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港事港情】泛民拉布建制遲鈍 中央亮劍港人忐忑

Yahoo專欄
事件令兩辦出口干預,更亮出收藏了三十年的「監督權」利劍,有責任解決香港內部問題的特首和理應恊助政府施政的建制派,難道不感到有點汗顔
事件令兩辦出口干預,更亮出收藏了三十年的「監督權」利劍,有責任解決香港內部問題的特首和理應恊助政府施政的建制派,難道不感到有點汗顔


本文標題是我對近期轟動全港及成為國際新聞的郭榮鏗事件的結論,下面解說。

先簡述事件。立法會去年10月復會後,原內務委員會副主席、公民黨成員郭榮鏗主持選出內會主席的會議(原內會主席、民建聯成員李慧琼因競逐連任,按慣例不能主持相關會議)。內會至今召開了16次會議,因郭榮鏗容許泛民成員連綿不斷地提出他認為與選舉主席有關的議題,至今未能進入正題,讓委員選出主席。這個情況導致港澳辦與中聯辦於上月中發表聲明,指郭榮鏗的行為違反立法會議員宣誓誓言,涉嫌觸犯公職行為失當罪。其後中聯辦再發表聲明,指它不受基本法第22條有關中央所屬部門不可干預香港事務的條文所規管,更可以對特區的施政行使監督權。特區政府三次更改回應後,特首林鄭月娥最終露面認錯,全盤接受兩辦立場。

先講常理。一個唯一目的是選出主席的會議開了16次也未能進入正題,肯定是故意拖延。講法律,身為主持會議的郭榮鏗認為他的處理手法符合立法會議事規則,值得商榷。但事件關鍵不在道理或法律對錯,而是政治得失。無疑,反對派利用議會程序玩「拉布」迫政府或對方讓步是民主制度一個遊戲規則。但現實是,香港尚未有健全的民主體制,而中央操生殺之權,郭榮鏗和他的泛民戰友可有想起過中央對國歌因此不能通過的反應?事件迫到中央出手,往後泛民的形勢肯定較前兇險得多。這個後果,是在泛民盤算之內還是意料之外?

今次事件的最大輸家是一直對泛民拉布束手無策的建制派和有責任確保施政通暢的特首。直至兩辦出口,立法會主席才懂得在外面找獨立法律意見,推翻立法會本身的法律顧問認為無法干預泛民在內會拉布的看法。其實,議會遊戲可以拉布便可以剪布。即使沒有今次選舉立會主席與緊急事務可以分開處理的法律意見,難道身為立法會最高領導的主席不可以在議事規則中找到有法律依據的條文或詮釋,去採取某些措施確保立法會順利運作?事件令兩辦出口干預,更亮出收藏了三十年的「監督權」利劍,有責任解決香港內部問題的特首和理應恊助政府施政的建制派,難道不感到有點汗顔?現在駐港的中聯辦走到台前,明言監督特區政府施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初心如何體現?無論持什麼政治立場的港人,今天恐怕都有點忐忑不安吧!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香港的內憂外患

【顏純鈎專欄】無法無天,自作自受

【麥美娟專欄】五一,為勞動者爭公道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