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青年搵路走:寧願被拉,都唔會主動投降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理工大學仍有近100人在內,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昨表示,警方已登記及拘捕約1000人,當中300人是18歲以下,警方暫時沒有計劃進入校園,亦沒設清場死線。何說,昨早10時,警方在理大對出的暢運道天橋底,發現3男1女拉開渠蓋及放繩入內,兩名男子從水渠爬出,警方即時拘捕全部6人,涉嫌參與暴動及協助罪犯。此外,有人早前在理大外的天橋以游繩逃走,警方共拘捕37人。

身在理大的,常問同路人一個問題:搵唔搵到路走?

他們說,希望盡量用自己的方法離開校園,寧願冒著被捕風險,也不願主動投降認輸。

周三凌晨,校園寂靜得像個死城,地上滿佈用剩、用完的物資,偶爾有人行來行去,像在忙著什麼。有人堅持戴著豬嘴等裝備,亦有人一直拿著武器、盾牌,在校園內行來行去,似在戒備;也有人乾脆把口罩脫掉,在校園內坦蕩蕩地行走,亦有人坐在一角睡覺、講電話;有人神情疲憊,徹夜未眠,也有人哭泣。20歲的K(化名)面露疲態,聲線低沉,坐在校園一角的小梯級,忙碌地講著電話,不時用手揉揉雙眼,尋找逃生路線。

這是K留守的第三晚。K說,留守大學的第一、二天,從來沒想過要走,因為他相信奮力抵抗,總會打出一個缺口。但留到第三天,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他想的已不再是留守,而是要設法離開這裡。他和朋友們曾經有個美好的約定,希望在外面的友人能設法從油麻地、佐敦,來到他們能看得見的地方,再一同打出一條生路,離開校園。那時候,所有人都士氣高昂,以為有機會得勝,豈料輸得一敗塗地,令他不禁灰心:「以為可以喺幾百米外見到佢哋,但原來門口都出唔到......我都知外面嗰班係爆到盡架真係。」在外的伙伴沿途損兵折將,推進屢屢受阻,令他產生放棄的念頭:「不如算啦,唔好夾硬嚟。好攰,想出一出去。」

有同路人選擇離場,K則堅拒投降。張達明、曾鈺成、以及一眾中學校長等到場,超過600人隨他們離開校園,K則表示沒有聽他們說話:「要幫到手嘅,第一晚就走到啦,第一晚就唔使守得咁辛苦啦。佢哋入嚟都係做下門面嘢。」他堅決不從:「打咗咁多日先嚟投降,不如我投降埋呢場運動啦,我寧願被拉坐監,我都唔會主動投降。」、「我最窩囊都係狂奔走,寧願走唔到俾你捉,都絕對唔會投降。」

對於有人決定離開,他最初的確感到生氣,但隨即表示理解:「佢哋始終都係中學生,佢哋本身就唔應該上嚟呢個戰場。」雖然他認為自首對他來說是個荒謬的行為,但知道一些人年紀輕,不能怪罪於他們。

K又指,現在還留守的人大部份都已經萌生去意。兩天前,他們討論的話題都與警察的動向有關,擔心警方會否攻入理大,但現在看見其他人,都只會問:「搵唔搵到路走?」在記者與K訪問期間,不時有經過的人詢問安全的逃走路線,當談及到某條路線被警方發現、有人被捕時,他們神色都帶點擔憂和憤怒。有人披著毛巾、身上有傷口,急救員讓他去拿藥敷,他卻因為心急離開而不以為意,只著急找離開的路線。

K在短短20多小時就試過多種逃生方法。他試過跳入渠口,沿渠道逃走,半蹲半跪的前行,但因為他走錯了方向,加上聽說前方有警察,就被迫折返校園。但他形容,從渠道逃走需要承受一定的風險,因為他們下去之前並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只能粗略估算位置,甚至有機會在渠道裡發生意外也沒有人知道。他亦多次嘗試在校園找陸路逃脫,但每次都在成功攀過障礙前就會發現有警察,失敗而回。

K身邊的朋友不斷嘗試助他離開。他的朋友曾於油麻地、佐敦等地向理大推進,更在過程中被催淚彈擊中頭部,幸得頭盔保護方無大礙。事後,他的朋友不斷對他說「撐住」,但他嘆道:「其實係我欠佢哋,而家搞到佢哋損手爛腳咁。」直至現在,朋友們仍不斷嘗試為他尋找逃生路線,盼能與他重聚。

回想最初來到理大,他只是看見有人說理大告急,便進來幫忙,希望讓其他伙伴能有機會休息。原本他打算凌晨12時左右便回家睡覺,但從來沒想過這場戰役是如此漫長,更沒料到這是一個有入口沒出口的圍城。不知不覺,一守就守了三個日與夜。

留守三天,幾乎三餐都不能溫飽,雖然學校有飯堂,但由於之前排隊等候時間太長,他寧願每天只吃餅乾與杯麵, 直至昨天晚上才吃得上一口飯,這碗飯有菜有肉有咖哩汁。依他觀察,校內的物資大概尚能支撐兩、三天。物資耗盡之後怎麼辦?「冇事掛,點都出到去嘅。」記者說他樂觀,他笑說:「是啊。」

這幾天裡,令他最難忘的,不是水炮車、不是警察的槍械,而是在食堂找到一盒炒麵王。他笑說,自己一向喜歡吃炒麵王,數天前他曾參與中大一役,那時候看見有炒麵王卻沒拿來吃,令他深感懊悔。來到理大,初時只見食堂有合味道等杯麵,有一晚卻突然找到兩盒炒麵王,令他喜出望外,雖然想把兩個全都吃掉,但他最終只吃了一個,把另一個留給其他人吃。

網上傳言指警方即將清場,他也擔心眼前是最後一黑夜,而他最想做的是聽音樂、放鬆心情。但他隨即笑說:「呢度都冇咩好做,其實最想都係搵路走。」他此刻最大的感覺,就是疲累,即使想到有機會被捕,他笑說:「無咩所謂,只要唔好打我,唔好強姦我就得,可能坐48個鐘仲舒服過而家。」

如果明天是最後一天,他最希望跟他認識的人說聲對不起:「好似成日做錯事,做得唔好,個人又做得唔好。」還有一句多謝:「我呢世人其實過得幾開心。」最後他笑指,最希望跟所有香港人說:「慈雲山有一間焗豬排飯好好食!」

今次能成功逃出的話,最想做什麼?「吃炒麵王吧。」K說。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