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世界或不復從前 但香港、新加坡寫字樓REIT的前景依然樂觀

Ishika Mookerjee、Abhishek Vishnoi、Moxy Ying
·3 分鐘文章

【彭博】-- 在大流行病過後的世界裡,寫字樓可能再也無法企及過去的高度了,但新加坡和香港寫字樓的前景依然樂觀。

這兩個城市相對而言住宅小、通勤時間短,再加上新科技公司租戶,都利好專注於這些市場的房地產信託公司。

它們側重本地的房地產投資信託(REIT)今年的表現強於澳大利亞和日本的同行,並且因市場輪動到了對經濟敏感的股票而繼續上漲。彭博匯編的數據顯示,香港的冠君產業信託--租戶包括花旗集團,新加坡的吉寶房地產信託和豐樹商業信託擊敗了澳大利亞和日本的等權重信託籃子。

誠然,沒人指望新加坡和香港的寫字樓在大流行病中毫發無損。像花旗集團和瑞穗金融集團公司在新加坡、麥格理在香港,許多公司因為需求動盪而且面臨著將有一些工作遠程進行的未來而在放棄辦公室空間。

根據高力國際的數據,新加坡第三季度的閒置率已經從一年前3.3%升至4.9%,而香港9月份甲級寫字樓的閒置率從去年同期的6.1%升至9%。

但是它們當地疫情相對得到了控制。不過住房也小得令永久性在家辦公的未來無望,而不像在倫敦或者紐約,這兩地沒有上班族可以退居的大塊郊區。這可能就是為什麼它們的REIT還有約13個百分點就能抹平今年跌幅了,而澳大利亞和日本REIT仍平均下跌了24%。

新加坡處於最佳位置

Principal Real Estate Investors的投資組合經理Shern-Ling Koh說,新加坡寫字樓市場可能在全球處於「最佳位置之一」,因為該國居住空間狹小、供應緊張,而且科技公司越來越多地考慮去該國尋找辦公空間。他說,他最青睞新加坡寫字樓REIT,然後依次是香港和東京。

今年香港實施備受爭議的國家安全法,促使企業被新加坡吸引,而中國的騰訊控股和美國的亞馬遜等科技巨頭也正在該東南亞城市設立區域總部。億萬富豪Ray Dalio也計畫在該城市國家建立家族理財室來經營投資和慈善事業。

「來自這些新興行業的這些即將到來的辦公室用戶將抵消新加坡流失的其他用戶,」安本標準投資管理駐新加坡的基金經理Yoojeong Oh稱。

而儘管陷入政治危機、諸多企業離開,香港仍在吸引著中國內地公司湧入,部分原因是繁榮的首次公開募股(IPO)活動。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和阿里巴巴集團已為擴大香港辦公空間簽署了租約,招銀國際等金融公司正在該全球最昂貴房地產市場擴大據點。

香港政府本周宣布的削減印花稅計畫,應該也會提振該市商業地產市場的交易。

這使得這兩個城市的REIT相對便宜,同時它們又提供誘人的股息殖利率,尤其是與債券殖利率相比。

分析師們估計,吉寶REIT和豐樹商業信託2021財年將分別產生5.4%和4.1%的收益,而冠君REIT將提供5.3%的殖利率。這就超過了日本最大的一些信託基金(不到4%),例如Nippon Building Fund Inc.,不過低於澳大利亞REIT(7%),例如Centuria Office REIT和Australian Unity Office Fund,但是澳大利亞REIT股價大跌。

「遠程工作將在一段時間內仍將很普遍,但是辦公室的永久消亡是一種幻想,現在是買入新加坡和香港寫字樓REIT的好時機,」Centersquare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的亞太區投資組合和區域經理Joachim Kehr說。

原文標題Hong Kong, Singapore Office REITs Live On in Post-Virus World

(新增自小標題起的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