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本書】不只寫吃的寫得好,是真的寫得好

·3 分鐘文章

捧起洪愛珠的《老派少女購物路線》,我以為又是什麼台灣的小清新文青小店介紹,又看見舒國治的推薦:洪愛珠不只是寫吃寫得好,她是—寫得好。嘩!很高的評價喲。舒國治在序言寫道:「想起一事,早知她寫得好,四年前我打算停寫高鐵小吃專欄,編輯問:可否推薦幾位年輕的寫吃的人,若早識她筆健如些,便能舉薦她也!」

果然,翻看了幾頁,便愛不釋手。

但起初,我還是覺得書名改得不好。《老派少女購物路線》,原來那是書中第一輯第二個章節。

「媽媽病篤。倒數時日,她愈是寡食少言長睡偶醒,往生命靜止方向深水潛游。」一開始便引用作者文字,可不是懶,而是從中有兩點值得欣賞。一是文字。洪愛珠的文字,清新而隽永,不落俗套,長短相宜,既是現代摩登清新,也有上一代文人的氣派。又來看這一段,如果你去過香港人最愛的台北熱點大稻埕。「⋯⋯對此我媽亦迷信,宴客所需的華麗食材,鮑參翅肚蜇頭竹笙,椴木香菇和日本干貝,甜湯用的雪蛤,及奶白油潤的宜蘭砂仁花生,都專趟來買。」哪有更好的購物指南?!

二是情。怎想得到看她寫食,寫跟媽的情感,寫外婆阿蘭的古老飲食智慧,影響着自己味蕾成長。她的媽媽也是個廚手,教她:比如煮豆漿,湯勺輕刮過鍋底角落才不焦鍋;做蔥油餅,讓我們小手在麵皮上將豬脂、鹽和蔥花勻曞來;燉茶葉蛋,以筷子磚廿破煮熟的蛋殼……看着看着,容我模仿作者的筆觸:怎麼我的舌頭像要往肚裏鑽?怎麼我的肚皮一凹一陷像打鼓?!

黑白切交換一句「內行」人

說句題外話:記得之前跟一個讀書人聊起:你讀散文,愛從頭讀起,還是挑自己心愛的章節先睹為快?想說的是:若你想看洪愛珠寫吃,大可先看輯二.粥粉麵飯。來一碗切仔麵。「熟客點菜時會說:『麵一碗,湯的。』或是『粿仔,焦的』。我試著這麼說:『粉麵一碗,湯的。』原來是黑白切,就是一盤三層肉豬肝雙拼,粉麵一碗,青菜一份,營養俱足,心頭滋潤。一百出頭,是當民式澎湃。」短短幾句文字,你便看得出她真是一個「內行」人,和一個老饕。

但話鋒一轉:與男子往來一段時日,這日他說:「你來。一起到寺裡拜拜,拜完去吃麵。」原來,在洪愛珠眼中,相人要看吃相,憑藉吃麵,看清彼此的參差;真的,哪有更好的寫吃?

最後,還想說一點,香港有不少「食家」寫食,總標榜自己有一條天生異稟,能人所不能的舌頭;或是自家吃過幾多粒米芝蓮星星,再追問:「怎樣煮好一碗白飯?」我⋯⋯我⋯⋯我⋯⋯十指不沾洋春水。這時,你來看看洪愛珠寫吧:「毋需迷信雜誌上這土鍋那土鍋的⋯⋯」她又道:「蒸氣消弱,聲音靜下來,飯香流瀉即熄火⋯⋯水分蒸乾,米粒發亮即止。接下來任何人拿刀架着脖子,也不掀蓋。」你會信誰更懂得吃更懂得欣賞吃?她還很愛煮呢。

撰文:郭昊軒
圖片:《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