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死亡與火光下,奮力在危機中自保、互救的印度人們

·3 分鐘文章

編按:自4月來,印度疫情慘烈,失去控制。5月初,印度每日的COVID-19死亡人數已經超過4000人,每日確診的人數超過40萬人;自2020年疫情開始以來,印度的確診病例已經超過2300萬人,其中死亡人數超過25萬人。令人心驚的數字背後,悲慘不堪的畫面背後,不同階層、不同地區的普通印度人是怎樣面對這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的?面對失能的政府,怎樣的相互扶持才能帶著彼此挺過危險?端傳媒特邀生活在印度已有十年的撰稿人章小榆,發來此刻印度普通人的抗疫日常。

此時此刻的德里,都市空地焚屍的火光與缺氧痙攣的身體備受世界注目。在德里長住的我,這時是否應該逃跑?回到沒有肆虐疫情的世界?身在台灣的家人們催得急,我心裏卻十分抗拒,不禁埋怨:「又不是戰爭,擔心什麼?」轉念一想:「現在這樣,難道不是比戰爭還慘?」另一聲音卻又迴盪著:「大家都還在,我不想走啊」。

大家,一個模糊的概念,抓著我,使我想駐守於此,儘管,已經是太慘太慘並且還能更慘。這場災難是史無前例的,鬼哭神嚎,橫屍遍野,每一個人都有朋友或親人死亡。死亡太近太多,以至於麻木,以至於因麻木而感到無限悲哀。然而,我也明白,大家都還在,生活還在,社會也還在,儘管,國家缺席了。印度是個有「社會」的地方,人與人之間那無盡綿密的細網支撐著依然陷溺在利益與算計中的失能國家。

過往,我和室友老開一台隨時會拋錨的大破車出門,坦白說,壞成這樣也不換,是因為賴皮。經驗告訴我們,無論在何時何地車子半路拋錨發不動時,鐵定會有陌生人從車上或附近房屋裏走出來,把我們兩個女生晾在一旁,齊力推車,將破車重新啟動。或許就是這份信任感與安全感吧,我總覺得,在這裏,我不會死。即使,已經死了太多人了。

我訪問了居住在印度各地的數位友人,二位NGO工作者、一位在唸博士班的女性、一位在唸碩士的男性。透過他們四位來呈現印度不同階級、不同地區疫中生活的多種面貌。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2-international-india-covid-informal-support/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