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遮打花園集會 70歲銀髮族:出錢出力都支持年輕人

【理大圍城】遮打花園集會 70歲銀髮族:出錢出力都支持年輕人
【理大圍城】遮打花園集會 70歲銀髮族:出錢出力都支持年輕人

理工大學「圍城」踏入第12天,警方安全小組、刑偵人員今早進入理大校園,處理校內危險品及進行搜證,另外消防處亦派出多名消防員入內,理大副校長(學生事務)楊立偉等亦有到場。警方指會盡快搜證,於沒有任何危險品下,再將現場交回理大校方。

晚上多個集會舉行聲援理大留守及被捕人士,其中於遮打花園晚上7時半將會舉行《爸爸媽媽守護你集氣會》,守護孩子被捕成員會分享經歷。其中於早前元朗衝突期間,被拍得於後巷疑被警員腳踢,其後警方指只看到警員踢向「黃色物體」(Yellow object)的守護孩子成員上台發言,他表示希望向警方說,「我哋唔係曱甴,唔係Yellow Object,我哋係一個人,有理念有尊嚴嘅人」。

被稱「Yellow Object」 守護孩子成員:我哋係一個人

一名身穿黃色T恤的「守護孩子行動」男成員上台發言,表示自己就是於早前元朗衝突期間,被拍得於後巷疑被警員腳踢,其後於警方記者會中,新界北總區警司(行動)韋華高稱影片不清楚,只看到警員踢向「黃色物體」(Yellow object)的事主。他表示希望向警方說,「我哋唔係曱甴,唔係Yellow Object,我哋係一個人,有理念有尊嚴嘅人」。他指自己當時被捕時,最擔心的是同行的長者成員,其後當知道他們由急救員照顧便已放心。他又稱自己亦會感到恐懼,為的是下一代及年輕人,認為有需要為他們爭取民主自由、平等的普世價值。

男成員又表示,感謝有協助過他處理「Yellow object」事件的所有人,他認為事件令他明白要信任同伴及同路人,不會離棄大家包括理大的手足。

70歲銀髮族:對年輕人痛心 警不應以私刑對付

70歲的周先生, 過去亦有參與銀髮族及守護孩子的行動,今日參加集會希望感受一下作為爸爸媽媽的感覺,笑稱「幾十年前係爸爸媽媽,依家已經係爺爺公公」。周先生指,見到過去幾個月的畫面,對年輕人感到痛心,「香港竟然發生咁嘅野,究竟後生仔做錯啲乜野事,要咁樣對付」,他指自己早前於中環曾與一名在場警員談話,當時警員稱法律給予他們權力,但周先生回應指警方的權力是執法,「佢哋做錯事,毀壞野係唔啱,要拉佢我唔怪你」,但指如果制止對方後就不應該以私刑對付,但指見到早前西灣河開槍、葵芳警電單車撞人,直言感到好恐怖,指香港不應該發生這些事件。

「對唔住佢哋,我哋呢代太軟弱」

周先生指,自己於十多歲由廣州逃亡來港,於內地經歷過「飯都無得食」的日子,指認為現時年輕人不能像當日自己般逃走,「我成日同佢哋對唔住佢哋,我哋呢代太軟弱,只有逃亡逃亡,但宜家後生仔無第二個香港畀佢逃亡,所以要反抗。所以我話佢哋好嘢,出錢出力都支持佢哋」。周先生又指兩星期前去歐洲旅行,當地人知道他是香港人都十分關心香港情況,令他十分感動。

守護孩子成員:會與年輕人同上同落

一名上台發言、早前於理大被捕的59歲守護孩子成員表示,很多人或不明白為何一個59歲的「廢老」會出來守護孩子,他指自己於6月前仍是3個孩子的爸爸,但於6月後,他認為所有為民主自由抗爭的年輕人都是他的孩子。他認為未來世界是屬於年輕人,「我哋已經係『果頭近』嘅人,應該支持佢哋嘅理想」,他指雖然今次抗爭於政府眼中不是好的抗爭,更被指為暴動,但認為他要感謝抗爭者,而擔任守護孩子成員,目的只想守護年輕人,於運動中可以不受傷不被捕,甚至不犧牲,但指每次見到他們被警方無理拘捕及毆打,自己作為爸爸、亦無法出手相救感到十分矛盾及沮喪。

他指自己於理大被捕後,心中仍記掛於理大的手足不知他們情況,但幸有幾位成員留守陪同他們。他又指於被捕後心底仍感平安,因自己已幾十歲,但指於過程中見到其他被捕年輕人,感覺他們驚惶及不知所措,而於警署內,他又見到一名年輕人因於理大游繩逃走被捕,「雙手爛哂,見到佢雙手,無野好講只有傷心」。他指希望跟年輕人說,即使一起被捕,但他的心永遠以年輕人為先,請他們記住好多人都記掛他們,會與他們同上同落。

另一名參與市民趙女士指,自己雖然已移民加拿大,但認為自己仍要出來,因為自己都是香港出生,「啲細路好慘,問心你覺得宜家有將來咩?無將來,咁你梗係要同佢Fight(爭取)」。趙女士又指,感覺自己對不住年輕人,「如果一開始我哋肯出嚟講說話,唔會搞到今時今日咁嘅田地,香港人係有責任出嚟」。

六旬翁自製文宣 嘆港人自主權日減

另一名年近六旬、膝下無兒女的男參加者「任何仁」(化名),指眼見最近太多年輕人被捕,自己年紀大做不到很多,今日出來聲援希望能為年輕人集氣,他又指自己製作一些文宣,希望讓外面的人知道香港人在進行怎樣的和平抗爭。他又指初期時以為政府「睇得唔清楚做得不足,但原來唔係睇唔到,係唔願意去睇、唔想去睇」,他指香港回歸以來變化很大,香港人自主權一日一日減少,特首表現更一蟹不如一蟹。他指林鄭月娥任政務主任出身,但其表現完全令人失望,「口講聆聽,實際睇到係零」,開過一次對話會,但其實亦沒有對話,「佢有佢講」。

「任何仁」又指,無想過年輕人這麼勇敢,不害怕就出去抗爭,很有理想,他又批評警察「名大陸公安、武警無分別,唔當年輕人係年輕人,當係仇人、恐怖分子」,又指如運動終有一天被鎮壓,警察以後還能不能面對大眾,認為有必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撤回3間大學醫療教學設施撥款 張建宗:非針對、懲罰任何院校
【逃犯條例】6個月拘近6000人 張建宗:四成是學生 近千未成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