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羚啟示錄

·3 分鐘文章

 遷徙中的牛羚帶著一整個生態系同行。PHOTO: CHARLIE HAMILTON JAMES

 12月|總編輯的話

 撰文:李永適

在本期對塞倫蓋蒂的大篇幅報導中,作者彼得.葛溫深入解說了牛羚這種模樣怪異,卻極其重要的動物。牛羚又稱角馬,在大塞倫蓋蒂生態系中的數量達130萬隻,牠們最引人注目的行為就是每年追逐雨水而進行的大遷徙。這種大規模的動物遷徙實際上是帶動塞倫蓋蒂生命循環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不過令作者驚訝的是,從個體,甚至小群體來看,牛羚似乎十分愚蠢,會做出完全不利於自己與群體的決定,甚至有時整個群體會列隊走向死亡。但是從整個族群或物種的角度,牠們又極其成功,是塞倫蓋蒂最成功的大型哺乳動物。

牛羚的這種行為,在人類身上也常常可見。不論在個人的層面或世界局勢,我們都可以觀察到各種非理性、看似反生存的行為與決策。然而就物種而言,人類就像牛羚,似乎生存得極好。

不管是人類或牛羚,如果從物種成員的內部角度來看,什麼是愚蠢自毀的行為,什麼是走向物種興盛的道路,恐怕不是那麼清晰可辨。例如有人認為我們對環境的破壞將導致人類甚至地球遷徙中的牛羚帶著一整個生態系同行。生命走向滅絕,有人認為過於恐慌而忽略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才是自我傷害的行徑。

近來在網路看到一段心理學家喬丹.彼得森與作家麥可.謝倫伯格的對話。謝倫伯格曾被《時代》雜誌選為「環境英雄」,去年出版了一本暢銷而有爭議性的書《永不啟示錄:為什麼環境警告主義傷害所有人?》。

他認為過度強調環境與氣候問題必然導致人類毀滅的主張,不僅忽略了人類長期以來對環境與生存改善的成就、誇張了環境與氣候問題的嚴重程度,更使得我們陷於悲觀情緒,難以對問題採取真正具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案。他引述大量有力事實,論證十分精闢。近年來因為討論意義、價值與人類深層心理而極受關注的公共知識分子彼得森,則加入了榮格心理學的觀點,分析環境警告主義的問題。

他們的觀點是否正確不是我們在這裡能討論的議題。不過想想牛羚的例子,我們或許可以偶爾停下腳步,反思一下:我們在大遷徙的隊伍裡,到底是屬於愚蠢還是有智慧的那個群體呢?單單是我們有可能是那自以為是、但實際在自我傷害的那個族群,就足以讓人悚然而驚了吧。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