡潔,顏色鮮艷。黃色的抗爭者,遇上紅色的警察、政府或維尼熊,在深灰色背景下,兩者極端的狀態突出,配上短句,希望吸引政治冷感的中產關注。

專頁最初以懶人包為主,以十張圖概括612、616、71、811等大事。後來,愈來愈多人做懶人包和抗爭日程表,他們就開始進行「文化輸出」。文字薯認真地道:「我有預想過香港最壞的情況是輸光,我們要去保留一些香港的東西。」故此,他們除了將懶人包翻譯成不同語言,又會以廣東話拼音介紹一系列的「革命俚語」,如「手足」、「發夢」、「接放學」、「出魔法」等。

與別的文宣不同,兩小薯認為,深黃或勇武者,不用多說也知道行動的意思,因此他們想突破同溫層,拉攏更多屬中產階層的淺黃、中間、淺藍的支持。兩人有感大多數中產都是淺藍至淺黃,他們的社會地位和資源對運動十分重要,假如每月有人願意多課金$1000,已經有很大分別。於是,兩小薯希望透過較易入口的方式,梳理抗爭行動的前因後果,希望中產明白不再政治冷感。比如說,他們會盡量少字多圖,用較溫和的語氣表達對政權的控訴,再鼓勵讀者自行思考抗爭者行為是否合理。面對藍絲留言攻擊,他們會分析回應,再用新聞連結回應散布假新聞的人。

雖然題材沉重,但兩小薯親切的畫風,圖片說明上鼓勵的字句,能讓讀者心頭一暖,就像Facebook頭像的的黃色「小薯」。畫圖薯笑指:「其實當初這樣畫是方便自己,黃色一舊,然後加頭盔、兩粒眼、口罩、穿上黑色衫black bloc,就完成了。」

文字薯一句句「我們除了傷感,更應該要振作」、「我們要裝備自己的身體,更要裝備自己的心靈,更堅定地挑戰強權」,都是他們發自內心的呼喊。數個月來,經歷過極度的傷心、憤怒、氣餒,他們很想為同路人打氣。兩小薯相信,在憤恨和悲痛外,保持內心熱血才能找到新的出路。

圖畫的力量

反修例運動6月初爆發。當時擔任禮品公司網絡小編的文字薯,正思考可以為這場運動做甚麼時,見到有人說沒有懶人包或文宣記錄事件。他隨即想到可用自己當小編的經驗,聯絡上一位很會畫畫,剛從英國放假回港的老朋友畫圖薯。二人相約在酒吧聚舊,摸著酒杯。他們先製作612懶人包,後來開設專頁「熱血小薯做小事」,取自「small potato」小人物的意思,意指熱血素人想做一些小事。

畫圖薯有感繪畫可以超越現實。比如說,當人人都影獅子山上的直幡時,畫畫就可以任意在山加上不同元素,甚至將獅子山搬上搬下,圖像也較文字更吸引眼球。他們也嘗試過製作動畫,但耗時長,畫一秒都用上一兩日,就決定以插畫為主。

「熱血小薯做小事」專頁成立至今,有2萬多追蹤,不少作品都達逾萬分享,房慧真、喬靖夫、門小雷等人都曾分享他們的畫作。大部分關注專頁的人都來自台灣和英國,正是兩位小薯的人脈所在地。

文字薯:不計較like和share

文字薯是個身材高瘦、戴眼鏡的男子。他說話深思熟慮、思考時會皺眉頭,但一說到政治就滔滔不絕。他說自己是「政治L」,自小在父母的薰陶下關心政治,是18歲立即登記做選民的人。他的社交平台都是政治熱話,台灣、新加坡、印尼、以色列的歷史,他都關心。但多年來,他都感覺與中國切割,父母從不缺席的六四晚會,他卻從沒去過,「不是覺得不用平反,但會覺得是鄰國的事。」

文字薯愛看時事,又喜歡看漫畫。在大專讀動漫畢業後,赴澳洲工作假期。回港後,曾於禮品公司及政黨工作,當了差不多5年網絡小編。漸漸地,他學會了出貼文的技巧,要以特別的角度一擊即中。他又清楚小編的責任,即使自己政治取態較為偏激,卻不會在專頁上鼓吹人上前線或有任何行動,只會引導人了解這場運動更多。反修例開始之時,他正在一間禮品公司做市場推廣。他參與612、805兩次罷工後,惹來老闆不滿,「罷下罷下無了份工,做自己是有代價的。」

失去工作,反令文字薯有更多空間參與社運。他會到示威現場,站在中前線位置。雨傘運動時,他常到旺角前線,但現在他年過三十,雖未成家卻是供養父母的支柱,要背負的東西更多,不能再走得太前,「現在被拉,跟五年前被拉不同了」。他只好做好背後支援的角色,做文宣於他而言,是一種為前線打氣的方法。他希望不只有他在打氣,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能為香港打氣。因此,在工作假期中認識了很多台灣朋友的他,就由台灣開始做起。

近月收到台灣朋友問候時,文字薯都會順勢分享有關香港的事,並邀請對方分享熱血小薯的作品。後來,他就主動聯絡一些台灣政治KOL,與對方交流香港的資訊。專頁上,他偶爾會用一些台灣俚語,如「淚牛滿麵」(淚流滿面)、 「三小」(WTF)等,希望令台灣人更易懂。「其實我從來都不介意這個page的like和share,只要影響到一個人就足夠,影響到兩個人,我已經賺了。」

6月時,他飛到台灣參與「反紅媒」遊行,親身到場派發他製作的612懶人包。那是一個下著大雨的午後,他帶著一盒共800本剛印好的懶人包走到街上派發。當天,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個家庭,希望台灣的新一代也知道香港的事。由於時間緊拙,只有手心大小,四四方方的懶人包,竟印了足足8000港元。他打趣道:「幸好這次有朋友資助,下次要印便宜一點的,到藍營區再派!」

畫圖薯:勇武心、和理身的動畫師

畫圖薯是位女子,居於倫敦任職Freelance動畫師,是文字薯的大專同學。她有一頭及耳短髮,人一樣爽朗,說話時愛笑。她塗上黑色指甲油的手,主要為廣告製作動畫。閒時她也會畫插畫,筆下主角大多是流行文化人物,如Marvel英雄、八九十年代港產片角色等。2012年,因為反國教她才開始留意時事。在港時,她會遊行,但不是走得太前,以往未做過文宣。

運動爆發以來,她習慣一邊工作,一邊看直播。不能到現場,她更想在外地做多一點,會透過社交平台分享一些新聞,又會以熱血小薯的作品參與藝術展覽,希望告訴外國人:世界的另一邊正在發生這場反修例運動。她緩緩地說:「我在現場的話,體力上我是絕對比不上,唯有在背後做一些遠攻。我心裡面很勇武,但體力上做不到,那唯有做一個勇武的和理非,對嗎。」

「香港發生大事時,大家好累,無時間做文宣,反而我就有個buffer位畫一畫。」文字薯在香港睡了,畫圖薯就開始畫,文字薯睡醒時就能發布。811那天多區衝突,兩人各在地球一端趕製懶人包,瞬間就有迴響,Facebook上的圖輯至今已有逾4.6萬人分享。

畫圖薯的父母一直都是她的忠實粉絲,但雙方政見不同,最初她以為父母看到文宣後,會理解自己的政治理念更多。漸漸地,她發現父母每張圖都讚好,偏偏就不讚熱血小薯。灰心之際,父母更直接叫她「不要畫」、問她「為什麼畫戴口罩的人」、「怕不怕被人拉」。她坦言:「發現沒用,是非常不開心。」多次爭吵後,她只好限制父母在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內容,在他們面前避免提及政見。

把作品放到個人帳號,也受到五毛攻擊。她試過在一夜之內,收到上千個惡意留言,甚至被起底:「本身都會怕,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但既然行到這一步,又相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就無辦法回頭了。」她回應一兩次後,發覺多說也沒用,最後索性把這些留言全都保留在網絡上,不再理會。神奇的是,不久後這些人全都消失。

現在,她早上工作,晚上就抽時間畫熱血小薯的插畫。雖然辛苦,但她不想浪費一個多人關注的平台。這場運動不結束,她也有心理準備要一直畫下去。

終能成大事

兩小薯看得太多新聞,他們有時會反問自己:是否對一切習以為常?「那就休息一會,去吃喝玩樂,再想能為香港做多些甚麼吧。」他們始終相信,只要不麻木,每人多做一點,即使是人人都是小薯,都能成就大事。

「希望有一日,我們畫的內容是開心的,那就是我哋贏回香港,在煲底相見的畫面。」

Facebook:熱血小薯做小事 @smallpotatodostuff

Instagram:@smallpotatodostuff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