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改編:中女輕狂回憶錄 (10) 返工有朋友你多半是失敗

she.com
·7 分鐘文章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今日之後,如果我唔揾妳,妳就唔好主動揾我,得唔得?」

Herman 這句說話,擺明是想一手掌控兩人的關係。

或者他也預料到,我不會傻得答他一句「可以」。在久別重逢的兩個人纏綿撕磨過後,Herman 示意侍應上菜。

此時此刻我才驚覺今晚有第一啖湯暖肚,已經是晚上九點。

女人貪慕虛榮,與有錢有地位的男人有不見得光的曖昧關係,隨傳隨到,多數可以歸納為包養。但我深信我和 Herman,並不是這種,至少我們之間,有的是彼此互相欣賞,絲毫不涉及金錢交易。

自從我與 Herman 第一次見面,他送我回家時,送了一個鎖匙鏈墜給我之後,每一次見面,他都會送上一份小禮物。

有手鏈、耳環、名片套、手袋掛飾,還有毛毛玩具熊,都是來自同一個經典品牌。

我一直以為,這是代表了男人的專一與品味。到了後來我才醒覺。一個稍為有點社會地位,有點事業的男人,他會用送禮討好女人已是恩賜;他的禮物來自同一間商店,只是因為貪方便而已。

Herman 見我愁眉深鎖,沒有吃飯的雅興,於是又施展他慣常的伎倆,趁我不為意忽然遞上禮物。

「呢份禮物,我買咗好耐,終於有機會親手送畀妳。」

Herman 打開首飾盒,裏頭是一對鑽石耳環。

「鍾意嗎?我幫妳戴起佢。」他凝神看着我,莞爾一笑,似是相當欣賞自己的品味。

*******

「喂,你做乜用衫夾夾我耳仔,你變態㗎!」

「妳做乜唔穿耳嘅?戴咗耳環嘅女人好有女人味喎!」

「我而家唔女人咩?」

「女人,妳睇妳幾靚?」

「喂,又嚟!!好痛啊黐線!信唔信我趁你瞓着搵衫夾夾你最重要嘅部位……」

「你捨得咩?諗清楚好喎!」

「黐線㗎黐線㗎!」

「你有冇聽過一個傳說?如果一個女人今世唔穿耳的話,佢下一世,就會變成男兒身。」

「冇聽過啊,不過畀我下世試下做男人又幾好喎。」

「好重口味喎,不過就算妳身上一陣大叔味,我都一樣勁鍾意妳㗎。」

*******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與 Him 剛熱戀的畫面忽然突襲,到我回過神來。眼前的 Herman 終於發現一臉錯愕的我,原來是沒有耳洞的。

這個與我多次交纏的男人,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他這天準備的鑽石耳環,明顯比他之前送給我的「小禮物」貴重好多。

只可惜眼前這個不屬於我的男人,送上這份不應該屬於我的體物,我卻無緣戴上。

*******
在 Adore Beauty 工作差不多一年,我過了試用期不久就升做老闆助理,當然受盡同事白眼。平時除非 boss 叫到,我絕少與同事一齊食飯。所以除非 Him 放假抽空陪我食 lunch,星期一至五,至少有四日一個人食晏。

有些女孩一個人食飯會覺得委屈,不過可能因為自己是家中獨女的關係,一個人食飯不單止不覺孤獨,更加令我舒服自在,也避免許多工作上帶來麻煩的機會。

大家都知,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何況是幾十個女人一齊返工的 Adore Beauty?女人圍埋,當然是「邊個唔喺度就講邊個」,同事在我背後講我甚麼?我完全不想深究,我甚至覺得,她們愈講我,我就愈成功,你知道為甚麼嗎?

作為老闆身邊人,她發生的大事小事,在她心目中都可能是秘密,不想其他人輕易知道。雖然自從我在 messageboard 招攬二人同行參加脫毛療程之後,已經沒有立過甚麼重大功勞。但是半年下來,我作為老闆助理的地位一直穩如泰山,原因只有一個:我常常有意無意讓 boss 知道,我與這班女人沒有友誼,更不會拿她的是非當人情,施予給她們當中任何一人,因此她對我有着絕對百分百的信任。

我不與同事為伍,也明白自己沒有必要得罪她們,她們當然也心知我是老闆身邊人,每個人都對我十分客氣。

她們當中,只有一個人完全不掩飾她對我的敵意──她就是老細的前助理 Mandy。

以前人稱 Mandy 姐,現在她「降格」做 Selina 的助理後,個個口風轉得快,改口叫她 Mandy,她心中自然不是味兒。

大部份行業聖誕新年都是旺季,美容行業也一樣,年輕女人為出 pool 脫單大灑金錢做美容療程,有錢太太為出席隆重場合花費修葺也絕不手軟。但主力做修身脫毛療程的 Adore Beauty,聖誕新年的生意額,就如氣溫一樣跌到全年最低點,更加是低處未算低。

為了挽救公司業績,老闆找來我的前上司 Selina 與我的死敵 Mandy 開會。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我以為自己對他的身體無比熟悉,我以為兩個人已建立了一份無形的默契,然而他竟然,連我沒有打耳洞也沒有留意到。

「今個月 sales 又 drop 咗 20%,再咁落去,莫講話年尾冇花紅,出年四月你哋個個都唔駛諗住加人工!」老闆的話說得直白。

「其實每年冬季公司嘅 sales 都會因為天氣凍而下跌,冬天大家對減肥脫毛冇乜需求實在無可厚非。」我的前上司 Selina 作為老行尊講出一句持平公道的說話。

「不如妳哋好似人哋賣蛇羹咁,做半年生意咪得囉,咁我出一半人工畀妳哋都得啦!」

老闆愈講愈嬲:「妳班女人蛇王都咁大條道理?妳同嗰個話自己作個故仔係真人真事改編嘅作者有咩分別?」

女人在一大堆女人面前,講說話可以橫蠻無理丶不顧儀態丶不理個人形象,盡情肆意地人身攻擊,更何況她是老闆,她如何詆毀我的故事,我當然也不敢反駁。

「Boss 我有一個建議。」Mandy 突然鄭重發言。

「有乜嘢我未聽過,講嚟聽下?」老闆似乎對 Mandy 所謂的 idea 沒抱期望,語氣更帶點不屑。

「我表妹同我一樣,喺英國貴族 beauty collage 讀完美容返嚟香港,佢都做咗兩年美容師,專門湊啲闊太客……佢本來都做得好好,唔夠一年已經升咗做 manager。」

「借問聲妳表妹有妳咁本事,又關我咩事?」

「我就諗住叫佢幫手,過去 Neo Body 嗰度返工,順便可以去嗰邊攞料,率先知道佢哋公司有乜嘢 promotion plan。」

Neo Body 是去年新開的一間纖體公司,搶了 Adore Beauty 不少生意。

「咁妳仲唔叫佢去見工?」

「佢返咗工成個禮拜啦,仲畀我知道咗佢哋公司嘅秘密。」

以往老闆娘每次聽到有人提起 Neo Body都即時黑面,今次應該是唯一的例外。

(待續)

>>上一集

>>從頭睇

love channel 分享、意見、查詢:she.love.sex.channel@gmail.com

更多相關文章:

周靈山:我與黑夜同在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5)

夏火占卦:應否賣樓!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