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6年奴隸 義大利印度移工遭血汗強迫勞動

·4 分鐘文章

(法新社義大利薩包迪亞14日電) 義大利南方郊區有上萬名印度農工遭長期如奴隸般剝削,數年來他們不間斷每天工作13小時,時薪甚至不到新台幣17元,事件暴露出歐洲鮮為人知的強迫勞動惡行。

當辛赫(Balbir Singh)提起這段磨難,他用了義大利文macello(約略等同英文的mess,中文也有屠宰場之意),但這無以傳達印度移民農工所經歷的苦難。

過去6年來,他在羅馬(Rome)南方郊區的拉蒂納省(Latina)照料牲口,生活條件有如奴隸一般,當地還住著成千上萬名像他一樣的印度移民農工。

辛赫告訴法新社,他每天工作12到13小時,「包括星期天,沒有假日,也沒有休息」。

農場主每個月支付他100到150歐元(台幣3300到5000元),換算下來的時薪不到50歐分(新台幣17元);合法的農工最低時薪約為10歐元(約新台幣330)。

透過臉書(Facebook)和WhatsApp 向當地印度社群意見領袖和一名義大利民權人士發出求救訊號後,辛赫於2017年3月17日的警方突擊行動中被救出。警方發現他生活在沒有瓦斯、熱水和電的露營車上,吃的不是農場主丟到垃圾桶,就是餵雞、豬的殘羹剩飯。

辛赫必須在馬廄裡洗澡,用的是他洗牲口的同一根水管,還被警告不得抱怨。他回憶道:「我曾找到一名願意幫我的律師,但雇主跟我說『我會殺了你,還會挖個坑把你扔進去埋掉』...他有槍,我看過。」辛赫說他曾多次遭到毆打,身分證件也被拿走。

他的前雇主目前正因涉嫌壓榨勞工遭到審判。因為害怕遭報復,辛赫現住在一個秘密處所。法新社指出,辛赫的故事是極端,但也反映出拉蒂納省周邊平原,以及義大利其他地方對移民農工殘酷剝削的現象。

聯合國當代奴役形式調查員2018年估計,義大利有超過40萬名農工遭受壓榨風險,且有近10萬人極可能面臨「非人道對待」。

上個月,1名來自馬利的27歲勞工,在義大利東南部阿普利亞(Apulia)大區攝氏40度的田地工作一整天後不支倒地身亡。

阿格羅龐提諾(Agro Pontino)地區為溫室農業、花卉栽培和水牛乳酪莫扎瑞拉起司的重鎮,1980年代中期印度人就已出現於當地,工作的地方是1930年代抽乾沼澤後造陸的土地,當時是獨裁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最大的公共建設計畫之一。

協助解救辛赫的人權工作者、社會學家奧米佐洛(Marco Omizzolo)表示,阿格羅龐提諾住著約2萬5000到3萬名印度人,大部分是來自印度旁遮普(Punjab)地區的錫克教徒。

在完善的非法體系下,印度農工受制於替地主招募工人的黑道組織。一般來說他們會提供一份合約,但之後卻只付一小部分薪資。

奧米佐洛向法新社解釋:「可能你工作28天,但在工資單上卻只寫4天,所以那個月就只能拿到200、300歐元,表面上好像一切合法」。

但事實卻遠比表象黑暗。近期一項警方的調查,顯示當地印度社群使用強效止痛藥氾濫。

警方當時逮捕濱海城鎮薩包迪亞(Sabaudia)的一名醫生。他被指控非法幫222名印度農工,開出超過1500盒鴉片類強效止痛藥Depalgos的處方籤,這個藥一般用於癌症病患。

拉蒂納首席檢察官法柯(Giuseppe De Falco)向法新社表示,這些藥大概是為止痛、解除疲勞,好讓他們能在農場工作更久。

當地議會也注意到農工剝削的問題,辛赫的雇主也是依2016年通過的反黑道組織法而遭起訴。但許多工會指出,勞動檢查和稽查員都太少,難以落實法規保障勞工。

與義大利智庫Eurispes合作的奧米佐洛花10年的時間研究拉蒂納地區的農工剝削,其中部分是秘密進行。在接收到好幾次的死亡威脅後,如今奧米佐洛也過著靠警察保護的生活。

2016年,奧米佐洛與Flai Cgil工會組織了阿格羅龐提諾地區印度勞工的破天荒罷工行動,之後他們的時薪從不到3歐元調漲至5歐元,儘管這也只是合法薪資的一半。

2019年,奧米佐洛因義舉獲得義大利總統馬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表彰。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