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上訴】余若海:楊振權說的「歪風」已變「颶風」 陳文敏:警無差別射催淚彈市民須自保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高等法院上訴庭周五(10日)繼續審理《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上訴案,代表泛民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及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陳詞,質疑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立法違背法治原則,而且《緊急法》抵觸《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早於回歸前已應被廢除。至於以《緊急法》立的《禁蒙面法》,則對市民限制過大,似乎與政府聲稱以遏止暴力、重建社會秩序的目的不相符。他又提及,警方無差別地發射催淚彈,市民有需要戴口罩裝備自保。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批評泛民未有考慮香港的公眾安全正受威脅,強調權利並不是絕對,又引用高院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2017年在雙學三子衝入公民廣場案中說過的「歪風論」,指「歪風」現變成「颶風」、「颱風」。余若海表示,法庭不是應對公共安全的專家,警方才是,強調《禁蒙面法》有助警方執法。雙方完成陳詞,上訴庭押後裁決。

相關報道:政府就《禁蒙面法》違憲上訴 未答《緊急法》下「危害公安」定義

代表泛民24名立法會議員(包括因周庭及劉頴匡選舉呈請得直而被裁定「非妥為選出」的區諾軒和范國威)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周五繼續陳詞,指除非特首在緊急情況下制訂措施,否則其立法權僅限於附屬法規(subordinate legislation),而本案並沒有觸及在緊急情況下以《緊急法》立法,這方面的權限仍是不清楚的。她重申,即使特首可以制訂緊急措施,這必須是法律訂明的情況,具有定義及限制,而立法過程亦在憲法框架之內。然而,「危害公安」在《緊急法》之下並沒有定義,卻授權特首會同行會繞過一般立法的程序,以「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訂立規例,即使理論上立法會有權廢除法律,特首卻可說是擁有無上權力,不受審查、制衡,她質疑這情況違背法治原則。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問及,根據《基本法》,立法會有權廢除法律,為何她說立法會不能廢除特首會同行會以《緊急法》訂立的規例。李志喜回應指,這是《緊急法》的根本設計,規例只能由特首會同行會決定廢除,以《緊急法》訂立規例的立法過程,與立法機關的立法過程有本質上的分別。

陳文敏:《緊急法》抵觸《人權法案》 回歸前該被廢

同樣代表泛民24名立法會議員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原審時質疑《緊急法》抵觸《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人權法案),認為《緊急法》該在《人權法案》制訂後失效,惟原審法官並不認同。原審裁決指出,只要《緊急法》援引的情況,不屬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所述的緊急狀態,《緊急法》不會暫停生效,而以《緊急法》制訂的措施必須遵從《人權法案》。

陳文敏今早陳詞時解釋,《緊急法》賦予特首極闊的權限,可以不顧人權,如果不重寫《人權法案》,則以《緊急法》制訂的措施不可能遵從《人權法案》的規定,故《緊急法》只能夠被《人權法案》廢除。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問及《緊急法》是否在制訂《基本法》時得以保留,陳文敏回應指,他所指的時間是1991年制訂《人權法案》時,早於《基本法》的出現,《緊急法》便應被廢除。

陳文敏補充指,如果接受減免履行(derogation)《人權法案》的措施,便會有濫權的風險。他認為《緊急法》對於人權保障有根本的影響,《緊急法》 賦予特首無上權限,凌駕一切,而且《緊急法》的立意清楚不過,其賦予特首會同行會的權力是不能定義的,而不受限制的權力不能與《人權法案》並行。

陳文敏強調,無論在緊急狀態,抑或危害公安的情況下,相稱性驗證標準(proportionality test)仍然適用。他不同意余若海昨日陳詞時,建議上訴庭以合理必要性標準(reasonable necessity)作考慮,陳認為不能以危害公安為理由,而接受一個較低的標準。他指出,愈闊的權限,便會有愈大隨意行使權力的風險。

陳文敏:警方無差別地發射催淚彈 不僅暴力示威者須戴「豬咀」自保

陳文敏提到,有和平示威者及暴力示威者是不爭事實,而有濫用權力的警務人員同樣是無可爭議的。他續指,《禁蒙面法》的性質屬預防性,並基於和平集會都可以變成暴力集會的假設。但根據政府數字,自去年6月9日起的百多場公眾集會,最終只有不足30場是暴力收場。他質疑,政府宣稱《禁蒙面法》為遏止暴力、重建社會秩序,惟法例對市民各項權利的限制過大,成效亦成疑。

潘兆初指出,《禁蒙面法》並沒有限制公眾參與集會。陳文敏回應說,《禁蒙面法》涵蓋所有集結,無論合法、非法、經批准及未經批准,但蒙面本身已帶有訊息,一個面罩不僅是面罩,而是意見的表達,例如市民戴上小丑、小熊維尼等面具,可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再者,免於恐懼是表達自由的核心,集會者可能因為害怕被僱主、同儕認出而有需要蒙面。

至於余若海周四說,市民應離開非法、未經批准集結的現場。陳文敏反駁指,一旦和平、經批准的集結出現暴力,在《禁蒙面法》之下,和平集結人士即使離開現場,已經觸犯了法例。他舉例,如果維園內有和平集會,而外面有人偏離原定遊行路線,整個集會已變成未經批准集結,他質疑為何仍在維園內、仍未起步的和平集會人士都被視為犯法。陳文敏續指,《禁蒙面法》的涵蓋面極闊,身處(at)未經批准集結已經受限,而非《公安條例》所指參與(take part in)未經批准集結才涉嫌犯法。

陳文敏引述遊行主辦方指,在一場過百萬人參與的公眾活動中,有部份人的破壞行為令活動變成未經批准、非法集會,而警方要求過百萬人在半小時內離開,警方更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無差別地發射催淚彈,甚至向學校、老人院等地方發射催淚彈,故市民有需要配戴口罩保護自己,他不認同余若海所言只有黑衣、暴力示威者才有需要配戴可阻隔催淚彈的口罩。

陳文敏稱,戴口罩本身是合法的行為,而在集會中戴口罩的人數,遠多於暴力示威者的人數,故余若海所指的壯膽效果是未知之數,而政府亦不能夠排除那些不會以戴口罩壯膽的示威者,但《禁蒙面法》卻將所有戴口罩的人都置於犯法的風險,就連天氣寒凍而用圍巾包住半邊面保暖,也會有風險。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指出,《禁蒙面法》容許警務人員要求在公眾地方的市民除去蒙面物品以核實身份,理論上市民在警員截查後便可重新戴上蒙面物品,故《禁蒙面法》未必達到余若海所指有助執法人員進行調查及檢控的作用。

余若海:法庭不是應對公共安全的專家

余若海總結發言,質疑泛民一方始終沒有應對法律延續性的問題,他亦不認同《緊急法》讓特首訂立任何其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就等同特首有無上權力,稱本案核心問題在於《緊急法》是否抵觸《基本法》。

余若海表示,泛民一方完全聚焦於權利、自由,但沒有考慮香港處於公眾安全受威脅的情況。他表示,如果香港是天下太平,市民是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但權利並不是絕對。他又引述2017年上訴法庭時任副庭長楊振權就「雙學三子」案的裁決,稱香港社會「瀰漫一鼓歪風」,更指時隔幾年,「歪風」甚至變成「颶風」、「颱風」。

余若海續指,法庭並不是應對公共安全的專家,處理地鐵站被縱火、商店被破壞等,採取什麼措施算合理必要,警方才是專家,故特首會同行會聽取警方的意見。他提到,當局認為蒙面有3個目的,包括是隱藏身份、有壯膽效果、阻隔催淚彈及胡椒噴霧等,故市民戴阻隔煙彈的蒙面物品,既妨礙警方調查,又削弱了警方驅散人群的效果。

政府一方於今早開庭前,向上訴庭及泛民一方提交有關「危害公安」定義的書面文件。陳文敏期望法庭容許泛民一方在聆訊後以書面形式回應,法官批准泛民下周一(13日)提交回應,而政府一方須於下周二(14日)呈交最後回應。上訴庭聽畢雙方陳詞,押後頒下裁決。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