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牆四老榕捱斬 般咸道坊眾祭樹魂

星島日報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上月般咸道石牆大樹倒塌壓傷兩人後,政府上周五晚突然以石牆有新裂痕為理由,砍伐石牆上其餘四棵細葉榕,惹起大批市民不滿。發展局樹木管理專家小組成員詹志勇昨批評,當局事前無諮詢過專家小組意見,毫不尊重,他指被砍的四棵細葉榕健康無問題,裂痕亦位於上方圍牆,並不影響下方樹木依賴生長的護土牆結構,認為當局不應砍樹。

詹志勇指裂痕不影響結構

有百年歷史的般咸道石牆老樹上月倒塌後,同一幅石牆上其餘四棵細葉榕亦在上周五晚被砍除。Maggie和母親居於金鳳閣八年,其大廈對正被砍的四棵細葉榕,她稱上周五晚大廈張貼路政署通告,指因為颱風「蘇迪羅」逼近,為免大樹受天氣影響所以要緊急移除樹木。她指,大樹未被砍前,窗外一片綠油油,亦有很多雀鳥棲息,對於大樹突然被砍感到可惜。

昨有大批市民到砍樹現場「憑弔」,有人在樹根綁上氣球和心意卡,形容大樹「死得冤枉」,亦有人帶同香燭冥鏹為大樹「路祭」。藝術家阿楓昨為大樹畫速寫悼念,她稱念幼稚園時下課後總跑到大樹下乘涼和吃零食,認為大樹被砍很可惜,「都不知政府怎想,其實修剪一下大樹就可以保留。」

發展局樹木管理專家小組成員詹志勇昨亦有到砍樹現場,他對大樹被砍感到難過,形容大樹由他念中學、上大學到出來工作三十多年一直「睇住他大」。他指,小組上周一曾開會討論長遠如何管理該四棵樹,當時確定過四棵樹健康都無問題,又建議過用支架支撐大樹。直到上周五晚他接獲傳媒通知大樹被砍,他當晚致電樹木辦查詢,對方指政府有土木工程人員視察過石牆,發現有新裂痕,所以要馬上移除樹木。

詹志勇表示,當時他有要求過樹木辦將驗牆和驗書的報告電郵給專家小組,等候專家小組意見才決定是否砍樹,但對方無理會,直至昨日他仍未收到報告。他指,裂痕是位於石牆上方的圍牆,而非下方樹木依賴生長的護土牆,根據他的照片紀錄,該幅石牆十年前都有裂痕,「為何十年前已經有裂痕但未砍,留到今日才砍?」他強調,圍牆上的裂痕不會影響護土牆結構安全,當局只須修葺圍牆或更換成欄杆便可,根本無需要砍樹,「政府是斬腳趾避沙蟲,想以後無人再煩它,再有塌樹都不用『孭鑊』,這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毀滅問題。」

發展局樹木辦回應指,一般不會就每棵樹木的日常管理或移除通知專家小組,由於事出突發,樹木辦認同以保障公眾安全為大前提,需要從速移除樹木。發言人指曾就該四棵樹的管理諮詢過專家小組意見,上周一亦有與小組到場視察,同日會議上已提醒路政署密切留意樹木情況。

路政署深夜回覆表示,上周塌樹意外後已即時修剪該四棵樹,緩解倒塌風險,但上周三發現石牆頂部圍牆有裂痕,兩日後裂痕數目增至其十六條,持續惡化,最闊的達到約兩厘米,署方同時發現沿石牆於聖士提反里路旁的一條U形排水渠,有向石牆的一邊橫移 象,此情況特別出現於排水渠上游位置,顯示石牆有部分向外移情況,經署方樹木專家評估後,認為樹木有隨時倒塌危險。

記者 楊耀登 鄭家如

要聞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