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生在內而亡,重耳在外而安

專欄作家
三文治

談故人何志平醫生。他是有心復興華夏、恢復漢唐大氣的人。他求學期間在美國平步青雲,得到禮待,並未受過外國人的氣焰,復興華夏出自平正之心,並非出自孤憤。即使是未當官的時候,平日著唐裝布鞋(民初風格),在復興故國衣裝方面,他啟發了我。

他借助中共,基地是中國大陸。我獨立於域外,基地是香港、海外和神道。朋友之間,和而不同。

「申生在內而亡,重耳在外而安。」《史記·晉世家》之言,說的是春秋時代晉獻公傳位的故事。晉獻公寵愛小兒子;長子申生留在京師而被繼母陷害;重耳流亡在外,逃過殺身之禍,終於得到諸侯支持,回國繼位,成為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

「申生在內而亡,重耳在外而安」,與孔子乘桴浮於海之道,我是懂得的,然則故人不懂得。因為他學醫,我學文。醫生不忍心離開病人,但文人可以。古書學來的學問,奠定你的命運如何。古人的教訓,千錘百煉,學來就是終生受用,必要時救你一命。

何志平與夫人都是政協委員,算是中國的公職人員。何志平的生路,也是中國的生路,在乎習近平先生能否決定營救。他得救,中國的一帶一路也可以尋求美國的諒解。習近平那群人不能以真誠面對美國人,一直在遮遮掩掩,不成大器。現在是國家行賄非洲政客,這有問題嗎?美國一直在做,美國一直派人在行賄第三世界的政界(只是美國的反洗黑錢法不會用來控告自己人),而且做到中國境內的香港政壇來,美國收買了香港整個反對黨,中國還沒有行賄美國的反對黨哩。習近平拿這個跟美國人講,腰板就硬起來。拍桌子罵娘也可以。習近平換了是普京,特朗普還有戲唱?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