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足7日終解封 逸葵居民嘆陰功

·3 分鐘文章
有逸葵樓居民拖着行李篋離開。(袁志豪攝)
有逸葵樓居民拖着行李篋離開。(袁志豪攝)

葵涌邨爆發疫情致3幢大廈須圍封禁足,其中由5天「加監」至7天的逸葵樓昨晨解除禁令,有居民急不及待呼吸自由空氣、趕着上班,更有個別家庭拖着行李篋離開家園,擔心疫情再起、或遭二次禁足。有居民直言在家隔離的7天很痛苦及恐怖,「慘過中招」。政府則向居民發信,承認居家隔離期間有安排不足之處,並向居民派發內有臘腸、冬菇及鮑魚等的「福袋」, 以表歉意。但憤怒的居民對政府的小恩小惠嗤之以鼻,直言是「做騷」,狠批政府安排欠妥。

仍未通知發放病假紙

任職維修保養的吳先生形容落樓檢測及禁足恍如劇集《魷魚遊戲》,「入咗嚟就冇得走,之後有居民一個一個咁車走」。他批評當局安排十分差勁,膳食不佳,僅派過一次清潔用品,且只有漂白水,不夠用之餘亦不能噴身,「我哋唔係需要你啲年糕, 我想要啲消毒用品」。他又指,當局至今仍未有通知病假紙的發放事宜,「政府開記者會講自己有幾叻,封咗幾多地方,有幾快做到嘢,但冇講受影響人士之後點呢。」

居民陳女士亦批評圍封安排混亂,衞生情況欠佳,當局沒有盡早消毒大廈的各個樓層及升降機等公共地方,認為政府視他們為「白老鼠」,一直實驗但沒有改善。她指,從街坊通訊群組得知,最少有兩、3人反映因圍封而失業。

指隔離感覺驚過染疫

任職營養顧問的高小姐指,原本已打定輸數要「困住過年」,直言「好似喺度等確診咁」。她表示,一直擔心排隊檢測期間會被交叉感染,「日日都要逼,日日都要見咁多人,其實都好擔心」,認為當局應提早安排分批進行檢測,避免同一時間多人聚集。她又認為感染Omicron不是很嚴重,反而自己十分不願被隔離,「個感覺真係好恐怖」。

居民馮先生則慨嘆葵涌邨已被標籤為「疫區」、「疫廈」,「咁嘅情況我出去返工嘅時候,有人問起知我住葵涌,佢哋會有咩感覺呢?會有咩反應呢?」他指,身邊的朋友亦表明新年不要見面,令他更憂慮在工作場所會被排斥。他又批評派福袋是「做騷」,「你講幾多感謝說話都冇用,因為帶畀我哋嘅影響係深遠,而唔係一個禮品包可以補償得到」。

逸葵樓居民限時領取「福袋」。
逸葵樓居民限時領取「福袋」。
高小姐曾擔心排隊檢測期間會被交叉感染。
高小姐曾擔心排隊檢測期間會被交叉感染。
吳先生極度不滿圍封安排。
吳先生極度不滿圍封安排。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