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式貿戰 獲中日倣效

東方日報
·2 分鐘文章
特朗普在貿易戰中展現出「商戰思維」。
特朗普在貿易戰中展現出「商戰思維」。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與即將卸任的特朗普最大分別在於其背景,前者是傳統政客,後者是商界出身。如是者,分析員預計拜登出招會較易捉摸,投資市場贏輸家明顯;然而,特朗普的「商家治國」亦為全球留下新常態。

特朗普即將離任,留下了中美世紀之爭,有資深銀行家認為,其「商戰思維」有別於歷屆美國總統,撇除疫情因素,特朗普引證了縱使兩國經濟大戰,但只要方向精準,也無損經濟增長,其頭腦值得接任者借鏡。事實上,無論是日本與南韓或中國和澳洲開打貿易戰,或多或少都吸收了特朗普的招式,避重就輕不重創經濟之餘,反而會增強談判籌碼,成為往後經濟的常態。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思維上離不開「商業模式」,其施政亦以商業為出發點,政治外交明顯是其次。即使是經濟,也會將注意力集中在「特定企業」,如吸引台資的代工大廠鴻海集團赴美投資、禁止博通收購高通、施壓台積電赴美設廠、封殺華為、TikTok等,不會一下子全產業封殺。

強調談判不妨靠嚇

更明顯的是,單看特朗普班底,就發現用了不少商人,如商務部長羅斯是私募股權併購重整專家,也是特朗普自2017年1月上台以來,極少數能留任至今的主要官員。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財長姆紐欽,以及貿易代表萊蒂澤也是能在任至今的官員,足見特朗普認為其貿易戰的策略成功。

特朗普著有作品《The Art of the Deal》(《交易的藝術》),他在書中提到「truthful hyperbole」(真實的誇大),強調無害的誇張是談判極有效的策略。誠然,他與別國打交道就將此招發揮得淋漓盡致,現分鐘可能是好朋友,下一秒又可以是敵人。

與此同時,商人的特點是「執行力」,不會像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般講理念。特朗普的性格是直接進攻要害,務求一刀斃命,對付華為正是如此。在華為受打壓之際,又不會重創半導體及科技產業的發展,無論是美資的高通,抑或台資的台積電和韓資的三星,皆可受惠,逐個擊破是其「商戰思維」可取之處。

更經典的例子是TikTok,事緣特朗普提出打壓後,去年9月甲骨文和沃爾瑪計劃投資TikTok的20%少數股權,甲骨文將化身為TikTok美國雲平台營運商,而TikTok則可繼續在美國市場營運,未來以新公司形式在美國上市,惟至今未成事。換言之,特朗普並非對TikTok趕盡殺絕,一切都是談判手法,並可收取「中間人的茶水」。

特朗普任內經濟成就
特朗普任內經濟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