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桶金

she.com
·8 分鐘文章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沒有人知道的過去,跟沒有發生過,有分別嗎?

今日我想講一件沒有跟其他人提過的事。這件事機緣巧合之下會在she.com出現,我的人生當中,賺過的第一筆可觀收入、事業上的第一個轉捩點、識過最難忘的「男朋友」,都來自 she.com messageboard。

我是Sheryl,簡單來講,是一名中女。我應該算和大部份人差不多,由細到大住居屋,讀書中規中矩,毋須父母擔心。我仍記得人生第一次重大打擊,是十幾年前,一心想入U的我,JUPAS 放榜時竟然落空。而最諷刺的是,最激動的人並不是我,而是家母。

「你唔出嚟搵錢,仲要問我攞錢讀書?你要我同老豆供到你幾時呀?」
「而家沙士之後好難搵工,搵到都係得幾千蚊人工,要我畀幾多錢你?如果我冇讀過U就出來做嘢,根本唔會有前途!」
「你讀到書就唔會入唔到U啦,你夾硬讀都唔會有前途!」
「我已經決定咗,冇人阻止到我。」

這種對話你有你loop ,我有我loop,loop過不知多少次。我知道,唯一打破這個loop的方法,就是action。

於是2003年,一直嚮往日本文化、美食、風土人情的我,隻身去日本升學。雖然到埗前,我已經安排租住一間學校附近的公寓,跟幾個「異邦人」共用客廳、廚房、洗手間,打算「慳啲使」。但初到異鄉總易患上消費過度症,不到一個月,「冇錢」這個擔憂已經把熱情消磨得一乾二淨。缺錢的生活並不易過,即食麵與超市即期品成為我生活的最佳伴侶,平日連搭車出外逛逛都要思前想後。

最理想的免費娛樂就是上網,就此我成了 she.com messageboard的吹水常客。

為免有入冇出,我唯有提早於未有「打工證」的狀態下開始搵兼職。搵了千迴百轉後,終於有一間串燒店肯「收留」我,雖然離公寓有半小時的鐵路距離,但總算不再需要擔心晚餐。

串燒店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短大二年生,柏原大和。他很高很瘦,目測有180,面色蒼白得讓覺得不友善,事實也的確如此。我在串燒店工作了十日後,他才跟我說第一句話。

「喂,叫咩名?」
「吓?」我幾乎以為自己聽錯。「我姓Yeung,你可以叫我 Sheryl,香港人。」
「哦!記得喇。店長大人好似介紹過。」

之後,我和柏原開始熟絡。他知道我的苦況後,就默默為我留起廚房剩菜作晚飯。我以為我倆會如日劇般理所當然的發展,但直到有一晚,他提出收工後在店裏飲酒,我卻因此錯過了尾班列車……

「我屋企喺附近,妳今晚可以嚟我度。」
「前輩,你講笑嗎?」

那一刻,他反而露出一臉「妳唔係預咗咩」的表情,加上考慮到過萬yen的士錢後,我去了那陌生的房間,做了一次理所當然的愛。翌日早上,他從牀邊櫃桶拿出那條鎖匙,交到我手上。

「呢條係後備匙。妳想搬過嚟的話,隨時可以。」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我曾經對自己的愛情存有無窮無盡的幻想,如何與條件優秀的男生邂逅、約會,彼此訴說甚麼情話,以及數之不盡的浪漫場景……而直到這一刻,我竟然因為想慳錢,跟一個不至於令我一見鍾情,只是剛巧一起打工的男人同居。唯一慶幸是他的答案……

「柏原,你點知我尋晚就知一定肯嚟?」

「我一早發現妳經常偷望我,因為我都偷望緊妳。」

結果,我到日本兩個月後,就和柏原開始了同居生活。一起生活除了不用我分擔租金外,也滿足了彼此的身體需要。數不清多少個風雪嚴寒的晚上,我們瑟縮在被窩之中互相取暖。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串燒店的工資不算多,省下幾萬yen租金之後,我的生活並沒有明顯改善,剛好讓我可買護膚品。我除了繼續無聊時於messageboard找人聊天外,竟被我發現內裏存在商機:

「日本水貨.還原靚靚面霜」、「日本直送.零毛孔面膜」、「日本QQ面霜限量發售」……今時今日韓國文化才是主流,但十幾年前,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哈日族。那些名不經傳的美容品牌,只要有「日本」、「水貨」、「直送」等字眼,就會變成搶手貨。反正我人身在日本,有着絕對優勢,何不照辦煮碗,搞個日本代購?

日本天氣又乾又凍,藥妝店真的總有一間喺左右。我跟柏原同居的地方正好有一間藥妝店,賣的都是香港沒有發售的小眾護膚品,當中有一款 CLOVER 面霜十分好用,我自己已用了兩瓶。

於是我也學人在 messageboard 發文:
日本CLOVER面霜直送最後5瓶 last call!

我怕沒人留言,於是自己也開了二十幾個account自問自答以增聲勢。果然網友都是有羊群心理,CLOVER 面霜很快賣清光。

百多元一瓶的面霜,我開價double,扣除運費每瓶可以賺差不多 HK$100。我除了返學和串燒店打工,平時沒有甚麼娛樂,終日「捕」在messageboard用假account跟不同人吹水,令假account變得真一點。

為免前言不對後語露餡,我更用 excel file 記好每個 account身份、密碼、人物膚質性格設定……日子有功,我的「副業」果然招來不少生意,運氣好時,一個星期可以賣出四五十瓶。幾千元的毛利,支撐了我在日本留學窮困的生活。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she女輕狂回憶錄 (1) messageboard 賺出第一鋪金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大手入貨,漸漸引來藥妝店老闆的注意。

「小姐你好,我係呢間藥妝店老闆佐藤。呢支CLOVER面霜,你個月已經買咗100支喇。」我沒有想過購物會引來老闆的注意(後來回想自己的確買的太誇張。),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想請問一下你係咪美容院老闆?」他這樣說我更加呆了。想不到他仍繼續:
「呢款 CLOVER 面霜的確喺外面好少見到,因為係我表哥自己設廠製造。」聽到他這樣說,我即時大喜:
「如果我定時大量入貨,可唔可以有 discount?」

就這樣,我認識了藥妝店的佐藤先生。我日日都開着自己的電腦,發文、貼文,售賣面霜,仿佛賣水貨就是我的正職,讀書才是我的副業。

柏原當然會過問家裏突然一箱接一箱的貨品。

「你日日夜夜都喺呢個背景黑蒙蒙的網站打字,就係賣呢啲嘢?」

於是,我把面霜生意一五一十告訴柏原。他雖然只懂一點漢字。

「你呢度一箱面霜都未拆開,明明一箱50盒,點解你發文時寫『激罕返貨,最後10支』呢?」
「呢啲咪顧客心理學攞!」我自以為聰明,邊笑邊說:「如果我講明啱啱返貨,大量現貨,啲人就唔會咁快落單㗎喇,我一話最後10支,分分鐘一晚賣到二三十支添啊!」
「果然係聰明嘅騙人技倆。」
「如果我寫最後五件,分分鐘賣得仲多添啊!」

他雖然只懂一點漢字,但看了又看,竟問出一條我不知如何應對的問題。

「呢度係寫咩?」那是一個設定為充滿感情問題的分身account。
「冇。都係問買得多,有冇得折啫。」
「係咩?」

柏原沒有再追問,轉身走入廁所,我立即鬆一口氣。

雖然我和他是因一起工作而相識,但幸好生活上都相當合拍。可能因為我始終不是地道日本人,便盡量避免談到將來。柏原曾對我明言不必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只要不製造麻煩便可以。

she.com的messageboard平台,支持了我在日本留學前段生涯的大部份開支。原本以為可以繼續下去,誰知一個簡單的誤會,令我損失慘重,還差點被遞解出境。

(待續)

更多相關文章:

周靈山:我這個女子創業和守業的故事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8)

夏火占卦:名校之愛戀!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