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批評大哥恥笑離場無助改正

星島日報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建制派於政改表決一刻「甩轆」,引發新民黨田北辰(見圖)與自由黨田北俊兩兄弟隔空罵戰。田北辰昨日再於報章撰文,批評兄長田北俊事後以「豬」恥笑離場議員,但無查找不足,強調若建制派無共同承擔責任意識,「團結」一沖即散。田北俊則指劉皇發一票根本並不重要,強調自己只須向選民負責,如果不跟建制派走,就要負責任,是「荒謬的說法」。

田北辰昨日表示,政改投票終以大比數否決,牽頭領導無方罪不可恕、跟隨的議員責無旁貸,但質疑沒有跟大隊的人「就可以若無其事,甚至恥笑團結行動爭取『全票支持』的建制就是『豬』嗎?」他強調,如建制派要壓倒性支持政改,必須齊心一致,「如果船的目的地是『壓倒性支持』,那到底是誰跳船,還是只顧自己的投票紀錄?」

田少:發叔一票非關鍵

他指出,不論是帶頭的、跟隨的建制派議員,全部都應深切反省公開道歉,但他批評留守議員無動於衷,只顧炫耀如何備受讚賞。他強調,若建制派無共同承擔責任意識,團結僅是口號及表面,如沙堆建的堡壘,一沖即散。

田北俊昨日回應弟弟的批評時強調,兩人對政改表決「甩轆」的觀點並不相同。他指出,從來不認同要等經民聯劉皇發回來投票,強調他的一票並不關鍵,而如果真的要等他回來,建制多派一人發言即可。

他亦不認同動輒點人數或用議事規則阻撓會議,因為建制派常批評泛民破壞開會程序,不可能到自己有需要的時候又用同樣的手段。田北俊接受媒體訪問時又強調,建制派只不過是一個鬆散的組織,「我們沒有選過哪幾位出來做建制派四十多個議員的召集人或主席,更沒有賦予他權力可以一定決定就讓我們全部聽他的。」他強調自己的權力來自選民,要監察政府,不是一定要遵守中聯辦或梁振英的意見,但強調他們絕對不是反對政府,但亦非做保皇黨。本報記者

港聞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