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俊要求黨友張宇人辭任行會 「李家超、葉劉、湯家驊亦應辭職」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反送中引發的抗議政府行動持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批評政府,在6月9日百萬人上街後沒有「煞一煞制、諗一諗」,而自由黨當晚發聲明支持政府,是「犯了很大的錯」,矛頭指向黨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張宇人,稱黨魁鍾國斌當晚反對出聲明。田北俊與周梁淑怡、劉健儀、方剛四位自由黨榮譽主席,已去信要求張宇人辭任行會成員。

田北俊認為,行政會議應該重組,而在修例過程中「舉手舉腳」贊成的行會成員,包括新民黨葉劉淑儀及湯家驊,都應該辭職。他又提到,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應該辭職,由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頂上,又批評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推銷修例時「講到一舊舊、幫政府倒米」。

張宇人發新聞稿回應指,田北俊陳述的內容「不盡不實」,稱他在6月9日諮詢自由黨另外三位立法會議員(鍾國斌、邵家輝、易志明)是否就遊行人士訴求做出回應時,並沒有持任何既定立場。張指,「當日四位議員有就新聞稿內容商討,在電話互通下同意發出,並沒有人反對。」他又說,今早起收到不少黨友的來電及短訊,支持他的工作,並沒有正面回應會否辭任行會成員。

鍾國斌表示,當日出信他有保留,支持四位榮譽主席要求張宇人辭任行會成員。他說,如果張宇人願意辭任,可向社會和其他政黨帶出政府需要改變施政及態度的訊息。他又說,如果類似的示威發生在外國,政府早已改組內閣,但特區政府毫無行動,難以令人信服。如果政府繼續漠視意見,自由黨成員不應再加入行會:「因為意義不大。」 

田北俊等四名自由黨榮譽主席,要求張宇人辭任行政會議成員。香港電台節目截圖
田北俊等四名自由黨榮譽主席,要求張宇人辭任行政會議成員。香港電台節目截圖

田北俊今早接受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訪問時說,政府在6月9日百萬人遊行後馬上宣布《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如期在12日二讀,激發市民不滿,批評政府是「撼頭埋牆」:「無論6月9號係咪真係有100萬人,總之人係多到你唔敢信啦,係咪點都應該煞一煞制、諗一諗再做呢⋯⋯政府可以咁倉促話,聽完意見我就繼續做,你係當嗰100萬人冇行過呀?定你真係覺得解釋不足,或者市民真係唔清唔楚?」

田北俊表示,當晚在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收到自由黨發出聲明支持政府修例,而其他三位榮譽主席亦毫不知情。他馬上打電話給鍾國斌質問:「你哋四個議員揸fit,你哋搞乜㗎?」田北俊稱,鍾國斌當時表示自己反對出聲明,但張宇人作為行會成員就全力支持政府,說服易志明和邵家輝後,便出了聲明,並未諮詢其他黨員。田北俊批評自由黨決定得太倉促,在修例過程中有如「幫凶」:「有啲時候,你作為建制派議員都要睇住政府,(政府)過晒位嗰陣時,我哋都要拖住下。呢個係我哋自由黨犯咗一個好大嘅錯⋯⋯保皇保得太過,冇用個腦諗清楚。」 

田北俊批評張宇人「拖埋自由黨一齊去護航」,指如果張宇人要繼續做自由黨主席,就不要做行會成員:「自由黨代表市民,喺建制裏面都要扮演監察角色,冇可能一百萬人行上街,我哋即刻舉手舉腳贊成。我覺得張宇人議員真係要考慮一下辭任行會成員,做番我地嘅黨主席,代表番我哋嘅選民同所謂市民嘅縮影,去做番個立法會議員。就算有行會呢個概念,(張宇人)都係應該代表我哋個黨,代表市民表達意見,而唔係掉轉頭,聽佢(政府)指指點點。」田北俊坦言,如果張宇人拒絕辭任行會成員,會考慮下一步行動,但黨內或會出現退黨潮。

他與周梁淑怡、劉健儀、方剛4名自由黨榮譽主席已去信張宇人,要求他盡快辭任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在給自由黨黨員的公開信中,要求張宇人「不再為保皇而把黨的立場陷於與市民對立的位置」,又指出政府應該委任一個有公信力的獨立委員會,清楚調查修例事件的前因後果。

張宇人(中)發聲明批評田北俊陳述的內容「不盡不實」。資料圖片
張宇人(中)發聲明批評田北俊陳述的內容「不盡不實」。資料圖片

田北俊又批評,大力支持修例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及葉劉淑儀判斷錯誤:「喺外國就俾人炒咗好耐啦」。葉劉淑儀在記者會上回應指自己沒有必要辭職,又批評田北俊的言論「不合理、不負責任」:「社會對這個議題有不同意見,起碼有80幾萬市民具名支持這條條例,我的支持者和選民好多都接受我的看法,所以我完全看不到為何我要辭職。這條亦不是惡法,只是被妖魔化,當然政府亦承認了在處理修例上有缺失。」葉劉淑儀說,田北俊過去風光,但現在失勢,連政協職位都失去,所以希望其他人都失去職位,是「酸葡萄」的心態。

葉劉淑儀認為她沒有必要辭職,批評田北俊言論「不負責任」。香港電台Facebook截圖
葉劉淑儀認為她沒有必要辭職,批評田北俊言論「不負責任」。香港電台Facebook截圖

葉劉淑儀續稱,她和湯家驊都不斷協助政府解釋修例,亦有就條文內容給予意見:「就修例我係幫政府做咗好多,接受傳媒訪問、發言、解釋⋯⋯我已經盡力幫政府,亦都唔覺得條例有咩問題。」她說,建制派議員的立場就是支持政府,但就三隧分流、削減長者綜援等,建制派議員亦有大肆批評,並非舉手機器,而是經常反映民意。葉劉淑儀又說,四名自由黨榮譽主席要求張宇人辭職的話,應該召開黨員大會而非「逼宮」,否則對張宇人不公平。 

湯家驊在Facebook發文稱,社會現在有極不健康和極不負責任的風氣:「先堆砌一些虛假事實誣衊一些公眾人物,然後要求他認錯甚至辭職;如果他認錯辭職,便等同他確認了虛砌的指控;假如他不認錯辭職,他們又說公眾人物死不認錯。什麼時候我們這個多元文明的社會,變成這樣?」

湯家驊發文批評社會現在有極不健康和極不負責任的風氣。湯家驊Facebook圖片
湯家驊發文批評社會現在有極不健康和極不負責任的風氣。湯家驊Facebook圖片

田北俊胞弟、實政圓桌議員田北辰認為,政府應重新審視行會角色,行會成員不應有政黨背景。他說,立法會的功能是監察政府,對於政府靠兼任行會成員的立法會議員箍票,感到「真係搲爆頭都諗唔明」:「政黨擺人入行會,行會又箍番我(議員)嘅票,咁咪即係廢我功能,廢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他認為行會成員應該沒有政治包袱、純粹政治中立、跨階層,讓特首可以得到沒有政治影響的意見:「呢個人講唔出係黃色定藍色就最好。」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即使建制派政黨的行會成員辭職,都不代表可以與政府劃清界線:「現在坐在行會內的全都是建制派政黨代表,建制派和政府是綁在一起的,不可能抽幾個行會成員出來,就能夠劃清界線,不可能的。」他說,為了平息社會情緒而解散或重組行會,是將行會當成代罪羔羊:「有些人可能會問,為何不是問責官員下台,解散行會就了事?」 

曾鈺成說,行會內不可以通過表決來否決政府政策,如果行會成員表達意見後,政府仍堅持要做,行會成員就要集體負責,但如果將政府在政策或執行上的嚴重失誤歸咎於行會,就是失焦。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