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直擊:休息室熱焗臭 清潔工冇得抖

炮台山:有清潔工坐在廁所外休息,沒有進入休息室內。(朱偉坤攝)
炮台山:有清潔工坐在廁所外休息,沒有進入休息室內。(朱偉坤攝)

熱浪襲港導致近日氣溫飆升,經常戶外工作的清潔工休息設施不足,本報更揭發部分公廁及垃圾站休息室環境惡劣。炮台山有公廁的流動休息室在炎夏侷促如鍋爐,清潔工指室內高達攝氏40度,難以在內休息及用膳;旺角及灣仔有垃圾站的更衣室及休息設施疑欠妥,前者設置密封更衣室,卻被外人闖入便溺至臭氣沖天。有關注組織指,逾半清潔工曾在工作期間中暑,要求政府為員工提供有充足水電的休息室。議員促加強部門之間的協調盡快改善相關休息設施,保障員工職安健。

「呢度成40度呀,好難喺入面食飯!」炮台山油街一個公廁外面,近期豎立了一個底座大約一平方米、高約兩米,頂部設有太陽能板的流動休息室,供該公廁的清潔工休息及用膳。惟太陽能板供電有限,內裏亦欠缺通風設施,清潔工坦言該空間熱力逼人,較留在廁所旁更為炎熱,盛夏之時無法在內休息用膳。

無風扇桌椅 規定在內用膳

記者近日到場視察,該個設於古舊的油街公廁對出的休息室長期在太陽下暴曬,清潔工並無進內休息,而是坐在廁所外的椅上。打開門了解,發現內裏擺放儲物櫃後,只餘下僅夠一個人站立的空間,室內沒有風扇也沒有桌椅,清潔工稱異常侷促,卻規定需在內用膳,惟有自備小型風扇消暑。

除休息室外,旺角必發道垃圾收集站亦設置一個大小相若的密室,供清潔工更衣之用。惟該密室經常遭外人闖進,有醉漢更會在內便溺甚至大便,室內不但臭氣沖天,亦由於密封的關係,即使加強清潔也無法散味,令清潔工無法使用。另外,灣仔告士打道垃圾收集站,有工人選擇在烈日當空下,坐在垃圾站外的露天空間進行文書工作及休息。

中暑不納工傷 權益被漠視

高溫天氣持續,惟現時中暑並不算工傷,工人權益難言保障。在屯門郊區負責清潔的紅姐(化名),亦曾在炎夏中暑,她形容當刻眼前一黑,感覺頭昏眼花,要坐下來休息良久,而她工作的垃圾站沒有休息室,盼政府為他們提供基本需要。

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批評,類似油街公廁的休息室等設施是敷衍回應,漠視員工權益;至於署方稱垃圾站所設的休息室,實際亦並非供工友使用。工會曾經做過調查,發現逾半清潔工曾在工作期間中暑,尤其在郊區垃圾站的工友,情況更為惡劣,有的垃圾站連廁所亦欠奉,工友要向附近居民借廁所,要求食環署參考巴士公司做法,為員工提供有水有電休息室,「食環署喺郊外起高智能垃圾站,對啲垃圾都好過對員工!」

議員劉國勳指,政府部門應為員工提供一個保障他們職安健的休息場所,若增建設施有障礙,就應協調相關部門完善工作,他過往亦曾協助巴士公司爭取有冷氣有水電的休息室,不理解為何政府部門反而做不到。

食環署發言人稱,今年7月曾接獲一宗員工熱衰竭個案的呈報,油街公廁臨時值勤室設有太陽能電源電池板、通風扇、窗戶及電插座,已增設一部小型電風扇改善廁所事務員的工作環境。旺角必發道垃圾收集站的房間是署方為承辦商員工所設的更衣室,用作更換工作服之用,並非用作休息室的用途。灣仔告士打道垃圾收集站內已設有休息位置供員工使用,已再次提醒有關員工應在站內適當位置處理日常文書工作。發言人又指,署方已為員工訂立酷熱天氣下工作的安全指引,並提供保護衣物及飲用水外,亦要求主管人員按情況需要靈活編排工作,並經常查察員工的身體狀況,以防員工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時中暑。記者林建平

灣仔:告士打道垃圾收集站旁,有數名工友選擇在烈日當空下進行文書工作。
灣仔:告士打道垃圾收集站旁,有數名工友選擇在烈日當空下進行文書工作。
旺角:必發道垃圾收集站內設置密封的更衣室,惟被指常遭外人闖入。(受訪者提供)
旺角:必發道垃圾收集站內設置密封的更衣室,惟被指常遭外人闖入。(受訪者提供)
炮台山:炮台山油街公廁外近期新增一個流動休息室,清潔工指炎夏期間因過熱難以使用。
炮台山:炮台山油街公廁外近期新增一個流動休息室,清潔工指炎夏期間因過熱難以使用。
炮台山:清潔工指室內通風設備欠佳,溫度可高達攝氏40度。
炮台山:清潔工指室內通風設備欠佳,溫度可高達攝氏40度。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