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凍薪工時長 保安員呻慘

法定最低工資凍薪4年,基層打工仔只能勒緊褲頭過活。
法定最低工資凍薪4年,基層打工仔只能勒緊褲頭過活。

【本報訊】月入一萬多元的保安員「C君」,是一家四口的經濟支柱。他們生活一向稱不上富足,突如其來的疫情令他束手無策。由於工作的大廈無提供防疫裝備,他曾以炒價800元購買口罩等抗疫物品,生活拮据,無奈只能向朋友借錢度日。今年3月,他亦不幸於工作期間染疫,惟當時《僱傭條例》仍未修訂,隔離期間無法享有有薪病假,「坐疫監」14日的薪金更是凍過水。面對沉重經濟壓力,他的情緒受到嚴重影響。

另一名保安員「阿恩」今年50多歲,入行至今12載,疫情下凍薪及龐大的工作壓力,令她「好憂慮和無助」。在2011年時她的月薪為8,008元,當時最低工資為時薪28元,如今最低工資僅為37.5元,她批評多年來最低工資「每年都加唔夠一蚊」,「死慳爛慳其實慳唔到咩錢」。

需額外兼顧抗疫工作

阿恩現時每日工作12小時,每日凌晨5時坐車上班,直至差不多晚上8時才到家中。長工時令她每日的生活只有上班和睡覺,疫下工作量更是大增,須兼顧保安以外的工作,包括分發外賣和檢測包等,這令她感到非常困擾。阿恩希望港府可以提升最低工資至50元或以上,並且「一年一檢」,她認為「加薪是對我們(保安員)工作的肯定」。

疫情下「C君」面對沉重經濟壓力,令其情緒受影響。
疫情下「C君」面對沉重經濟壓力,令其情緒受影響。
阿恩認為,加薪是對保安員工作的肯定。
阿恩認為,加薪是對保安員工作的肯定。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