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場遇政府收地 老場主盼覓場地與28老狗終老

·5 分鐘文章

【動物專訊】元朗一狗場老場主與老狗感情深厚,面對政府收地,老場主只盼與狗狗共同進退,尋找場地繼續陪他們安享晚年。已屆70歲的狗義工盧姑娘多年來救援和養活很多狗,現時與28隻老狗相依為命,無奈遇上政府收地,業主要求她盡快搬走,老人與老狗頓失所依。盧姑娘不想狗狗各散東西,只希望能找到場地,讓她和老狗們安享晚年,「他們都慣了和我一起生活,我都70歲了,只望可以陪他們一同終老,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讓他們難受。」

盧姑娘從不會放棄自己所養的狗,多年前為了家中兩隻狗,她寧願放棄公屋,搬到元朗居住,後來在元朗看到很多可憐狗狗,開始救狗生涯。現時位於錦上路的狗場已租了近20年,由最初月租4000元,錦上路站的出現,讓租金一下子加至6000元,近年更升至8000元。為了狗狗安居,盧姑娘將清潔工的微薄薪水都用來交租和照顧狗狗,即使加租也無奈接受。

然而,數星期前她收到業主電話,指政府將在明年4月收地,叮囑她盡快找地方搬。她馬上四處找地方,但她需要找到有至少3000平方呎以上的土地,惟很多農地都不可以建屋,有些地方雖然夠大,但建築物分開較遠,讓她無法貼身照顧狗狗,所以至今也未找到地方。

她說:「我現在那個場,狗隻都可以自由走動,從來不需要困籠,他們就在我身邊,我可以時刻看著他們,有什麼突發事情都可以馬上處理。」她憶述曾有兩隻狗在一夜間先後胃反轉,如果她不在現場看著他們,根本不能馬上發現及帶他們看獸醫。

她場內28隻狗絕大部分都是15、16歲老狗,最老那隻「長尾」狗女,更是22歲高齡,幸運地他們都十分健康,沒有嚴重疾病,讓盧姑娘老懷安慰。

「22歲那隻狗原本是倉狗,那時我每天下班已是深夜12時,在走入村時我會順道餵那些流浪狗,那隻狗有晚跟著我回家,結果我便養到現在,那時她才1歲多,已經跟我住了21年。」她形容長尾在場中就如大家姐,平時很安靜,但如果有其他狗走去撩長尾,就會被長尾怒罵。

盧姑娘不願放棄每一隻狗,曾經有隻狗「金寶」突然無法走動,她將狗狗帶去勝利道看獸醫,當時醫療費要3萬多元,有義工說不如讓他安樂死,留錢醫其他狗,盧姑娘當然不肯,連獸醫聽到義工的說法都看不過眼,說自己有信心可醫好狗狗,更即場提出減醫療費至1.2萬元,而且准許盧姑娘以信用卡每個月扣1000元來分期付款,結果金寶成功康復,還多活了6年才離世。

這麼多年來,盧姑娘都獨力照顧這些狗狗,最高峰時場地有80隻狗,間中有朋友會來幫忙打理,她亦從不曾籌款,只以自己的薪金和家人的家用來照顧狗狗,狗隻全部由她自費絕育,幸好有人捐狗糧,亦有獸醫診所願意讓她以信用卡分期付款醫狗。

這些狗有些是她在街上救起的可憐小狗,有些是義工送來長期暫托的狗,每一隻也有姓名,她捨不得任何一隻狗,但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早在9年前已不再收狗,盡全力照顧場內的狗狗,讓他們每一隻都過得開心快樂。狗狗是否幸福,對她來說最重要,她說:「有次我帶一隻狗去領養人,發現對方是想放養,我即時耍手擰頭,原車來原車走,帶狗狗回來。」

面對被逼遷走,有人建議盧姑娘將狗狗送到不同狗場,她無法接受和狗狗分離,只望陪著狗狗終老。義工安采妮表示,那狗場就在她家附近,打理得十分整潔,看得出對方很愛狗,只希望可以找到合適場地搬遷。

場內很多狗都是盧姑娘在街上救起,也有些是義工帶來,從此長期居住。
場內很多狗都是盧姑娘在街上救起,也有些是義工帶來,從此長期居住。
盧姑娘救狗多年,這場地是在20年前租下,很多狗狗在場內生活,現在還有28隻老狗。
盧姑娘救狗多年,這場地是在20年前租下,很多狗狗在場內生活,現在還有28隻老狗。
盧姑娘的場地因政府收地而要搬遷,她只望找到大一些的地方,因為她希望所養的狗都不用困籠,可以自由自在走動。
盧姑娘的場地因政府收地而要搬遷,她只望找到大一些的地方,因為她希望所養的狗都不用困籠,可以自由自在走動。
「長尾」是場內最老的狗狗,已屆22歲,在場內地位就如大家姐一樣。
「長尾」是場內最老的狗狗,已屆22歲,在場內地位就如大家姐一樣。
盧姑娘坦言自己已70歲,只希望能夠和場內狗狗安享晚年。
盧姑娘坦言自己已70歲,只希望能夠和場內狗狗安享晚年。

The post 狗場遇政府收地 老場主盼覓場地與28老狗終老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