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足,親密與生死,香港外傭的病毒日記

·2 分鐘文章

「你可以先幫我匯錢回家嗎?」Jenelyn傳訊息給朋友,「下次見面我再還錢給你。」

放下手機,Jenelyn嘆了長長一口氣。她不肯定何時可以與朋友見面。因為新型肺炎疫情來襲,她已經三個月未曾踏出家門,準確來說,是僱主的家門。她今年30歲,5年前從菲律賓來到香港,是香港37萬外籍家庭傭工的一員。

2020年2月14日,她結束休假,從菲律賓回港。此前10天,香港出現第一宗疫情的死亡個案,同時首次確診本地感染個案,自此疫情反覆,第一、二波疫情相繼爆發。Jenelyn的僱主擔心她放假與朋友聚會時染疫,開始以薪金取代休息日,不准Jenelyn在星期日休息。

在外傭圈中,Jenelyn的經歷並非孤例。幾乎每個週末,Phobsuk Gasing都在處理外傭姐妹們在疫情下的求助。Phobsuk Gasing今年63歲,暱稱Dang姐,來港做外傭已經30年,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目前是泰國移工工會主席。她對端傳媒表示,疫情之下,部分外傭工作量因為疫情加倍,不能放假,其工會的一名理事,因為僱主禁足,已半年沒有參與工會活動。

在港工作的家庭傭工,自1997年的17萬人,增加至2020年的37萬人,他們長期“work from home”,每月法定收入4630港元,24小時與僱主生活在同一屋簷下。Phobsuk Gasing說,移工普遍學歷偏低,隻身來港,人生路不熟,遇事通常忍聲吞氣,擔心失去工作,而疫情之下,他們需要和僱主商討防疫、假期、檢疫和疫苗注射等,更顯無助和迷茫。

「好多來港工作的姐妹,沒有什麼個人興趣,甚至不會認識男朋友,一心記掛家人,擔心仔女讀書。」Dang說。一個人養活一家庭,人在異鄉,每一步都活得小心翼翼,一失足,千斤重擔散落一地,誰來負責?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31-hongkong-covid-domestic-helper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