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禾:疫苗、特效藥、群體免疫、被動免疫,為何救命難?

端傳媒

本文寫作之時,筆者所居的美國波士頓已經因為 COVID-19 疫情進入緊急狀態,波士頓最有競爭力的高等教育和生物醫藥研發產業徹底停擺。新聞中反覆強調「壓平曲線(flatten the curve)」和「增加社會距離(social distancing)」。雖然本地尚未出現醫療擠兑,但政府和醫療服務機構並不敢掉以輕心。

然而非醫學措施只能暫時控制疫情,但高昂的社會經濟代價決定了這並非長久之計。歷史上人類對傳染病的根本性勝利,終歸要依靠醫學的進步。

天花疫苗:人類對病毒性傳染病的首次勝利

人們很早就注意到,有些傳染性疾病在得過一次後是終身免疫的。在順治皇帝因天花去世後,並非長子的康熙被選為皇位繼承人,多少與他已經出過天花不易夭折有關。大約在明朝中期,中國人開始有意識利用這個原理來預防天花,具體做法是把天花病人的痘痂研細吹入兒童鼻腔內,這個過程叫做「種痘」(variolation)。

十八世紀初,種痘技術由英國駐奧斯曼帝國大使夫人瑪麗·蒙塔古(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e) 引入英國,很快為英國社會接受,並傳入北美殖民地。種痘本質上是人工引發一次輕微的天花感染。限於當時的科學技術,其安全性和可靠性並不盡如人意。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325-opinion-science-covid-19/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