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 石硤尾邨危樓 塌石屎險過剃頭

·3 分鐘文章
石屎剝落後天花露出生銹的鋼筋,地上滿是碎磚。(馬竟峯攝)
石屎剝落後天花露出生銹的鋼筋,地上滿是碎磚。(馬竟峯攝)

安在家中竟有飛來橫禍,全因政府官僚作風不作為。石硤尾邨是全港第一條公共屋邨,政府多年前啟動重建計劃,惟計劃中途煞停,現時尚有9座約40年樓齡的樓宇未納入重建。7旬失明長者梁婆婆獨居於該屋邨其中一個舊式公屋單位,近月不時有巨型石屎剝落,面積最大如一張書桌,倘被擊中將釀成慘劇;加上天花鋼筋生銹外露,地上滿是碎磚,猶如身處危樓,與「計時炸彈」同眠。有議員批評,已多次建議重建該屋邨,但當局未有理會,對此感到失望及憤怒,促房屋署認真處理重建公屋問題。

租戶梁婆婆是一名7旬獨居失明長者,平日喜歡坐在騎樓乘涼,她直言以往都有石灰跌落,更試過跌落食物上,由於未能看見,因而擔心會誤食石灰,故安裝隔板以作阻隔。至上月更開始出現一整片石屎剝落,故向房屋署求助,而房署職員亦曾派員到場視察,先要求梁自行拆去隔板,及後改口稱可以幫忙,惟指需要截電,及後的安裝亦要梁自行負責。

事主兒子遭(界)傷腳 房署僅小修小補

梁批評,自己年紀大加上雙目失明,難以處理工序,感覺被為難,加上以往房署提供全方位維修計劃,但「整完左又到右甩」,故未有接受。日前騎樓突有巨響,猜想是有石屎剝落,加上騎樓是通往洗手間的「必經之路」,膽戰心驚下向兒子求助,兒子前日到場幫忙處理,檢查石屎剝落的位置時,突然又發生石屎倒塌,腳部亦被(界)傷。梁又提到,早年有傳可搬至同屋邨的已重建單位,「不知幾咁歡喜,不用提心吊膽」,可惜希望落空。其女兒斥房署,不停小修小補,但一段時間情況故態復萌,想叫媽媽不要留在家中,但又不知如何安置,十分無奈。

經民聯議員梁美芬到場視察後,對剝落的石屎感吃驚,直斥「好危險,會死人」,強調舊屋邨如石硤尾邨應盡快重建,一來面對房屋供應短缺時,重建後可以釋放土地空間,令更多人可以上樓,加上舊樓安全問題嚴重,直指「人命關天」。她又稱,曾向房署提出多項重建公屋的建議,唯獨房署未肯重建石硤尾邨,對此非常失望。

兩年前陳帆落區視察 石屎已有剝落

她續指,幸而梁婆婆未有受傷,但不幸事件隨時發生,她批評房署作風官僚,只按本子辦事,並非即時對症下藥。她又提到,兩年前經民聯曾於石硤尾邨召開居民大會,當時邀請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落區視察,到訪單位時亦有石屎剝落,猶如「計時炸彈」,陳當時指對重建問題會再作研究,促運房局不要再拘泥於以往做法,要以靈活思維處理,希望當局認真處理重建公屋問題。

房屋署回覆指,工程組人員曾到該住戶單位視察,由於露台天花被裝修遮擋,故未能即時完成檢查,辦事處昨午再聯絡該戶主,獲戶主同意今天(13日)進入單位檢查及進行所需維修。房署續指,屋邨日常維修均由駐邨工程人員跟進,如接獲住戶告知單位有石屎剝落情況,會安排工程人員檢查及即時移除鬆脫的石屎以策安全,然後再跟進修補工程。靜態組、突發組

失明的梁婆婆對於家中環境直言「非常擔心,食唔安坐唔落」。
失明的梁婆婆對於家中環境直言「非常擔心,食唔安坐唔落」。
石硤尾邨樓齡近40年的23座,一個單位出現大面積石屎剝落。(余宏基攝)
石硤尾邨樓齡近40年的23座,一個單位出現大面積石屎剝落。(余宏基攝)
事主的兒子遭塌下石屎(界)傷腳部。
事主的兒子遭塌下石屎(界)傷腳部。
梁美芬(左)看到剝落的石屎感到吃驚。
梁美芬(左)看到剝落的石屎感到吃驚。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