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繩纏頸披血 受虐牛對人失信心

東方日報
·1 分鐘文章
受傷黃牛不時四處張望,對人充滿戒心。(文健雄攝)
受傷黃牛不時四處張望,對人充滿戒心。(文健雄攝)

【本報訊】繼西貢牛「531」飽受頸圈勒頸「酷刑」,本報前日再發現元朗另一隻黃牛同病相憐,疑被爬山繩纏頸至重傷流血,幸獲獸醫尋回,為其解除束縛及處理傷口。

寢食難安 緊隨牛群求庇護

記者昨日到元朗八鄉下輋村視察,發現疑似受傷黃牛的頸部有明顯圈痕,解繩後青綠色的塗藥的痕迹仍未消。牛隻自有靈性,無辜遭此橫禍後,對人類失去信任,且充滿戒心,記者未及接近,黃牛已在驚恐下逃走。

該牛隻歷經爬山繩纏頸之苦後,顯得畏怯,更因遭受傷害,對人類失去信任,變得怕人,且警覺性極高,每低頭食草未及咀嚼,旋即四周張望,明顯寢食難安,現時更只敢跟隨牛群身後,記者甫接近,該牛已隨牛群向山邊跑去。

漁護署表示,日前接獲市民通報,指元朗八鄉雞公嶺一帶有一頭成年黃牛被繩索纏頸,要求該署協助,該署前日巡視上址一帶並發現相關黃牛,只見該牛隻的頸部被一條懷疑爬山繩緊纏,頸部皮膚亦因而破損及流血,該署職員當時為牛隻解繩及治療,該牛隻甦醒後離開。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會長何來直斥港府保護牛隻不力,她指今次受傷的元朗牛所處的環境惡劣,該區充斥貨倉、耕地及豬場,令牛隻棲息地易受污染,因而只能四處游走,居無定所。何冀望政府正視本地牛隻生態及苦況,建議當局可考慮於各區設立保育基金,協助民間組織一同保護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