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港事港情】談滙豐取消派息的政治

Yahoo專欄
重量級政治人、上任特首梁振英批評滙豐眼裏一向只有客戶、市場,沒有中國政府、特區政府
重量級政治人、上任特首梁振英批評滙豐眼裏一向只有客戶、市場,沒有中國政府、特區政府


滙豐銀行稱因聽從英國監管機構指示,取消已宣布而股價亦相應除淨的第四次中期息。這個史無前例的決定令大小股東大受打擊,而最憤怒的是支持滙豐多年,不少以收息為退休保障的香港小股東。對數以十萬計的香港「散戶」,持有滙豐股票,即使近年股價持續下跌也不離不棄,甚至有餘錢便增購,除了是投資收息外,相信也包含對這間與香港百年來一齊成長,以至揚威海外的企業的感情因素。

滙豐管理層就此事向香港股東發信致歉是基本公關動作,沒有實質意義。雖然有基金聲稱聯合小股東向滙豐施壓,但面對不愁沒錢打官司的對手和有國家(英國)支持的法律依據,後果恐怕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與其就此事談經濟和大道理,不如從政冶角度分析事件的含意和影響。

重量級政治人、上任特首梁振英批評滙豐眼裏一向只有客戶、市場,沒有中國政府、特區政府。它利用香港業務和內地改革大展鴻圖,卻在香港回歸前五年遷冊英國,間接導致今次取消派息,損害香港股東利益。他指滙豐在他任內曾表示研究回遷香港,其實是向英國政府在徵稅上耍手段。今次又有人吹風說回遷,是再一次轉移不派息的視線。

梁振英建議向英國和滙豐還擊,短期是要求兩位在滙控的香港非執董辭職,和大家在香港和內地的業務上杯葛滙豐;長遠是成立一家以香港為總部,官民合辦,有發鈔權的國際級銀行。

梁振英身兼全國政協副主席,他的建議對中央和特區政府有多大影響力,我不清楚。但我留意到,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平安保險持有滙豐7%股份,是第二大單一股東,有權要求召開特別股東大會,以至對滙豐管理層的重大決策有極大影響力,換句話說,領導一切,包括所有國內企業的中國政府完全有能力影響滙豐的運作及其在香港的地位。問題是,滙豐、香港、中國的三角關係是較照顧香港小股東利益複雜得多的政治問題。中央或港府因滙豐不派息事而採取任何形式的介入會影響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看法。

不過,經過這次言而無信的表現,滙豐在港人心中的地位已一去不復返。從「去殖反英」的政治角度看,這可能是件好事。例如,假如將來滙豐(和同樣在英國注册及今次取消派息的渣打)失去發鈔地位,港人不會感到可惜。然而,作為一個國際金融的中心,香港也不可能沒有國際級(尤其是英美)的外國銀行在此地營運。除了是經濟原因,這也是政治所需。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港府是時候考慮發債

【顏純鈎專欄】全世界都來索償,不是好玩的事

【阿塗.神獸塗鴉】死亡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